貼舊文

#第六話#
       

    可不可以有那麼一點期待?可不可以有一點期待有一天你也會喜歡上我?

    
兩個人面對面吃著晚餐,沒有人開口說話。

楚靖軒一邊喝著湯,一邊看著手上的稿子。

「你在看什麼?」韓微忽然開口問道,他只看見她手上的那張紙寫滿了密密麻麻的一堆字。

「你說這個?」她有點小小的驚訝,雖然這兩天韓微沒有再對她惡言相向,不過這倒是第一次他主動開口跟她說除了吃飯以外的事。

「嗯。」

「這是人家投到出版社的稿子。」最近的投稿者似乎有變多的趨勢,讓她這幾天怎麼看都看不完,只好把工作帶回來做。

「出版社?你不是在餐廳打工嗎?」他疑惑的問道,又是在餐廳工作,又是在出版社做事,那她哪有時間去上課啊?

「餐廳那個是兼職,出版社的工作才是正職。」她簡略的回答道,光是靠出版社的工作,跟本不能應付她每個月所需的金額。

「那你什麼時候去上課啊?」愈聽愈不明白,他又問道。

「上課?我早就休學了,反正有了出版社的工作,上不上大學都無所謂。」她聳聳肩。這時就要感謝老天給她的好運,讓她即使沒有文憑,單單靠著自己還不錯的文學底子找到了一家願意相信也願意給她機會的出版社。

「休學?你為什麼要休學啊?」他訝異的看著她,難怪她老是一副比他忙的樣子。

「沒為什麼,就不想讀而以。」她的態度忽然一轉,聲音變得冷冷的。

查覺到不太對勁的氣氛,韓微很識相的沒有繼續問下去,不過內心的好奇就像剛滾開的熱水一樣,源源不絕的沸騰著。

尷尬的氣氛在空氣中流轉著,兩個人都沒有開口,直到電話聲突兀的響起。

楚靖軒離電話比較近,她立刻接了起來。

韓微看了她一眼,繼續吃著飯,眼角餘光卻忽然撇到遺落在地板上的一張小紙條。

他撿了起來,稍稍看了一眼,楚靖軒已經掛了電話,像做賊心虛似的,他立刻將紙條塞在口袋裡。

吞下最後一口飯,韓微站了起來,用他一貫的口吻說道:「吃飽了,你洗碗吧。」

楚靖軒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個頭,哪天不是她洗碗的?

     


韓微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房裡,拿出紙條來看,上面寫了一串電話號碼。

「楚靖南?」他將紙條拿近些,這個名字小小的寫在電話號碼後。

考慮了一會兒,他拿起電話,迅速的播了一個號碼。

     

===========================================

楚靖軒走出便利商店,思量著今天晚上的菜單。

說真的,要餵飽一個胃袋像是永無止境似的傢伙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事,不只每天要換菜單,口味也絕對馬虎不得,那幼稚的傢伙摔碗不吃也就罷了,甚至連她的自己份都會搶去丟掉,所以她每天一定要廢盡心思換不一樣的內容,思即此,她輕笑了起來。

一個男人從角落裡走了出來,緩緩走向她。

她無意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男人的臉孔讓她驚訝的一步也不能動。

「好久不見了。」

她顫抖著身體,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瞪著男人。

男人向她靠近,摸著她的頭,說道:「怎麼啦?怎麼不說話?看到我太高興?」

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般,她一把將男人的手推開,努力的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你想要做什麼?」

「嘖嘖嘖...別一副兇神惡剎的樣子看著我嗎...不然你的臉會看起來看醜陋喔!」對她的態度絲毫不以為意,男人還是
笑著,稱得上俊帥的臉龐此刻卻看來陰險無比。

「你到底要幹麻?」楚靖軒別開臉,不想看到男人的臉。

「沒什麼,只是很久不見你了,來看看你而以...聽說你最近勾搭上一個有錢公子哥?」男人從上衣的口袋中拿中一枝煙,點上火,享受著吞雲吐霧的快感。

整理好滿腹混亂的思緒,楚靖軒抬起頭來,臉上多了些鎮定,她冷冷的說道:「關你什麼事?總比有些有手有腳的男人不去工作,成天等著當小白臉,被那些上了年紀的老女人包養好吧?」

像被說中了事實般,男人的笑容終於收了起來,臉色變了變:「我倒忘了你這張嘴可利得很呢!」

「該不會是那些老女人對你虛假的臉孔感到厭煩,現在走投無路了吧?」她繼續說道,不放過任何一絲反擊的機會。

男人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笑容再度勾起,「你還真會講啊,不知道那個有錢公子哥知道你以前的事後,會有什麼反應呢?」

「這點不用你擔心,我跟那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讓他知道了,我頂多搬走而以,沒什麼大不了的。」她淡淡的回答道,沒有對這番話做出任何激烈的反應,反正她也不在乎韓微怎麼看她。

冷靜的態度再次讓男人踢到鐵板,她接口又道:「沒事的話我要走了,我不像有些小白臉,只要躺在床上就有錢拿。」

「哼,你不用太得意,我一定會讓你哭著回來找我!」男人不甘心一直處於劣勢,狠狠的放著話,楚靖軒沒看他一眼,自顧自的往回去的方向走去。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