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貼以前的文章貼到上癮了
再來貼一篇很瞎
之所以說他很瞎
是因為.....裡頭沒有任何現實可言
完全是我個人的妄想哇哈哈
不過不是BL啦  是BGBG!!



#

每個學校裡一定都有些風雲人物。

而在少女漫畫裡,這些風雲人物往往會被一些沒什麼姿色,身材也不特別好,頭腦還特別笨,有的只是勇氣以及陽光開朗樂天的女主角給吸引。

我們學校當然也有風雲人物。

只不過我卻不是那個”女主角”。

不是因為我長的貌美如花(其實是長得還不錯啦)

也不是因為我聰明(其實我IQ還滿高的啊)

更不是因為我身材火辣(啊.....以前被人家叫過乾扁四季豆...)

是因為....我的老哥,就是這所學校的風雲人物。

而且是那種帥到爆,成績好,運動能力優等還是個學生會會長的風雲人物。

不是我在自誇,老哥每年收到的巧克力花朵卡片,絕對有能力堆滿一台超大的連結卡車。

我老哥的名字叫連哲。

而我,叫做連海,一個很男孩子氣的名字,不過,我是個女生。

為什麼會被叫做一個男生的名字呢?這以後有機會再提唄。

 

=======================================================


開學的第一天,我還滿早就起床了,不是因為特別興奮,而是因為被熱到睡不著。

半夜冷氣忽然就壞了,無論我怎麼弄它動就是不肯動。

平常又吹冷氣吹慣了,沒有冷氣的日子,在室溫高達28度的夏日夜晚,汗涔涔的流,我跟本睡不好。

也罷,免的睡的太舒服,開學的第一天就給他睡過頭。

換好了衣服,吃過了早餐,家裡只剩我一個。

前面說過老哥是個學生會長,一早就出門去準備開學典禮的式儀。

我老姐也是個大忙人,換句話說,她是個女生版的校園風雲人物。

人長的漂亮,身材好,除了因為愛玩成績差了點,幾乎是是完美無缺的女性。

而且老姐個性很酷,也很重義氣,絕對不是那種柔柔弱弱的女生,因為,不但沒有被學姐學妹討厭,反而是她們崇拜的對象。

我的老姐,叫做連微。

看了看時間快到了,我鎖上門,騎著我的VINO50前往學校。

 


大概是開學第一天的緣故,校園裡人很多,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人種都存在著。

我隨處晃了晃,一邊尋找著學生會的位置。

一路上問了幾個看起來像是”學姐”的女生,不知怎麼的,提到學生會,她們都露出一副嚮往的表情。

根據好心人士的指點,再加上之前老哥大概提過的位置,我沒費什麼功夫就來到了學生會的大樓穿堂。

這穿堂豪華的跟什麼似咧,擺設的物品看起來一樣比一樣高級。

走進了電梯,按下了六樓,門準備要關上時,忽然撇見兩個男生匆匆的跑了過來。

幫他們按住了開門鍵,直到他們走進電梯,我才發現這兩個男生簡直帥到沒天理。

我不是沒看過帥哥,畢竟家裡就有一個現成的,只是忽然看到兩種和老哥不同類型的帥哥,有點承受不住。

我實在想不出可以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他們,其中一個長的實在有夠”美”。

沒錯,就是”美”。比所有我看過的女人還要美,要不是清楚的看見他脖子上突出的那塊肉,我大概會以為他是一個美到令所有女人嫉妒,令所有男人產生最直接的生理反應的女人。

我的國文不太好,總之就是讓我驚豔到不行就對了。

雖然他長的比女人還漂亮,卻不會給人一種娘娘腔的感覺,相反的,他給我的感覺應該是一個性子滿烈滿強的人吧。

另一個則是帥到爆,跟老哥那種看起來斯文,帥到心機重的不同,他就是那種白白淨淨,俊俏,身材比例很好,很適合去當模特兒,而且回頭率絕對達到百分之百的男生。

唉,我這是什麼爛形容....

盯了好一會,覺得一個女生目不轉睛的盯著兩個男生看實在很尷尬,我只好一直看著數字鍵上的一,二,三,四...

”叮”的一聲,六樓到了,我鬆了一口氣走了出來,沒想到那兩個帥哥也跟著走了出來。

長長的一條走廊上沒有半個人,只有陽光透著窗戶灑在地板上。

我眼尖的撇了撇,看到學生會會議室的招牌,慢慢的走過去。

後面卻突然傳來一陣好聽的聲音。

「你是要去會議室嗎?」

我回頭一看,是那個美到不行的男生。

點點頭,回道:「呃...有事嗎?」

那男生沒回答,只是用眼神上下打量著我。

好一會兒,他才緩緩答道:「沒事。」

我奇怪的繼續朝會議室走去,他們也繼續跟在我身後。

才剛走到會議室的門口,就聽到裡頭傳來了一陣笑聲,還有一個熟悉的語調。

本來打算直接開門走進去,卻忽然想到老媽以前教過我做人要有禮貌,敲了敲門,得到了一聲”請進”後,我輕輕的轉開了門把。

一開門,我再度傻眼。

一群帥哥在我眼前晃。

請試著想像那種情景,假設今天你打開門,發現你眼前滿滿都是你喜歡的偶像,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當場愣在那。

直到聽到老哥的呼喚。

「小海,進來啊~」

老哥這一喊我終於回過神來,卻換其他帥哥包括我身後那兩個愣住。

我呆呆的走向老哥身邊。

其中一個帥哥最先反應過來,他感覺小心翼翼的問道:「呃..會長...她是?」

其他人也在一旁竊竊私語著,我耳尖的還聽到”他該不會是會長的女朋友吧?”之類的話語。

老哥沒立刻回答,只是笑了笑,眼光還若有似無的瞄了瞄我身後,然後做出一個令所有人包括我更驚訝的舉動。

他”熱情”的抱住了我,抱得緊緊的。「還好你安全到了,我還以為你會迷路了呢!」

噁~我努力的掙脫著他的懷抱,懷疑的看著他。

其他人再度傻眼。

「來跟你們介紹,她叫連海,是我最親愛的妹妹。」看起來得到了他滿意的結果,老哥才介紹著我。

得到了答案,我忽然有種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的錯覺。

「你好,我是副會長楊雨耀。」剛才第一個發聲的帥哥自我介紹道。他的外型是屬於那種陽光型的,頭髮抓得刺刺的,笑起來超級閃亮。

我朝他點了點頭。

「這個是我們學生會的書記,姜恆之。」他接著拉了拉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個帥哥。跟楊雨耀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姜恆之載著一副細框眼鏡,有著濃濃的書卷氣,皮膚比我還白晰,感覺就是一個資優生。

姜恆之向我笑了笑。

「然後這個是無所事事整天來閒晃白吃白喝的洛唯。」他繼續說道,那個被他說成”無所事事整天來閒晃白吃白喝”的男生做出一個要揍他的手勢。這個洛唯則又是另一個類型,是一個”可愛”的男生。其實他的身高算滿高的,至少有一七零以上,只是那張臉是張標準的娃娃臉,搭配上他看起來軟軟很好摸的頭髮,總有種讓人想欺負他的感覺。

「然後是剛剛兩個剛進來的學弟,在左邊的是莫亞綸,右邊的是時彥。」他所說的正是剛跟著我進來的兩枚帥哥。那個漂亮的男生叫莫亞綸,另一個帥哥叫時彥。

時彥...實驗...還真是一個奇妙的名字。

「你們好,我是連海,今年剛進來,請多指教。」一下子眼睛感覺吃了許多好料,心情格外的好。

「所以,老哥你找我來有什麼事?」

老哥再度揚起笑容,看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是想看看你在學校適不適應啊,畢竟你是我最親愛的妹妹嗎。」

有問題,我看著他高深莫測的笑,心裡這麼想著。

別看老哥外表一副斯斯文文帥帥的樣子,事實上他是一個心機重又小氣的傢伙,凡是得罪他的人,絕對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那麼,這次又是誰要倒楣了呢?

===============================================================


雖然學校的新生活還不太適應,不過我也交到了幾個不錯的朋友。

其中跟我最好的是一個叫金恩熙的女孩子。

雖然她的名字非常的韓味,但其實她一點韓國血統也沒有。

”我只不過剛好姓金,而我媽實在太愛藍色生死戀了,才逼我去改名的。”

這是她跟我第一次見面時自我介紹強調著的。

聽說她的本名叫金雅云。

我們還算滿合的來的,”白痴頻率”頗穩合的。

她跟老姐一樣,是那種有話直說,外表酷酷的,其實是個有大女人主義的女孩子。


剛上完了傳播理論,我和恩熙相約一起去吃飯。

沒想到走到一半她才跟我說有東西忘了拿,受了我幾個白眼後匆匆的跑回教室去,而我只好在原地等著。

一邊四處亂看時,忽然撇到上次那個美男和帥男一起朝我走了過來。

我沒有自戀到會以為他們是來找我的,所以一下子又把眼光轉到別的地方去。

沒想到一下子背後就響起那好聽的聲音。

「不好意思...」

一回頭,我驚嚇的看著一瞬間放大幾倍離我很近的美男的臉。

退後了幾步,我問道:「呃...有事嗎?」

他露出一個完美無缺的笑臉,從書包裡拿出一封信,遞給我。

我清楚的聽到週邊傳來無數不敢相信的抽氣聲。

不敢伸手去接,我有點怕怕的問道:「呃...這是什麼?」

他又笑了笑,說道:「包裝的這麼精美的一封信,你覺得呢?」

然後他竟然硬塞到了我手中,指尖還傳來他冰冷的溫度。

四周傳來的嫉妒眼光幾乎都要把我給殺死了,這時我卻清楚的看到閃過他眼中的一絲促狹。

他是故意的!!

現在我百分之百的肯定信裡絕對不是大家以為的什麼情書,他根本就是故意要整我!

但是為什麼啊?!我哪裡惹到他了嗎?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周邊充滿妒意的女性朋友漸漸朝我逼近,我感嘆著。

直到恩熙匆匆跑回來,將那群女人罵走,我才逃離了她們的魔掌。

連飯都吃不下,立刻打開了信,信上果然只短短的寫了幾句話。

”中午到陽台來。”

看看!!這像是情書會說的話嗎!?

 

來到陽台上,那兩人正悠閒的坐在椅子上吃著中飯。

我慢慢的走向他們,再狠狠的將信丟在桌上。

「你叫莫亞綸是吧?請問我到底惹到你了?」

「咦?怎麼這麼說?」他故作優雅的說著,「你沒地方惹到我啊。」

「那你幹麻那樣整我!」

「我沒有啊,只是給你封信,誰知道他們會這麼激動呢?」

可惡!!!還給我裝個無辜臉。

「你不要以為你是故意的我看不出來,我哪裡惹到你你就說啊!」

「喔...真的要說的話...誰叫你是學長的妹妹咧~」

我頭上頓時三條線。

「拜託,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

「哼,兄妹就兄妹,幹麻摟摟抱抱的!」不知怎麼的,他突然激動了起來。

「我們兄妹倆抱抱關你什麼事啊?還是你喜歡他卻抱不到在吃醋啊!」

我真的火大了,隨口吼著,沒想到他臉色突然變的一陣青一陣白,擺明了就是個被人說中心事的模樣。

不會吧?!

「你..你真的喜歡我哥?」

「我..我才沒有咧。」他否認著,但臉上的潮紅卻明明白白的透露出他的心聲。

喔喔~

這下被我抓到把柄了吧!!

「是嗎...不喜歡那就是討厭囉,我去跟我哥說你討厭他喔~」搬出了非黑即白的道理,我故意恐嚇他。

這下他真慌了,「你..你不要亂說,我才沒有討厭學長咧~」

「我可沒有亂說啊,再說...你早上那樣對我..你覺得我是個有仇不報的人嗎」

甜甜的笑了一笑,我發現原來我也有當壞人的天份。

 

========================================================

開學後的第一個假日,我窩在家裡睡到自然醒。

雖說大學生是不需要多早起床的,不過總是有課要上,睡覺總是睡的不太安穩。

好不容易到了一個完全空白的假日,可以無憂無慮的在睡夢中遨遊。

我一直睡到了下午一點半,才悠悠的醒來。

坦白說是被餓醒的,走到廁所隨便刷了個牙,我走到廚房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可吃。

家裡只剩我一個人,老哥和老姐那兩個大忙人,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桌上空空的,我轉向本來以為也會空空的冰箱,沒想到卻看到滿滿的蔬果和魚肉海鮮。

怎麼回事?今天有客人要來嗎?

坦白說老姐是非常會做飯的,不過我也說過她是個大忙人,真正能做飯給我們吃的時間實在是少之又少。

今天食材準備的這麼豐富,就表示老姐今天又要大展身手了,也就表示今天會有人來我們白吃白喝。

是誰咧?我暗咐著。

才這麼想著,門口就傳來一陣開鎖的聲音。

老姐走了進來,看見我還一副頗驚訝的樣子。

「你醒啦?我還以為你會睡到三四點咧。」她將鑰匙掛在門邊的吊勾上,脫下了外套,換上了拖鞋。

「嗯,餓醒了,今天有誰要來嗎?」我倒了一杯果汁,走回客廳的沙發。

老姐在我旁邊坐下,「嗯,阿哲的朋友。要來討論文化祭的事。」

沒錯,你的眼睛絕對沒看錯,就是文化祭。

真不知我們的校長是不是日本漫畫看太多,不只學生會的份量在學校重得可以,連文化祭這種跟本就是用來抹殺學生的精力的鬼東西也搬了出來。

聽學姐長說,我們學校的文化系可是大大有名,除了幾乎全台灣只有我們學校有,而且每年經過學生會的”指導”,絕對是弄的有聲有色,精彩可期。

只是大家都看到幕前的光輝亮麗,卻不知道幕後操死了多少人。

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每班都有做不完的準備工作,連帶的每個人都不輕鬆。

既然連我們這些平凡人都這麼忙了,老哥身為學生會長,更是忙到天荒地亂,天昏地暗。

「喔,那我們晚上吃什麼?」我轉開電視,播的盡是一些快要爛的電影,不然就是很難笑的綜藝節目。

老姐拿起報紙拍向我的頭,「吃吃吃,你就只會吃,睡飽就吃,你是豬啊。」

我無辜的看著她,冤望啊~我到現在連中飯都還沒吃,怎麼會是豬咧?

她絲毫不同情我,將桌子整理乾淨後,逕自走向廚房。

於是我就一直餓肚子餓到了六點半。

 

快餓昏了。

我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的燈,發著呆。

直到門口傳來開鎖的聲音。

「小海,你在那幹麻啊?」老哥走了進來,疑惑的看著我。

他身後還跟了兩個人,莫亞綸和時彥。

一看到莫亞綸,我的精神都來了,準備好好整他一番。

哼哼,誰叫他要惹到我。

「你們先坐一會,吃飽飯後開始討論。」老哥對他們說道,然後走回房間。

莫亞綸看見我,冷冷的哼了一聲。

「來和我老哥討論事情啊?」我故意坐到他身邊,嘻嘻笑的問道。

他一臉不想理我,轉過頭去跟時彥說話。

老哥換好衣服從房間走了出來,我嘴角勾起一抹笑。

「哥~你去學校工作了一整天,應該很累了吧~」擠到了老哥身邊,我雙手在他肩上捏了捏。

看到莫亞綸馬上變了臉,又裝做沒事的樣子,忍不住就要笑出來。

對於我反常的行為,老哥半瞇著眼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可以吃飯了喔~」老姐將菜一道一道的擺到桌上,一邊解下圍裙。

一夥人站了起來,莫亞綸立刻走到我身邊,將我拉離老哥,還在我耳邊說道:「你這討厭的傢伙!」


飯桌上,我”好心”的將老哥旁的位置讓給了莫亞綸,坐到了時彥的旁邊。

看莫亞綸吃飯吃的特別小心翼翼,特別斯文的模樣就狂想發笑。

一頓晚餐就在我心情極好的狀況下結束。

 

無聊的在網路上瀏?著,我不時的打了幾個哈欠。

吃過飯飯,老哥和莫亞綸他們開始討論有關文化祭的事。

我只好回房聽著音樂下載著檔案。

”叩叩”

就在我因為吹著冷氣舒服的溫度眼皮嚴重下垂時,有人敲著我的門。

回過頭看,時彥站在門口端著一杯類似果汁的東西。

「連微叫我送來的。」他說道。

「喔。謝謝~」我點頭,站起來接過他的飲料。

雖然見過好幾次面,但是實際上卻跟他不太熟。

印象中,每次和莫亞綸鬥嘴時,他總是安靜的旁邊沒說話,我老是覺得每次看到他都在睡覺。

他大概是在打量我的房間吧,幸好前幾天老媽來時怕被唸到臭頭整理過來了,不然我那平時的豬窩給一個
像他這樣的大帥哥看到還得了。

忽然他像發現了什麼似的,朝我的CD架走去。

「你也喜歡聽音樂啊?」他拿出一張”彩虹”的專輯問道。

「呃,對啊。」我答道,走到他旁邊。

看著自己架上滿滿的CD專輯,忽然之間竟然蹦出一股驕傲。

不是我自己在吹,雖然我沒有像老哥老姐那樣偉大的人生,但是說起對於音樂的熱愛,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他又拿了幾張專輯出來看了看,然後就走向了我放在床邊的吉他。

「你會彈吉他?」很隨性的坐在了床邊,他拿起我的吉他,輕輕的撥弄了幾根弦。

「普普通通,我高中時是熱音社的。」還是副社喔,在心中偷偷的補了一句。

點了點頭。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總覺得他本來沒什麼表情的臉上突然多了一點笑容。

然後我們的話題就到這了,弄的空氣之間有點尷尬。

「呃....我們學校有什麼社團啊?」死命的擠出一個問題後,才覺得這是什麼爛問題啊?!新生訓練上發的那本手冊早就詳盡的記載了所有的社團。

「嗯...我也不清楚,我沒有參加社團。」他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場面又冷掉了。

「我有在玩band。」他突然又說道。

「真的嗎?你們的團叫什麼名字?你是主唱嗎?有幾個人啊?」一聽到他們有在玩band,我整個興趣就來了,一連串的就問了好幾個問題。

這下我確定我沒看錯,他臉上的的確確的冒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午餐時間,學生餐廳裡擠滿了人。

也許是因為我們學校的餐廳完美到個不行,所以大家都沒有想要出去外頭覓食的想法。

說到學生餐廳,又是我那偉大的老哥學生會長上任以上來的偉大政績之一。

不像一般的學校,只有少少幾間可以選擇,而是像百貨公司的美食街般,各式各樣的食物任君挑選。

看你是要吃中式的還是要吃日本料理義大利麵法國菜甚至是越南的河粉,應有盡有。

談到價格就太傷人了,我前面好像沒有提過,我們學校是個貴族學校。

這樣你懂了吧。

總而言之,幾乎全校的學生都會在中午時刻湧進餐廳。

好不容易搶到了個位子,我滿意的坐下來享受著咖哩豬排。

恩熙卻一直盯著我看。

「你幹麻?」就算同樣都是女生,但是一直被人盯著總是吃不下口,我只好無奈的抬起頭問道。

她又看了我好一會兒。

該不會是要跟我告白吧?

「你知道嗎?你現在是全校的焦點耶。」她終於開口,但是卻換我疑惑了起來。

「?」

「哥哥姐姐都是學校的名人,然後重點是,你跟莫亞綸還有時彥都很要好的樣子。」她繼續說道。

「呃.....哥哥姐姐那是注定的我又沒辦法改變,而且我跟莫亞綸跟時彥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啊。」我辯解道。

我並不覺得我跟他們倆個好到哪裡去,莫亞綸雖然常來找我麻煩(?),不過那也是因為他喜歡老哥的緣故,至於時彥嗎,自從上次他知道我會彈吉他後,就常常跟隨著莫亞綸一起來找我。

「你這番話還真是讓人想打你一頓。」恩熙冷冷的說道。

「幹麻啦,還是你也想認識他們倆個,我可以介紹一下啊。」我咬了一口豬排,不明白為何她的臉色看起來那麼不好。

印象中,每次那群女生瘋他們倆個時,她總是在一旁沒什麼反應的看著啊。

「我對他們才沒有興趣咧,頂多是臉長的好看一點罷了。」看吧,她本人都這麼說了。

那她到底在氣啥啊?

「我想要認識的是你姐姐好嗎!」

「我姐?呃.....你...我從來不知道原來你是.....」完全看不出來啊?!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我有點驚訝的看著第一次對我坦白性向的好友。

但是隨即我的頭就狠狠被打了一下。

「你想到哪去啦?!我想認識連微是因為我很崇拜她!!!不是那個原因!!!」她有點火大的看著我。

「喔喔喔,早說嗎....我可不想叫你姐夫。」剛說完,又被攻擊了一次。

撫著頭,我無辜的說道:「我只是說實話啊,幹麻打我啦.......」

還在自怨自艾的疼惜著被恩熙連續打了兩次的頭,週邊突然響起了小小的尖叫聲。

有種不好的預感,我低下頭猛吃著咖哩豬排。

「駱駝,不要吃了,人已經走到你身後了。」恩熙看起來有點幸災樂禍,自顧自的吃起了她的午餐。

「哈囉,你今天過的好嗎?」她才剛說完,果然莫亞綸的聲音就在我背後響起。

我努力的擠出一抹笑,努力忽略身旁那些嫉妒要殺人的目光,回過頭去。

「普普通通。」

莫亞綸正帶著微笑,手中還拿著一盤午餐,當然,旁邊跟了時彥。

「不替我拉椅子?」他還是笑著,但是看起來很欠扁。

這傢伙!!

當下我真的有種想狠狠打過去的衝動,明明,明明他的把柄就在我手上的!!!

但是這個世界就是夠不公平,就算我在私底下可以把他氣的死死的,但是在這麼多他的崇拜者面前,

如果我動手打他或是做出任何一丁點不敬的行為,恐怕就會活生生被他的粉絲給打死。

可惡啊!!這傢伙老是愛用這點來整我!!!

忍住衝動,我替他拉開了椅子,看他滿意的嘴角的角度又上揚了幾度。

 


度過了難熬的午餐,我興高采烈的往車棚走去。

本來下午還有連續三堂的傳播史,但是因為要準備文化祭的關係,所以學校特地停了半天的課。

雖然說大家都為了文化祭忙的要死,我卻像個閒人一樣樂的輕鬆。

反正又沒我的工作,誰叫我哥是學生會長,一堆要討好我的人都自動幫我做了。

才剛走進車棚,就看到我的機車旁邊站了一個人。

想偷車?

以盡量不要讓對方發現的腳步,小心翼翼的靠近,一走近,看到那人的臉後,卻突然呆了一下。

啊咧?怎麼會是時彥?

這時他也看到了我,收起了原本正在看的書。

「呃.....你找我?」我先主動開了口,他點了點頭。

「下午有事嗎?」換他問道,這下換我搖搖頭。

然後他做了一件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還沒問過我,他就從我手中拿走了車鑰匙,跨上了我的機車,發動引擎,接著將安全帽丟給我。

「上車。」最後簡單的說了兩個字。

現在是什麼情形?

他騎著我的車要載我?

一邊疑惑著,一邊因為他的催促反射性的上了後座。

直到他開始飆在路上時我還是摸不著頭緒。

 


最後他將車子停在一棟看起來像是廢棄了很久的鐵皮屋。

該不會.....該不會......

在這光天化日之下....

他該不會......

要把我....

要把我給殺人滅口吧?

是不是莫亞綸指使他的?

天啊,我知道壞人姻緣會被馬踢死,但是天神在上啊,

我以我最虔誠的心發誓,

我從來,從來就沒有想過不讓他跟我哥在一起啊!!!

請相信我這萬年腐女真誠的心啊!!

 

事實證明,我的想像力再度暴走。

廢棄的鐵皮屋裡,藏著的是許多樂團專用的樂器。

然後我才知道,這裡不是什麼分屍棄屍的好地方,而是時彥他玩的band的練團室。

之前時彥稍微和我提過,他的band叫"熱力",在這個地區算是滿有名的一個地下樂團。

團員目前有三個人,分別是主唱阿丰,鼓手Roger和他這個吉他手。

全世界的帥哥大概都已經聚集到這個地區了吧?

當我看到他們三個人排排站在我面前時,再想到我老哥和那群學生會帥到不像話的幹部,心中突然就冒出了這個想法。

「呃,你們好,我叫連海。」第二次在帥哥面前自我介紹,怎麼樣還是覺得很扭捏。

「你好,我叫衛子丰,你可以叫我阿丰。說真的,你跟阿彥是什麼關係啊?他從來都沒帶過女生來看我們練團耶。」他一邊笑著說道。

從我一進門就不得不注意到他那頭非常鮮豔的紅髮,染得非常均勻而且有光澤,有點像早期的那種日本視覺系藝人,搭配上他不輸給莫亞綸的那張俊美的臉,很有自己的特色。

我尷尬的看了時彥一眼,事實上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呃,我哥算是他的上司吧?」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時彥在學生會裡的職位是什麼。

衛子丰別有深意的又看了時彥和我一眼,跟著拉過了身邊一直沉默著的Roger。

「他是Roger,是我們的鼓手。」Roger看起來應該是個混血兒,因為他的五官很立體很深邃,有種英國的陽光男孩的味道,但是他的臉上幾乎沒有沒任何的笑容。

「你好。」我朝他點了點頭,但他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好冷淡的人。

「所以,阿彥你帶她來是?」互相認識後,衛子丰問了一個我也很想知道的問題。

「嗯。我想要推薦她加入我們的樂團。」時彥一說完,我們在場所有人都愣住。

什麼?

加入他們的樂團?我?

太過驚訝的刺激使得我全身的功能暫時當機中。

第一個回過神來的還是衛子丰,不虧是主唱大人啊!

「你要她加入我們的樂團?但我記得我們好像沒有要新增團員的打算不是嗎?」

「呃....請讓我說一句...那個..時彥,我好像沒有說要加入你們的樂團過.....」在心裡補加一句:是根本從來沒想過啦!

只見時彥完全不理我們的反應,自顧自的到一旁拿了一把吉他,然後拿給了我。

「會彈彩虹的"Ready steady go"嗎?」

我傻傻的接了過來,然後傻傻的憑本能點了點頭。

彩虹是我最愛的樂團我怎麼可能不會?!

等等等....等一下,該不會他是要叫我現在彈吧?!

其他兩個人像是也明白了時彥的意思般,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等著我。

不會吧?我真的要..真的要現在彈給他們聽?

是甄選?現在是什麼情況啦?!

我.....我以前雖然是熱音社的副社但也有好幾個月沒碰吉他了啊!

就在我內心的獨白多的快要滿出來時,時彥說了一聲:「開始吧。」

好。開始吧,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深吸了一口氣,我回憶著這首歌的主弦律,然後憑著之前的印象和高中三年在熱音社磨練的技巧,開始撥起琴弦。

一開始真的很緊張,有幾個音不斷的彈錯,但是他們三人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很認真的聽著。

然後我也漸漸習慣了這種氣氛,漸漸投入了起來,感覺也越來越順。

有點像回到之前熱音社的感覺呢!

終於,彈完了最後一段,我鬆了一口氣。

他們三個人都給了我熱烈的掌聲。

「阿彥,我可以明白你想要她加入我們樂團的原因了。但是我們樂團已經有一個吉他手了....所以你是想要?」衛子丰問道。

「讓她當吉他手,你也知道我一直以來想要的是貝斯手這個位置。」時彥勾起了一抹微笑,看的出來他對我的表現很滿意。

還好,沒有在這群帥哥面前丟臉。

「好吧,就一償你的宿願好了。Roger,你也沒有意見吧?」衛子丰嘆了一口氣,有點無奈,接著朝Roger問道。

他還是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表示他的意見。

「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衛子丰向我伸了手,配上一個迷人的微笑。

所以....所以我現在就是莫名其妙的加入了"熱力"?

一邊和衛子丰握著手,我一邊還是搞不太清楚狀況。

 


從此我開始了我忙碌的大學生活,除了上課打工玩樂以外,

每個禮拜還必須撥出許多時間來練團。

一開始真的有些吃不消。

尤其是那三個人,只要開始練唱以後,就像著了魔一樣,完全停不下來。

時彥更是變的更平常截然不同,超有活力,臉上還不時掛著特大號的笑容。

但對於我這個新入團員,簡直就是場地獄,完全不停歇的下場是,我的手指都已經長出厚厚的繭了。

就在這樣充實的生活中,學校準備已久的文化祭終於要開幕了。

 

雖然是文化祭,但看到望眼所及的地方全都是人潮時,就有種無力感。

所以此刻我躲在一個小角落,喝著冰涼的柳橙汁。

恩熙從遠遠的地方走了過來,眼力超好的她一下就看到我。

「你在這幹麻啊?耍自閉啊?!」相較於她的滿身大汗,我則是一身輕爽。

這就是有去做苦工和沒做苦工的差別。

我們班準備的是大眾路線,民以食為天,無論是誰都一定要吃東西,所以開過班會討論出要賣"冰"

這個策略。

看起來是獲利不少,但相對的工作人員也累的要死。

也因為如此,恩熙這時的臉色當然不會好到哪去。

「喝吧,冰涼的柳橙汁喔。」我很體貼的從一旁的行動式冰箱中拿出了一瓶私人珍藏的果汁給她。

她毫不客氣的接收。

我們倆一邊喝著果汁,一邊看著來來去去的人潮。

「人還真多呢。」

「廢話,因為是我們學校辦的啊。先不說精彩程度好了,光是有那麼多帥哥在撐場面就已經值回票價了。」

她懶洋洋的回答道。

我點頭表示贊同,說起來我們學校的帥哥真的很多,個個又很優,真是人生一大福利啊!

「對了,你最近到底在忙什麼啊?也沒看你參加哪個社團,但是一下課就不見人影。」她突然將話題轉移。

「呃...也沒有啊,呵呵。」我乾笑著。加入樂團的事還沒跟恩熙講,也不是特別想隱暪啦,只是沒什麼好機會。

況且她如果知道我加入了有三個帥哥坐陣的樂團後,一定又會搖搖頭說我又要成為女生的公幹了。

就在我邊想著要用什麼話題轉開時,一個沒看過的男生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還在納悶著對方是誰時,一旁的恩熙居然就先開了口。

「你怎麼那麼慢啊?」她朝著那個男生問道。

只見那個男生一臉笑笑的道著歉,「對不起啊,你們這一帶塞的很嚴重呢。」

聽了他的解釋,恩熙還是不悅的說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今天會塞車了嗎?你就不會提早出門的啊?」

「你也知道我早上還有會議要開......對不起啦。」那男生還是溫柔的道著歉。

恩熙沒有因為他的解釋而笑開臉,仍是一副老大不爽的表情。

場面變的有點尷尬,我好像變成了電燈炮。

「呃....恩熙,你不介紹一下......」只好硬說道。

幸好她看在我是她朋友的份上,看了那男的一眼,才向我說道:「他是我男朋友,柳文凱。」

然後朝柳文凱說道:「這是我的好友,連海。」

還真的是恩熙的男朋友咧,原來恩熙就算在戀人的面前,也還是這樣大女人主義呢。我在心裡感嘆著。

「你好,我叫連海。」朝他點了點頭,順道偷偷的打量了一下。

不虧是恩熙的男朋友,臉蛋長的也不差,穿著品味也是一流的,看起來是個很有家教的男生。

「你好,我是柳文凱。」一邊說道,他還一邊遞了張名片給我。

仔細一看,不得了,原來他居然是某間知名企業的少東耶!!難怪他剛說什麼開會的。

恩熙還真是了不得啊!!我欣慰的看了她一眼。

自我介紹完畢後,我自動自發的離開現場,識時務者為俊傑,該留給他們倆人一點空間的。


準備朝下一個角落前進,才走不到幾步路,又看到莫亞綸和時彥走了過來。

看見莫亞綸臉上那一張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的臉,我突然覺得該避開他們才好。

但大概是我的意圖太明顯,才準備繞路的下一刻,莫亞綸立刻朝我衝了過來。

我當然立刻也跑了起來,開玩笑,怎麼可能隨隨便讓他抓到。

對於這點我還是滿有自信的,雖說莫亞綸是個男生,但根據幾次的經驗下來,我發現我被稱為

"飛毛腿"這個稱號還不是當假的,至少到現在為止,沒有一次是真的被他抓到了。

但是當我掉以輕心的有點減慢了速度時,卻突然被人從背後整個抱抓住。

不會吧?!

疑惑著莫亞綸什麼時候突然跑的這麼快了,回頭一看卻更嚇了一跳。

怎麼.....怎麼會是時彥......?!

只見莫亞綸一臉悠哉的慢慢跟了上來,臉上還帶著得意的笑容。

「怎麼,你以為這次也是我啊?哈哈哈,跟阿彥比,你才不可能逃脫的咧...」

也是,如果我早知道是時彥在追,我就乾脆放棄了。

就算我跑的再快,好歹還是個女生,對上一個跑的更快的男生,哪來的勝算啊。

「喂喂,可以放手了啦。」我對著身後那個還抱的緊緊的人說道。

雖然被帥哥抱的感覺很好,但是這副情景如果讓其他人看到,不知道又要被說成什麼了。

「你找我幹麻啦。」既然跑不掉,我只好乖乖的接受莫亞綸的挑戰(?),見招拆招了。

莫亞綸搖搖頭,指向我身後的時彥道:「是阿彥要找你的。」

時彥?

我回頭望向他。

「你待會有空嗎?」他問道。

稍微想了一下今天的行程,我答道:「有啊。」

然後他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很好,那我們走吧。」然後他又忽然拉著我走,「阿綸,我們先走囉。」

等等等....去哪啊?!

 

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看到眼前"熱力"的成員,還有這些熟悉的樂器,眼皮開始狂跳了起來。

「呃...阿丰...你們怎麼來了....?」我有點顫顫驚驚的開口問道。

只見他一臉奇怪的看著我,反問道:「來做準備啊,怎麼,你都弄好了嗎?」

準備?準備什麼?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忠實讀者
  • 乎~~~綠豆冰
    你看我對你多好 都有再看你寫的小說耶~
    從這一篇看出來 其實這所學校只有男生
    女生只是附加的吧~!!
  • KT
  • 這根本是你吧
    又彩虹又傳播學院又萬年腐女
    少女的勒!
    話說
    我以前綽號叫小海...
    你可以多寫BG
    因為你的女主角都冷漠的很討厭
    我喜歡(L)
  • 綠豆
  • 哈哈...兩位
    就說這是妄想
    嗯 我是有一點把我內心的想法給加進去女主角的角色了...哈哈
    雖然這篇看起來很像男女..
    但其實他是男男?!
    對厚 你以前叫小海厚
    好吧讓你當個女主角好了

    啊然後啊 這間學校有很多女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