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了好久才蹦出來的新故事
idea是來自前幾天去找老師約談時搭電梯發生的事
雖然家聲叫我寫恐怖的  但是我真的很不擅長那類的東西

。BL 慎入。

★膽小鬼

雖說姜威廷是個堂堂一百八十公分高的成年男性,但意外的是卻有許多害怕的天敵。

比方說家裡只要稍微髒亂一點就會出現的黑色生物俗稱小強的蟑螂。

特別是會飛的母蟑螂,是姜威廷最無法抵抗的生物。

小時候只要看見此生物出現在他周邊五十公尺範圍內,他就會垂著淚滴跑去向媽媽姐姐求救。
然後滿心歡喜加一點害怕的看著身邊偉大的女性將之撲滅。

但是高中畢業以後,他考上外地的大學時,媽媽姐姐已經不能跟著他去殺掉小強了。

幸好,他遇見了鄭雲昊。

只要遇見蟑螂,他平常掛在嘴上且看起來頗像樣的男子氣概隨即灰飛煙滅。

每一次,都只能忍住尖叫的跳到沙發上等鄭雲昊拿拖鞋把牠給打死。

雖然對於自己這種無能的舉動感到很不恥,但是姜威廷卻怎麼樣也沒辦法去除自己對小強兄的恐懼。

除了蟑螂以外,姜威廷還怕很多東西。

他怕老鼠怕蛇怕毛毛蟲怕鬼,而且怕黑。

沒錯,他是個身高一百八卻怕那些不足他身高十分之一的小小生物還有怕黑的男人。

===============================================

從上個月搬進鄭雲昊家後,姜威廷每天都過著極度幸福的生活。

除了午餐他在公司自己解決外,早晚餐都有熱騰騰的鄭雲昊愛心食品。
偶爾早一點下班鄭雲昊也沒事時還可以吃到他親手烘焙的小點心。

晚上他不是從鄭雲昊那一整間幾乎可以媲美任何影帶出租店的休閒室裡挑出片子來看,

就是沉醉在雲昊前陣子去日本帶回來號稱現在台灣很難買的Wii裡和雲昊拚個你死我活。

總之現在的生活用醉生夢死來形容也不為過。

也許是在這種太過美好的生活環境下,姜威廷發現他胖了!

就在今天早上他套著他那件名牌西裝褲準備要去吃早餐時,他猛然發現褲頭的扣子居然扣不起來。

扣不起來!!

明明上禮拜穿時還鬆鬆的怎麼今天居然沒辦法穿上去了?!

姜威廷一邊懊惱著一邊回想起昨天晚餐的烤全雞加披薩一邊很無奈的從衣櫃拿出了另一件褲子。

走出房門,看見鄭雲昊正把他們的早餐端上桌。

今天的早餐是他最愛的德國香腸外加雲昊招牌半熟蛋還有香香的丹麥土司啊~

口水忍不住就要掉了下來。

但是眼光一移到那個忙碌的人的身上,姜威廷就突然一肚子氣。

明明,明明兩個人吃的東西是一樣的,為什麼那傢伙的身材卻沒有走樣?!

注意到姜威廷,鄭雲昊對他露出了個笑容,說道:「早啊,來吃早餐吧。」

穿上了西裝外套,姜威廷無視於鄭雲昊疑惑的神情直接走到門口穿起鞋子來。

「我不吃了,想早點去公司。」說完也沒給鄭雲昊回答的機會開了門就走了出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好一會兒,鄭雲昊才回過頭自己吃掉早餐。

===================================================

雙手舉著啞鈴,上下緩慢的律動著,姜威廷在吃完了晚餐後一如反常的沒有和鄭雲昊窩在電視機前看著影片。

流了滿身的汗,感覺油脂似乎也跟隨著排了出來,姜威廷滿意的放下了啞鈴,拿起手邊的毛巾擦著臉。

默默的將姜威廷一舉一動看在眼裡的鄭雲昊只是若有似無的笑了笑,走進廚房將垃圾給打包。

提著垃圾,走到門口換了鞋子就要踏出門口時,姜威廷喚住了他。

「雲昊,今天我來倒垃圾吧。」嘴上一邊說著,姜威廷一邊衝了過去也換了鞋子。

若有所思的看了姜威廷好一會兒,鄭雲昊將手邊的垃圾遞給了他。

「知道要倒在哪吧?」不放心的問了一聲。

「嗯,當然。」對鄭雲昊比了個ok的手勢,姜威廷接過垃圾就走了出去。

「對了,電....」鄭雲昊剛要開口,姜威廷已經關上了門。

聳了聳肩,鄭雲昊走回客廳繼續看影片。

===================================================

按了電梯向下的鍵,姜威廷一邊等著門打開。

隨口哼著自己亂編的歌曲,他沒注意到顯示電梯移動的數字鍵有些異常。

門緩緩的打開,姜威廷走了進去,順手按了1F的按鍵。

無聊的盯著數字鍵,慢慢的從13到12到11....

突然間,數字鍵的面板居然有些自己亮了起來。

愣了一會,姜威廷心想應該是那些樓層有人按了向下鍵。

噹的一聲,自己亮起來的9F到了,門開了,卻沒有人站在外面等著電梯。

大概是突然不想坐了吧。姜威廷在心裡安慰著自己。

電梯繼續往下,到了7F。

門開了,還是沒有任何人站在外頭。

這下姜威廷開始感覺有些毛毛的。

用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像是要給自己壯膽般。

接下來5F,4F,3F都陸續開了門,但也都沒有人站在外面等。

一...一定是有人在惡作劇的!!

拚命不要往別的方向想去,姜威廷此時抓著的垃圾袋的手卻握的緊緊的。

快到了,就快要到了。

2F,就要到1F了。

突然間,先是傳來了一聲碰!的聲響,然後電梯裡的光線很戲劇化的叭嗞了一聲就滅了。

這下姜威廷再也顧不了什麼男子氣概,下意識的就是一聲尖叫。

他靠在冰冷的牆壁上,全身冒著冷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讓他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

誰來救救他?誰來救救他?害怕恐懼的感覺像泡泡一樣不斷的冒了出來。

多年前的那個可怕的記憶也不斷在腦海中播放著,姜威廷想叫出聲,卻怎麼也使不出力來。

就在他以為自己就要崩潰的前一刻,電梯外突然傳來了鄭雲昊熟悉的聲音。

「阿威..你在裡面嗎?」奇妙的,聽到鄭雲昊那溫和中挾帶著繄張的嗓音,姜威廷突然慢慢冷靜了下來。

「雲昊!」他大叫著,這次終於可以發出聲音來。

「阿威,你還好吧?工程人員已經在修電梯了,馬上就可以把你救出去了。」鬆了一口氣,鄭雲昊一邊告訴姜威廷最新的情況,一邊催著一旁忙著修理的工人。

===================================================

經過一番折騰,等到姜威廷再度重見光明看到鄭雲昊站在他眼前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候的事了。

一邊換下因為驚嚇而汗濕的衣衫,姜威廷一邊體驗著能站在有光的世界裡的美好。

鄭雲昊端了一碗蓮子湯走了進來,放在了他的書桌上,在床畔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姜威廷道著歉,看著鄭雲昊此刻已經變回溫和的臉,怎麼也沒辦法和剛剛那個看到他出來時一臉激動的上前抱住他的人聯成一塊。

淡淡的笑了笑,鄭雲昊指著蓮子湯說道:「吃吧,我下午弄好的,是冰的,吃了退火。」

姜威廷默默的坐在鄭雲昊身邊,舀起了一口冰涼的蓮子湯吃下後,突然又支支吾吾的開口道:「雲昊.....你覺得像我這樣一個大男人....卻...卻怕黑...很丟臉嗎?」

像是早料到會被問這個問題似的,鄭雲昊沒有多思考什麼就搖了搖頭。

「我覺得每個人都會有個弱點,而你正好是怕黑而以。」

不知怎麼的,這樣簡單的一個回答,卻深深的打入了姜威廷的心坎裡。

鄭雲昊站了起來,離開前卻又丟下了一句讓姜威廷整個臉像炸開似的紅的臉。
「下次還是我去倒垃圾吧。我還是比較喜歡你肉肉的樣子。」


Fin.

===================================================

。後記。


好久沒為這一對寫新的故事了。
當初只是隨筆就以他們倆個為主角寫一些小小的故事。
但寫到這個故事時,腦中卻出現了他們的許多可能性。

不過關係會不會跳太快了?
上一集還在曖昧而以這一集就表白了><
而且我老是覺得我把鄭雲昊寫得很像老媽子...(汗)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