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的起源非常的無趣。

某一天,我和其他兩個好朋友在聊天。
然後扯東扯西時,我莫名其妙的就冒出了這個故事的念頭。

其實這個故事前前後後寫了N個版本,但是沒有一個版本是完成的。

但我個人還是很喜歡這個故事的,而且因為這大概是兩三年前寫,文筆和寫法跟現在都有滿大的差別的。重點是,裡面的某個角色,我個人很喜歡,所以默默的其實他的戲份應該還滿多的,而且本來應該會越來越多(所謂的應該是指如果我有寫到後面的話。)

以下是本文。

(一)


位於偏僻的小巷內,一塊不大起眼的招牌懸吊在黑色的造型鐵架上,木製的板子上以流暢的字體寫著<藍磨子>三個大字,下面還有一串不知道是什麼語言寫成的文字。

沿著幾株桃花心木看去,可以看見一間優雅的屋子。說是屋子也不大適當,本來應該是一面冷冰冰的牆壁的地方,被換成一大片玻璃落地窗,窗前還種滿了許多的薰衣草,陽光穿過了窗,毫不客氣的灑在靠窗的木桌上,暖洋洋的照進了心裡。

掛著淺藍色風鈴的門上吊著<休息中>的門牌,但是幾聲爽朗的笑聲卻不時從裡頭傳來。


「所以說阿易這次又是輕易到手囉!」兩名約莫十八九歲的男孩靠著吧台並肩而坐,其中一個男孩撥了撥染成褐色的短髮,一臉無奈的說道。

「他要的不是都沒有得不到的嗎?」另一名男孩喝了一口咖啡,事不關己的說道。

「也對啦,不過阿佑啊,你到底時麼時候才能夠忘記她啊?」褐髮男孩又說道,修長的雙手一邊把弄著身上的工作證。

「我不是說過不要提這件事嗎?」被喚做阿佑的男孩微微皺起了眉頭,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直。

「它已經是一個傷口了,難道你要放任這個傷口不管,讓它就這樣腐爛下去嗎?」褐髮男孩沒有因此而打住,好友這種逃避的態度讓他真的看不下去。

「如果它要腐爛,我也沒辦法阻止。阿浩,不要在說這件事了,我們開店吧!」林佑宇刻意扯開了話題,他不想因此和阿浩吵架,但是他也無法懷著輕鬆的心情去討論這件事。

「你這個膽小鬼。」季浩天看著他,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噹啷一聲,林佑宇才剛把<開店中>的門牌掛上去,大門就被推了開來。

三個年輕女孩走了進來,季浩天馬上擺起工作的態度,精神抖擻的喊著:「歡迎光臨!」

繁忙的工作,就要開始。



*



三個女孩揀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一個女孩順手拿起擺在桌上的MENU,很快的研究起菜單的內容。

 
「小綠,你看了半天,到底選好了沒啊?」簡單沒什麼耐心的問道,一頭亮紅捲髮染得極為漂亮,沒有粗俗的像是阻街女郎,搭配上身上一襲中國式改良旗袍上衣,別有另一番風味。

「還沒啦,幹麻一直催我啊,人家服務生都不急,你急什麼啊?」沅綠亞回道,還調皮的向她吐了吐舌頭。比較起來,她的裝扮顯得活潑又有青春活力,簡單的短T搭上有型有款的牛仔七分褲,可愛又帶點俏皮。

「我看他是不好意思催你吧。」簡單看了看站在桌邊的服務生,又回頭對沅綠亞說道。

「怎麼可能,我又不像你看起來那麼兇,嗯...好吧...那就來杯..焦糖瑪奇朵好了。小維,你呢?」沅綠亞不搭理她,轉頭對另一個一直沒開口說話的女孩問道。

「喔...啊..我要..卡布奇諾。」看起來似乎出了神的姜曉維愣了一會,瞄了眼菜單,說道。

「在發什麼呆啊?又在想那傢伙啊?!」簡單沒好氣的拍了拍她的頭,不禁懷疑好友是不是被外頭的炙夏給曬昏了。

「沒有啦,外面的太陽讓我頭有點暈。」姜曉維搖搖頭,從包包中拿出白花油在額上抹了抹。

「身體不舒服啊?」沅綠亞關心的問道。一邊拆開桌上的濕紙巾遞給她。

「還好啦,我沒什麼事。」姜曉維一把接過了紙巾,擦了擦臉,臉上卻擠不出一抹笑容。

「跟柏竣吵架了?」簡單敏銳的問道,能讓她這樣籌眉不展的,恐怕也只有那傢伙了。

「也不是。」她搖頭。

「不然是怎樣?」沅綠亞急急的追問著。

「他說...」她有點難以啟齒,猶豫了一會兒,才說道:「他說要跟我結婚。」

「哈哈哈....」答案公佈,另外兩個女孩頓時笑得天花亂墜,無法自拔。

「他說要跟你結婚?哈哈,會不會太好笑啊?我們現在才十九歲耶!!」沅綠亞一邊說著,嘴角的笑意還持續擴大中。

「那他拿幾克拉的戒指跟你求婚?」簡單忍著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擠出這句話。

「厚...你們不要笑了啦...我很苦惱耶!」姜曉維無奈的看著兩個好友,這是她預料中的反應。

兩個超沒同情心的好友的反應。

「喔...那你就答應他啊!」沅綠亞覺得笑得嘴有點乾,灌起桌上的杯水。

「可是我不想結婚啊,我現在還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會想定下來啊?」姜曉維歎了一口氣,煩惱都寫在臉上。

「這還不簡單,你就直接跟他說你不想結婚就好啦!」簡單聳聳肩,一派輕鬆。直接了當,是她覺得最好的辦法。

「可是...」如果事情這麼容易,她也不必為這件事如此傷神。

「唉呀,要嘛你就跟他明說啊,要嘛就嫁給他囉!」沅綠亞也同意簡單的看法,這種時候,只有乾脆俐落才不會在造成其他問題。

「唉...」

「別煩了啦,我好渴,去櫃台催催飲料囉!」站了起來,沅綠亞直直的朝櫃台走去。

 


「對不起...請問我們的飲料還沒好嗎?」她隨手抓了一個站在櫃台前的服務生問道。
 
「請問你是幾號桌的?」服務生轉了過來,禮貌的笑問道。

「呃...八號桌的。」

「那我幫你問問看,」服務生轉向身後的廚房,「阿佑,八號桌的飲料還沒好嗎?」

沅綠亞無聊的盯著眼前的服務生,心裡忽然泛起一股熟悉感。

這個背影...

「小姐,不好意思,待會馬上幫你們送過去喔!」服務生忽地又轉向她,她猛地愣了一下。

「喔...好,謝謝喔。」她呆呆的點點頭,看著服務生臉上那抹燦爛的笑容,覺得有些刺眼。

「在發什麼呆?」簡單不知什麼忽然出現在她身旁,她又嚇了一跳。

「喔...沒有啊,你幹麻?」她搖頭,隨即回過神來。

「沒什麼啊,看你在發什麼呆。」簡單盯著好友,像是若有所思般。

早晨的太陽,一樣如此的閃耀明亮。


*


晨曦穿過一整片的落地窗而來,靠窗的桌子上一片凌亂,雜物四處擺放,厚重的書下壓著一張相片,隱約可見揚著一抹微笑的男孩。

鈴鈴作響的鬧鐘忽地鈴聲大作,被蓋在純白絨被下的女孩,緊閉的雙眼輕輕的動了動,一隻手已經先反應過來,將惱人的燥音打掉。

又過了一會,女孩才緩緩的從被窩爬了起來,臉色有些蒼白,兩眼無神的看著前方。

「叩,叩。」敲門聲急急響起,「小綠,你醒了嗎?」

「嗯..」她勉強的應了一聲。

「我等下要出去,待會有個人要來租房子,你幫他看一下喔,就是我昨天跟你說的。」

「我知道了。」

回答之後,空間又變回一片寧靜,沅綠亞低著頭,垂落在臉前的長髮,遮住了她的表情。

呆了好一會兒,她才慢慢走進洗手間,轉開水籠頭,任強力的水柱冷冷的沖在她身上。

十幾分鐘後,她又走了出來,臉色已經轉為紅潤,但是那眼袋下黑沉沉的一圈卻仍清淅可見。

「糟糕...今天看來又要化的更重了。」照著鏡子,她自言自語著,一邊拿起桌上瓶瓶罐罐的化妝品。

 
梳洗完畢後,她走下樓,走進廚房倒了一杯牛奶,門鈴就在此刻響起。

她有點不情願的開了門,抬頭一看,有些驚訝的望著門外正招著手的男孩。

「怎麼是你?」不會這麼巧吧?!居然是那間咖啡店的服務生?她在心中暗暗想著。

「我也沒想到是你,真巧!」男孩看來似乎很開心,那張笑臉看得她又是一陣不悅。

「那又怎樣。」她逕自走回客廳,拿起搖控器轉開電視。

「你的語氣很冷淡耶!」男孩沒有被她的態度影響,一邊將行李拖了進屋子。

「我跟你又不熟,幹麻要對你熱情?」她冷派的回道。

男孩在沙發上坐下,然後自我介紹:「我叫季浩天,你呢?」

「沅綠亞。」很自然的,被他一問名字,她隨口就回答道。

「沅綠亞啊...那我可以叫你小亞嗎?」唸著她的名字,他又問道。

「不可以。」她表面看來仍然淡默,但是原本平靜的心情卻因為那句「小亞」,像是池子被丟入般,激起了陣陣漣漪。

「不可以就不可以,不過你看起就像叫這個名字會勾起你什麼不好的回憶一樣。」雖然她表現的正常,但是他還是注意到她雙眸一閃而逝的落寞。
  
「什麼?」她警戒的看著他,討厭他眼中那帶著點同情的眼神。

她不需要被人同情,不需要,尤其是像他一樣的他...

「沒什麼,當我沒說好了,不然我叫你小綠總可以了吧!」季浩天聳了聳肩,沒什麼興趣去知道別人過去的事,就算他覺得眼前這女孩可能真有些什麼悲慘的過去,但是那也不關他的事。

「隨便你,東西自己去放一放,我要出去了,大門的鑰匙在你房間的桌上,要出門請把門鎖上。」她站起來,拿起身邊的包包,要往門口走去。

「你要出去啊?要不要順便載你一程?」他也站了起來,因為他只向藍磨子請了一個小時的假。

沅綠亞背對著他,沒回答,當他以為她不要時,她忽然轉過來,像變個人似的,「好啊,反正你要去打工吧,我正好也要去那。」

他看著她突如其來的改變,有點反應不過來,愣了一會兒才點頭:「喔,對啊,走吧。」

這女的是雙面人啊?!

   





剛推開藍磨子的玻璃大門,沅綠亞就看見簡單獨自一人坐在窗邊的位置,一副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模樣。

然而深知簡單個性的她知道,其實那傢伙只不過是在發呆放空而以。

「嘿!小維還沒來啊?」拉了椅子坐下,她隨口問道。

「她剛打電話來說她會晚點到。」簡單回答道,拿起桌上的冰釀綠茶喝了一口,指向停完車走進來的季浩天。

「你怎麼跟那個服務生一起來?」

沅綠亞有點尷尬的笑了笑,老實的說道:「他...住在我家,就順便。」

「他住你家?」這是她今天聽到第一個勁暴的消息,臉上不由自主露出了個暖昧的神情。「難道你...跟他...」

知道好友已經想到別的地方去了,沅綠亞趕緊解釋道,「你想太多了!我之前不是跟你說我阿姨要出租一個房間嗎?他就是房客啦!」

「呿,真無趣。」聽到這無聊的事實,簡單沒趣的打了個哈欠,忽然站起身來。

「你幹麻?」

「去洗手間啊。」

「那我跟你去,去看看他們的廁所!」沅綠亞興致昴然的跟著站起來,那表情就像要去參加一場演場會的興奮。

早就對此習以為常的簡單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兩個女生就這樣晃進了洗手間。

   

回到位置上後,一邊等待著姜曉維,沅綠亞一邊無聊的四處張望著。

忽然,她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拍了拍身邊正翻著小說的簡單。

「小單你快看,那個男生好帥喔!」

簡單慢條斯里的抬起頭,目光投向沅綠亞手指的方向。

一個極為出色的男人獨自一人坐在座位上,眼神正好也瞧著她這個方向,見到她注意著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就是這個笑容,讓簡單莫名的感到不順眼,她冷哼一聲,說道:「會嗎?」

「普普而以?你眼睛有沒有問題啊?要評分的話,他應該是滿分吧。」沅綠亞不認同的撇撇嘴,心裡頭暗自對簡單的反應感到有趣。才看一眼就讓簡單感到反感,對方一定有什麼有趣的特質。

對方忽然站了起來,直直的就往她們走來。

沅綠亞在心裡為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有趣的事歡呼,靠到簡單的耳邊說道:「他來了耶。」

簡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低頭繼續看著書。

男人卻只是經過她們身旁,然後頭也不回的推開大門離開。

無趣!!失望的沅綠亞嘆了一口氣,悶悶的喝了一口薄荷奶茶。

   




伸了個懶腰,沅綠亞拿著杯子走下樓,彎進廚房倒了綠茶。

一邊喝著,餐桌上報紙裡一則斗大的標題吸引了她的目光。

看的入迷,直到門口響起門鎖轉動的聲音,她才回過神來,看見季浩天提著一個袋子走進來。

「你回來啦。」放下報紙,她臉上帶著笑容。

「嗯。」將袋子放在桌上,季浩天脫下了外套,籍由伸展四肢來稍稍舒解工作了一天的疲累。
 
沅綠亞忽然一把拿過他的外套,笑的像隻偷吃了魚的貓,「喂,我們這樣像不像新婚夫妻啊?咳..『老公,你工作累不累啊?』」一邊裝著怪怪的腔調。

季浩天差點沒昏倒在一旁,他趕緊搶回了衣服,一副敬謝不敏的樣子,「拜託,我可沒那個福氣做你的老公。」

「喂喂喂,你說話也太狠了吧,這樣是會傷到我純真無邪的少女心喔~」她做了個泫然欲泣的表情,雙手還揉著眼睛。

已經看穿了她的把戲,季浩天聳聳肩,懶得理她,自顧自的拉了張椅子坐下,打開便當吃了起來。

沒得到效果,沅綠亞又變回笑臉,也在他身旁坐下,手還自動的就從他的便當裡拿了一塊炸薯餅塞到嘴裡。

「喔伊,你也太自動了吧。」嘴上說歸說,他也沒有要阻止的動作。

「喂,情人節你有什麼計劃嗎?」忽然想到了什麼,他吞下一口炸蝦後問道。

「幹麻,哩想約偶啊?」煎蛋還在嘴裡咬著,她口齒不清的說道。

「東西吞下去在說話啦,我打工的地方情人節有活動,不過其他員工都要請假,人手不夠啊。」一想起那些重色輕友的傢伙他就有氣,提議辦活動的時候意見倒是都很多,但是要真正實行的時候就一個個都說沒空。

「喔,這也難怪啊,情人節耶,當然要跟自己心愛的人過啊。」她理所當然的說道,接著突然一笑,「那你咧,怎麼沒有要跟你女朋友過啊?該不會是情人節前就被甩了吧?」

「哼,上一個分手的是三個月前的事,而且是我跟提她分手的!」他頗得意的說著,說到女人緣,雖然他不像阿易那樣人人通殺,不過行情還算是不錯的。

看他那副驕傲的樣子,她突然愣了一會兒,很熟悉很熟悉的場景.....

「呿,那有什麼好驕傲的啊!」一邊用著不稀罕的口吻,她忽然雙手在他的褐色頭髮上亂弄一通。

「喂喂喂,你在幹麻啊?!」把她的手給甩掉,他趕緊拿出鏡子,把頭髮給撥順後,準備要向她還擊。

很淘氣的向他吐了吐舌頭,她很快的站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跑上了樓,一邊跑她一邊放話嘲笑著。



洗完了澡,季浩天悠閒的躺在沙發上,順手拿起剛剛拿進房的報紙。

目光最後停在最後一頁的一則標題上。

「『天才小提琴手姐弟檔 即將光榮歸國』」順口唸著,眼光一路來到下方的照片。

照片裡是一對長相都極為出色的男女。

奇怪?這男的怎麼這麼眼熟?他盯著照片,疑惑的思考著。



to be continue(?)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