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請注意:

這次的連載文章是採邊寫邊貼的方式,寫了多少就會放了多少,原則上應該是不會棄坑,但也沒辦法保證更新的速度(汗)

並且一定要三思慎入,這絕對不是什麼歡樂正常的文章。

山斗長篇虐文連載結局未定無法接受常見配對以外的人也請慎入,人物性格扭曲寫歪是常有的事,盡其的白爛老梗,總而言之食用要注意。

  

  

嗯.....久違的更新
然後這篇應該有比較長一點,因為本來是要寫完5、6才一起貼的,但後半寫不下去所以乾脆合成5就好了..... 

  

 

 

 

 

 

5.

 

電話響起來的時候,兩個人都愣了一會,山下看了一下來電顯示,發現是龜梨後扁了扁嘴才接起來。

 

喂?

 

智久,你們去哪啦?我已經到餐廳了耶,可是怎麼沒看到你們?

 

我們去了洗手間,現在馬上過去。

 

喔,好吧,那我先點餐囉。

 

嗯。

 

 

掛上電話,山下把手機塞回口袋,走向因為痛到不行而坐在地上的斗真,朝他伸出了手。

 

已經把對方完全當成敵人來看的斗真當然不會領情,甚至懷疑山下這動作的用意,我自己可以起來。

 

山下似笑非笑的看著意外倔強有骨氣的斗真,望著他的眼神不再只帶有輕視和不屑,卻像逗弄著寵物一般勾起了劣根性,對方愈是厭惡自己的好心,他就愈是故意要幫忙。

 

仗著自己現在比對方還要多了那麼些從容,不理會斗真此時只顯得微弱的抵抗,山下單手強硬的拉起了斗真,另一手還刻意的搭上了斗真的肩膀,看起來就像是山下非常熱心的攙扶著斗真一般。

 

你放開我!我說了不需要你的幫忙!!斗真試著想掙開山下的手,然而本來就受了傷剛才又經歷了一場惡鬥,已經沒剩下多少力氣的他怎麼樣也沒辦法做到。

 

我說,山下把臉湊到了斗真的耳邊,像那天一樣,鼻子呼出的氣吹到了斗真的耳朵,小龜正在等我們呢,你也不想讓他久等吧?

 

僅管心中萬分的不願意,但是斗真聽到龜梨的名字就沒輒了,他心不甘情不願的催眠著自己要忍耐、這一切都是為了小龜,絕對不是因為這該死的混蛋。

 

 

 

 

*

 

 

 

 

那天之後斗真盡量避免和山下有接觸的機會。

 

其實他是很不想這麼做的,退縮向來不是他的風格,而且他也是真心的想要和龜梨做好朋友,不想讓自己和過去那些人一樣,因為受到了山下的影響而遠離了他。

 

可是斗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

對山下,除了已經種下了卑劣的印象外,還有種本能的危險警覺。

 

不能太過接近山下,心裡有這麼個聲音在對斗真不斷的重覆著。

 

 

於是只要山下有可能會出現的課,斗真都一律選擇在上課鐘響才假裝匆忙的走進教室,然後對著已經幫他佔好位子的龜梨無聲的道了歉,再就坐在離他們的位置有一段距離的最後排。

 

最後一排的視線很良好,斗真常常在後頭,看著龜梨和山下的背影,然後發起呆來。

 

如果山下沒有來上課,那斗真就會坐到龜梨旁邊的位子,龜梨問起的時候,他只是裝傻笑著說自己和山下真是一點緣份都沒有啊。

 

 

於是從上次那一架之後,斗真沒有再和山下有過任何實質上的碰面,斗真也以為大概以後就是這樣了,他不會再和山下有任何的交集。

 

 

如果斗真那天沒有恰好經過那條巷子的話。

 

 

 

 

 

*

 

傷已經都好的差不多,斗真最後一次從醫院覆診完離開,想起了今天早上要出門時潤拜託他去超市買醬油的事情。

 

雖然已經有了駕照,可是卻沒有上路經驗,所以斗真現在仍然是以步行加搭大眾運輸的方式來回學校和家裡之間。幾次潤和他提過要買台機車給他代步的事情,最後斗真都以不用花那筆錢的理由給拒絕。

 

但現在斗真卻有點小後悔,原因是因為頭頂熊熊發威的太陽。

 

這個熱得有點異常的天候逼得他流了不少的汗,偏偏醫院離超市又還有一段不遠也不近的距離,思索了一會兒,記得附近好像有一條捷徑的樣子,斗真印象中之前曾經和潤一起走過。

 

照著記憶斗真拐了個彎,有些熟悉的景象印入眼簾,想著應該是沒有走錯,耳邊卻傳來一些踢打謾罵的聲音。眼皮跳了一下,隨著腳步愈前進那些聲音就越漸清晰,內容也清楚到讓斗真立刻意識到有一群人正在圍毆一個人。

 

不是那麼衰吧…想著自己身上的傷才剛好沒多久,斗真其實很想裝作沒聽到直接繞回原路,但天生的正義感又不斷在作崇著。

 

天人交戰了一會兒,想著回家後潤看到自己又掛彩會是什麼表情,也許這次真的會生氣到不作飯給自己吃了?斗真嘆了一口氣,還是踏進了被他無辜撞見的戰場。

 

一群看起來就是不學好的年輕人團團圍著,中間躺著的那人看來似乎被打的不輕,嘖了一聲,斗真慢慢朝那群人走過去,想好了台詞便開口:你們這麼多人打一個人不太好吧。

 

那群人聽見外人的聲音,個個都轉過頭來,果然是一臉兇神惡剎的模樣,其中一個一看就知道是小弟的傢伙率先發了聲你是誰啊?少來管我們閑事!

 

我不過是個恰好經過這裡卻又沒辦法裝作眼瞎的人罷了。其實斗真想講的是衰人,然後檢討自己是不是最近該去趟神社改改運了。

 

如果是典型的劇本,那麼屬於小混混壞人的那一群其實根本就不會理會斗真接下來還想說什麼大道理,也不管他到底是誰,而是在頭頭的一聲令下就直接一視同仁,將斗真當作另一個攻擊目標、作為愛管閑事的下場。

所以很沒創意的,斗真一點也不意外的看見小弟和其他小弟一起朝他衝了過來。

 

上次山下事件後斗真有好好的反省了一會,雖然因為還有傷在身所以也沒辦法有太多的訓練,但是每回去道場時,他總是會加倍的用心,因此面對這群人時,仍然算得上匆容不迫,來一個殺一雙,輕易的將小弟們給打倒在地。

 

看起來自己像是佔了上風,但斗真自己知道這優勢不可能撐得太久,於是在又一拳將另一名小弟給擊倒後,他跑向了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的受害者,也不管對方是男是女直接抱起,用了吃奶的力氣死命的跑給其他人追。

 

跑了好一陣子,跑到了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確定了後方那些人沒有追上來後,斗真終於停了下來,手上的那傢伙在中途就因為沒有力氣繼續抱而改用拖行的方式,一直到現在有時間喘著大氣,他才驚覺對方其實是個傷患。

 

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詢問對方的狀況,但看到對方的臉時,斗真愣住了。

 

他沒想到那個他刻意避開、盡量不去接觸的山下智久,現在居然就站在他的身旁,帶著一臉的傷,臉色不是很好的瞪著他。

 

 

 

 

 

*

 

僅管把對方視為仇人,可斗真看見山下一副隨時都會昏倒的模樣,還是秉著天生的好心半拉著山下到他之前才離開的醫院。

 

熟識的醫生看見是斗真有些傻眼,在看到斗真身旁的山下時,無奈的嘆了口氣,喃喃著怎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愛惹事,一邊給山下擦起了藥。

 

有些尷尬的坐在一旁等待著,斗真拿出了手機,傳了封簡訊給潤,告知自己會晚點回到家的消息,闔上了手機,就瞧見山下正盯著他。

 

斗真還以為山下又會對他說出什麼尖酸刻薄的話,然而山下只是一直盯著他看,半句話也沒說,搞得斗真覺得自己緊張兮兮的,一直到醫生走了出去。

 

傷好了?醫生前腳才踏出門口,山下立刻就開了口,看起來像是憋了很久般。

 

呃…對。其實斗真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山下才好,雖然上次的事件讓他對山下好感全失,可是現在對方這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他又不好發作。

 

我沒想到你會救我。神情露出了微微的驚訝,山下垂下了眼瞼,並沒有再繼續看著斗真。

 

我也沒想到我救的是你…暗自在心裡頭接這句話,如果他當下有發現是山下的話,搞不好還跟著那一群人一起補個一兩拳也不一定,但斗真覺得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

 

當作是回應,斗真最後敷洐的笑了笑呃…我只好剛好經過罷了。

 

抬起頭看了斗真一眼,沉默的氣氛漫延在空氣中,山下不再說話,只是坐在病床上玩弄著自己的手指頭。

 

百般無聊望著窗外的藍天,斗真輕輕歎了一口氣,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走人。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