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請注意:

這次的連載文章是採邊寫邊貼的方式,寫了多少就會放了多少,原則上應該是不會棄坑,但也沒辦法保證更新的速度(汗)

並且一定要三思慎入,這絕對不是什麼歡樂正常的文章。

山斗長篇虐文連載結局未定無法接受常見配對以外的人也請慎入,人物性格扭曲寫歪是常有的事,盡其的白爛老梗,總而言之食用要注意。

 

另,這章我覺得寫得特別爛,文筆真的是愈來愈糟了(嘆)

4.

 

 

山下智久又露出了和昨天一樣、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卻利銳的像是盯上了獵物的豹一般,看的斗真覺得一陣毛骨聳然。

 

龜梨卻像是完全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朝山下熱情的招著手,然後將旁邊原本放著包包的坐位給空了出來。雖然想說你可能不會來上課,不過我還是幫你佔了位子了。

 

從斗真身旁走過,山下對著龜梨的時候完全像是變了另一個人,溫和的口氣與陽光的氣息讓斗真一度以為自己昨天只是遇上了一個和山下面貌相似的男人。

和也怎麼這麼說呢,我不是從來都不會缺席這堂課的嘛。

 

啊~還不是因為由美子老師是個大美人~龜梨了然的笑了笑,疑惑的看見斗真站在原地發呆。

斗真,我來跟你介紹一下,他是智久,山下智久,是我的弟弟。

 

弟弟?斗真愣愣的看著眼前兩個看起來完全不像、而且年齡看起來也差不多的人、重點是姓氏還不一樣。

 

我父親和智久的母親五年前結婚的。龜梨解釋著,一邊要山下和斗真握個手認識一下。

 

斗真有些猶豫著,顫顫驚驚不知道該不該伸出手,然而山下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樣子,還是龜梨強迫將兩個人的手給交合,一碰上山下冰冷的手,斗真立刻意思意思的握了下就立刻縮了回去。

 

智久,這是我最近認識的新朋友,生田斗真。龜梨轉向和山下介紹,斗真不意外的在對方眼中看見興致缺缺的眼神。

 

很快的鐘聲響起,龜梨三人在教授走了進來後趕緊坐回了位子上,一堂課上下來,斗真莫名的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而龜梨和山下兩個人卻顯得相當愉悅的、偶爾討論些東西,完全將斗真當成不存在似的。

 

其實龜梨有好幾次會找斗真交談,但當斗真想要回答的時候,不會被龜梨看見表情的山下就會冷冷的盯著他,最後斗真只能夠以想要專心聽課為由而草草帶過。

 

看來山下非常的討厭自己啊…

 

斗真盯著桌面上的講義,有些無奈的在心裡頭想著。

 

 

*

 

這堂課結束的時候,本來想要趕緊閃人的斗真敵不過龜梨的央求,答應了和他們一起吃午餐。

三個人朝著餐廳走去,路上龜梨卻臨時要去別的地方拿東西,造成現在只剩下斗真和山下兩個人尷尬的局面。

 

說尷尬也只有斗真一個人這麼覺得,龜梨離開後,山下整個人又變回了那股冷冰冰的氣息,在心裡頭第N次嘆了氣,斗真不斷覺得自己一定是腦子壞了加上自虐才會答應龜梨。

 

我昨天說的話你忘記了嗎?

轉過一個走道,頓時附近的人變的稀少許多,山下突然開口了。

 

什麼…?還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斗真一時反應不過來。

 

嘖嘖嘖…原來我昨天還沒太過用力嘛…不懷好意的盯著斗真身上被包紮好的傷口,山下的嘴角笑著,聲音卻絲毫沒有溫度。

 

斗真戒備的看著山下,拳頭也悄悄的握緊,隨時準備反擊山下的攻勢,他這次不會那麼乖乖的被打了。你不怕被小龜給發現嗎?

 

不準你叫的那麼親密。挑了挑眉,山下看起來相當厭惡那聲小龜這你不用擔心,我這次會直接讓你住上幾個月的醫院然後再也不敢出現在和也的面前。

 

你過去也是這樣阻礙那些想和小龜交朋友的人嗎?盯著山下的一舉一動,斗真突然想通了些什麼,試探性的問道。


什麼?山下沒料到斗真會突然這麼說,一瞬間愣了一會,但隨即又勾起了嘴角。是又如何?

 

所以小龜之所以都沒有人敢接近他、也沒有人和他交朋友,都是因為你的緣故?斗真從來就不是個被動的人,昨天在一時大意之下讓自己受了傷,但晚上他立刻找了消息比較靈通的朋友打聽了一番,知道龜梨在學校裡因為不明的原因而遭到排擠。

 

斗真同時推測了好幾個原因,但沒想到主謀居然是山下智久,而且還是龜梨的弟弟。

 

哼,一半是一半不是。山下給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表情已經轉為不耐煩。

 

不等斗真再繼續質問下去,山下直接朝著斗真還帶有傷口的腹部揮去,但這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實際上學過好幾年武術的斗真輕易的就閃開,還迅速的朝山下反擊。

太過小看斗真而完全沒有防備的山下受了這一拳,腹部感到疼痛的同時訝異的望向斗真,原本不悅的臉龐現在多了些逗弄小動物的惡趣味。

 

昨天是我一時大意,我可不是會白白挨打的。斗真像是宣戰般的對著山下說道。然而剛才本來會揮在山下臉上的拳頭,最後卻還是因為貌美的臉蛋而下不了手。
在心底不斷罵著自己是個笨蛋、外貌協會,表面上還是十分的鎮定。

 

是嘛,這樣也好,如果你也像過去那些傢伙一樣好擺平也顯得太過無趣了呢。山下話才剛說完,不給斗真任何準備的機會,又是一陣犀利的攻擊。

 

斗真雖然受的是正統的武術訓練,僅管被老師誇讚過優秀、有天分,可是實戰經驗卻少得可憐;而山下憑著長年打架鬧事的經驗,每一拳都像是要致斗真于死地般,兩個人一時間分不出上下,偶爾有路過的人卻沒有一個敢上前勸架,全都像逃命一樣快速溜走。

 

因為有傷在身本來就吃虧的斗真,山下又偏偏挑著他受傷的地方打,在手臂又遭受到重擊後,痛得他終於停下了動作,眼淚都快流了出來。

惡狠狠的瞪著山下,原本還因為那張漂亮的臉蛋而有幾分顧忌,但現在斗真已經完全知道對方是個卑鄙、陰險的小人,心中原本存有的幾分好感盪然無存,因為輸給山下的屈辱讓他紅了眼眶。

 

山下其實沒有斗真以為的那麼輕鬆,有些微喘的,他甚至在心裡覺得要不是因為斗真先受了傷,也許今天就是他被打得不成人形。看著斗真輸了、卻還是一臉不甘不願,氣勢仍然逼人的膯著他,不知怎麼的,山下突然有種很奇妙的違和感,對方看起來好像沒有那麼討人厭了。

 

to be contiuned...

 

 

後記。

我真的不會寫打架的部份....讓大家傷眼了...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