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請注意:

這次的連載文章是採邊寫邊貼的方式,寫了多少就會放了多少,原則上應該是不會棄坑,但也沒辦法保證更新的速度(汗)

並且一定要三思慎入,這絕對不是什麼歡樂正常的文章。

山斗長篇虐文連載結局未定無法接受常見配對以外的人也請慎入,人物性格扭曲寫歪是常有的事,盡其的白爛老梗,總而言之食用要注意。

 

3.

回到暫時被當成家的旅館的時候,發現潤還沒回來,斗真鬆了一口氣。

 

照了鏡子,臉上能包的地方都包了,對著自己淒慘的模樣,斗真實在不知道待會被潤看到時要用什麼理由來解釋。

 

走到浴室沖了個澡,斗真一邊擦著頭,一邊走到客廳,計算一下時間,潤差不多也要回來了。

 

果然,這想法才飄過腦中,門口就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像是準備要面對死刑的判決,斗真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等著潤進門來。

 

潤手上拿著晚餐的食材,有些意外看見沙發上的斗真,心想平常總是窩在床上打電動的傢伙怎麼今天會如此安分。然而一走近,看見了臉上的傷,他一時之間說不出任何話來。

 

跟人家打架了?

 

是我單方面被打…還好,潤的聲音聽起來還算正常,斗真小心翼翼的說道。

 

看著對方如此可憐兮兮的模樣,潤當下只想好好的走過去將他抱緊,可是他還是擺起了臉,端出了一個哥哥該有的架子,怎麼那麼遜?對方幾個打你一個?

 

一開始是五六個…可是他們基本上沒打到我…最後是一個…說到這斗真就覺得丟臉,怎麼自己就這樣白白任著對方打呢?雖然會打架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但自己好歹也是學過好長一陣子空手道的,偏偏就被那張比女孩子還要漂亮的臉蛋給吸了魂啊…

 

對方一個把你打的這麼慘?潤的聲音提高了八度,聽的斗真心裡頭一驚。

 

哥…我肚子好餓啊…我們吃飯了好不好?怕再這樣講下去潤就會直接提刀殺去找那傢伙算帳了,斗真趕緊湊到了潤的身旁,熟練的撒著嬌轉移話題。

 

潤何常不知道斗真的想法,但看到斗真原本俊俏的臉蛋現在滿是傷痕,那張臉正對他展露著討好的笑容,歎了一口氣,今天吃麻婆豆腐好嗎?

 

好啊,哥做的麻婆豆腐最好吃啦~成功讓潤不再繼續追究,斗真偷偷比了個勝利的手勢,不忘多拍一下潤的馬屁。

 

你就這種時候嘴最甜。無奈的笑了笑,潤走向廚房,開始著手準備晚餐。

 

斗真見危機解除,原本提著的心放了下來,拿出了電玩主機一頭栽了進去,而另一邊的潤開始隨意的和斗真聊著今天發生的事。

 

斗真,你是不是太久沒有去道場練習了?空手道退步了?試了一下味道,確定鹹淡適中後,潤滿意的關上了瓦斯準備盛進碗裡。

 

哪有啊,我上禮拜才去過耶,師傅還說我有進步咧。正在忙著破關的斗真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道。

 

是嗎?潤的聲音有些懷疑,那你今天怎麼還打不過人家?

 

嗯?那個啊…眼睛和大腦都像是沾上了螢幕一樣,斗真完全沒有察覺到潤的旁敲側擊,想也沒想的就答道:對方長的很漂亮嘛,我一時看呆了啦…

 

挑了挑眉,潤努力的壓下自己想過去先搧斗真一巴掌的衝動,繼續問道:那麼漂亮的人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是太可惜了嗎?

 

不用擔心啊,我有聽到他的名字喔~很順的就被潤套出了話,斗真絲毫沒發現自己讓潤達到了他的目的地好像叫山下智久的樣子吧~

 

山下智久是嗎?

潤在心裡反覆的唸著這個名字,接著走到了斗真的身旁強制的關掉了電動,用著溫柔的語氣說道:吃飯了,你不是餓了嗎?看在你乖乖的招供了一切的份上就不罰你沒飯吃了。

 

什麼?

斗真有些搞不太清楚潤的意思,自己剛才無意中說了什麼嗎?努力的回想著前幾秒的對話,下一刻他終於驚覺到:他告訴潤對方的名字了!!

 

 

*

 

隔天頂著臉上的傷去上課,斗真不免又要被其他人給指指點點一番。

不甚在意的走進了教室,眼尖的看到龜梨又坐在和昨天相同的位置,斗真蹦蹦跳跳的跑了過去。

 

早啊小龜。放下了包包,斗真一如往常開朗的和龜梨打著招呼。

 

對方原本也相當平淡的回著他,但一抬起頭,看見斗真的傷,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你的臉…

 

喔,這個啊,被我哥給修理了一頓…不想讓龜梨知道自己是因為他而挨揍,斗真笑嘻嘻的用別的理由想搪塞過去。

 

可是龜梨壓根不相信,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是因為我的關係吧?他們因為你跟我說話而把你找出去了吧!

 

就跟你說是我哥打的嘛,因為我不小心把他最寶貝的東西給弄壞了啦。

 

你不用騙我了,我知道是他們做的,因為我的關係。過去實在有過太多次相同的經驗,龜梨心裡雖然覺得相當可惜,可還是站了起來。就跟你說和我交朋友是會有麻煩的。

 

怎麼這麼不好騙啊…

一把拉住了對方的手,斗真阻止了想換到別的位置的龜梨,好啦,的確是有一群人把我帶到了巷子威脅我不準靠近你,不過你看我也沒怎樣啊,只是受了點傷嘛。

 

你太天真了,如果你還繼續跟我在一起,他們的行動就會愈來愈過份的!龜梨想起過去那些嘗試想和他接近的那些人的下場,表情變的相當嚴肅。雖然和斗真相處的時間不長,可是他可以感受到斗真真的是個很好的人,他不希望斗真受到任何傷害,不希望斗真和那些人一樣淒慘。

 

小龜將雙手放到了情緒愈說愈激動的龜梨的肩膀上,斗真此刻也收起了嘻笑的表情,我真的很想和你作朋友,我也並不怕那些人,昨天的事是個意外,是我一時大意,所以不用擔心,我下次會注意一點的。

 

斗真...龜梨還是相當的擔心.

 

難道小龜現在覺得我被扁得很慘已經不是個帥哥了,所以不想和我做朋友了嗎?斗真故意裝的可憐兮兮的樣子,逗得原本一臉嚴肅的龜梨終於破功笑出了來。

 

對啦,我現在嫌你長的太醜了啦~龜梨笑著說道。僅管心裡頭還是不安著,但這次龜梨卻意外的踏實,也許,斗真和過去那些人都是不一樣的吧,以斗真這麼死纏爛打的個性,或許這次真的能夠和他成為很好的朋友吧。

 

兩人有說有笑、聊的正開心,一個有著金色短髮的男人緩緩朝著他們走了過來,龜梨有些驚訝的看著對方,然後綻開了一抹笑,開心的叫喚著:智久!我幫你佔了位子!

 

原本背對著的斗真聽到從龜梨口中喊出的那有些耳熟的名字,轉了過去,然後看見的正是昨天那個把他弄的這麼慘的罪魁禍首-山下智久。

 

 

to be continued...

 

 

是的,這回就這麼短...(被飛踢)
是說這篇文有人在看嗎??(除了我妹)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