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請注意:

這次的連載文章是採邊寫邊貼的方式,寫了多少就會放了多少,原則上應該是不會棄坑,但也沒辦法保證更新的速度(汗)

並且一定要三思慎入,這絕對不是什麼歡樂正常的文章。

山斗長篇虐文連載結局未定無法接受常見配對以外的人也請慎入,人物性格扭曲寫歪是常有的事,盡其的白爛老梗,總而言之食用要注意。

 

 

 

 

 

 

 

 

 

 

 

 

Love is blind.

Love is only sorrow.

Love is no tomorrow, since you went away.

 

 

0.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結局,那是不是一開始就不該愛上你。

 

如果一開始沒有愛上你,那是不是我們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傷害。

 

 

1.

 

打開窗戶的時候,外頭仍是一片的灰暗,冬天清晨冷冽的寒風竄進了屋內,讓身上穿著好幾層厚重衣物的斗真感到一陣哆嗦,鼻子一癢,忍不住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斗真?你怎麼站在那邊?正在床上熟睡的潤茫茫然中被吵醒,屋裡沒有開燈,只有從外頭的路燈照進來的微弱光線打在窗邊的斗真身上,這場景真還有幾分嚇人。

 

對不起,吵醒你了嗎?斗真揉了揉鼻子,趕緊把窗戶給關上,走到了床邊,略帶歉意的說道。

 

現在幾點了?你怎麼起床了?潤擺擺手,示意著斗真坐到他的身旁,另一隻摸向了床頭櫃的鬧鐘。

 

然而看到鬧鐘顯示的時間:5:20分時,潤無言了,他看了很明顯也感到不好意思的斗真一眼,有些無奈、語氣卻相當溫和的問道:怎麼了?睡不著嗎?

 

大概是因為認床吧…斗真搔了搔頭,覺得這理由實在是很丟人的解釋著。

 

潤寵溺的摸了摸斗真柔軟的髮絲,坐起身,將斗真拉進了自己懷裡,用被子把斗真給蓋的緊緊的,對不起啊,哥還沒有找到房子前只能暫時委屈你住在旅館裡,不過哥一定會很快找到的,然後把你以前的床搬到新房子去,好嗎?

 

沒關係啦,你當我還是三歲小孩啊,過幾天就會習慣了~斗真安份的縮在被窩裡頭,聲調開朗的聽不出來他其實因為認床而幾乎整夜沒睡。

 

你本來就是小孩啦,對哥來說。捏了捏斗真軟軟的臉頰,在得到對方的反擊後,反而相當開開心的笑了出來。

 

哥~我已經十九歲了!要上大學了!!斗真不服氣的看著潤,不滿對方一直把自己當成當年那個還長不大的弟弟。

 

好好好,那你明天自己去學校可以嗎?潤打了個哈欠,凌晨兩點才入睡的他現在又感到一陣濃濃的睡意來襲。

 

廢話,我自己一個人搞的定的啦!哥,你睡你的啦,我也要睡一下。不捨的看著潤原本俊俏的臉上多了兩個黑眼圈,斗真反手抱住潤,自己先閉上了眼,然後偷偷的瞇著眼確定潤也在一個失笑後閉上了眼睛。

 

 

*

 

結果這麼一睡,生田斗真差點錯過了他上了大學後的第一堂課。

 

匆匆的跑進了教室,在看到講台上還不見教授的蹤影後,斗真鬆了一口氣,開始尋找起空的座位。

 

也許是因為這門課相當受到學生的歡迎,教室裡幾乎都快坐滿了,費了一番功夫,斗真才看見一個有著褐色捲髮的男生旁邊還有個空位,雖然位置上被放了一個包包。

 

呃…請問這裡有人坐了嗎?斗真有些忐忑的問道。

 

對方轉過頭來有些訝異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錶,才將自己的包包給拿開,他大概又翹課了吧…請坐吧。

 

雖然搞不太清楚是什麼情況,斗真一邊道謝,一邊坐到位置上。

 

斗真啃著麵包,觀察著四周,有不少人看起來都已經彼此熟識、熱絡的交談著,唯獨旁邊的男生旁若無人似的獨自一人專心的看著桌上的書。

 

那個…我叫生田斗真,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大概是出自於天性,斗真很喜歡交朋友也很喜歡主動找人攀談,他友好的朝男生伸出了手,卻奇怪的發現旁邊有人在對他們竊竊私語。

 

男生似乎對斗真的舉動感到相當訝異,他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四周,手仍然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用著有點冷淡的口吻說道:知道我的名字對你沒有好處的。

 

為什麼?難道你是什麼大明星的私生子嗎?顯然斗真並沒有因此感到挫折,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男生其實並不想用這種口氣對他說話。

 

你…你是少根筋嗎?男生對這種態度的斗真著實感到相當困擾,圍繞在周圍那些不好懷意的聲音似乎又更大了些,於是他只好更加努力的擺出一張冷漠的臉孔。

 

你怎麼知道我少根筋?我哥也常這樣說我耶。斗真露出了一個陽光的笑容,一瞬間讓男生看的目不轉睛,而後卻又有點哭笑不得。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

 

於是男生妥協了,小小聲的說道:龜梨,龜梨和也。

 

龜梨和也啊,斗真重覆著男生的名字,若有所思的模樣讓龜梨的眼神在一瞬間暗了下來。

 

那我可以叫你小龜嗎?

 

咦?龜梨這下更加驚訝的看著斗真,然後在對上斗真真摰而熱切的眼神時,忍不住緩緩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那我們就是朋友囉,啊,小龜,你可以叫我斗真就好。直接拉住了龜梨的手,斗真絲毫不在意周圍那些愈來愈明目張膽的談論著他們的人,開心的笑著。

 

跟我做朋友會有麻煩喔。認真的對斗真警告著,雖然龜梨內心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默默覺得斗真根本不會在意這種事。

 

放心,我哥說這世界上不會有比我更麻煩的東西了。斗真說笑似的,惹得龜梨也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2.

 

很快的,生田斗真就遇上了龜梨所說的麻煩

 

 

上完了最後一堂課,斗真往停放機車的地方走去,卻在中途遭到幾個看起來就絕非善類的傢伙給攔捷。

 

只有一個人的斗真被帶到了很少人會經過的巷子,為首的男人將斗真壓在了牆上,亮出了刀子,用著兇惡的口氣問道:生田斗真是吧?

 

你不就是知道我是誰才把我壓來這的嗎?即使面對這種情況斗真也沒有表現出過於驚慌的表情,反而顯得相當冷靜,內心一邊在思考脫困的方法。

 

你還敢回嘴啊,膽子不小嘛。對斗真的態度感到不爽,男子將刀子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只要用一點力,鋒銳的刀就會劃破皮膚。

 

斗真這次學乖了些不再回話,畢竟現在是他處在劣勢,真的被人在這裡殺了棄屍,恐怕也沒人發現。

 

男子滿意的勾起了笑,將刀子拿開了些,這張臉長的很帥啊,你也不想被劃成花臉吧?離龜梨和也遠點,我保證你會很安全。

 

皺了皺眉頭,其實從來就很討厭被威脅的斗真並沒有因為聽到這些話而後悔和龜梨交朋友,我要不要跟小龜做朋友是我的事吧,你憑什麼干涉?

 

憑什麼干涉?哈哈哈,男子一笑,其他的小簍簍也跟著笑了出來,你知道龜梨和也是誰嗎?他是我們老大看上的人!所以你離他遠一點,不然哪天被幹掉了都不知道!

 

被你們老大看上?現在女孩子追男生都這麼的暴力嗎?斗真是真的很疑惑的問道,然而聽在那些流氓的耳朵裡,卻像是斗真在嘲笑他們一樣。

 

你居然敢說我們老大是女人?你不要命了嗎?男人暴怒的吼著。

 

咦?你們老大不是女的嗎?那…那他是…斗真變得更加的迷惑了。

 

哈哈哈哈哈哈就在男人要直接把手上的刀往斗真身上刺去時,一陣不屬於現場的人的笑聲響起,一個人影也從巷子的深處緩緩的踱步出來。

 

山下智久?男人看到對方的臉,表情瞬間轉為驚恐,有些結巴的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一直都在啊,午覺睡的正舒服呢,卻被你們給吵醒了…輕鬆的口吻,卻讓在場的其他人都忍不住害怕的發抖著。

 

金色的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的璀燦,比女孩子還要白皙的膚色配上精緻俊美的五官,斗真有些發愣的看著眼前這個彷彿是從天而降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剛才那番強烈帶有殺氣的話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

 

你叫生田斗真?隨著山下的靠近,原本將斗真壓在牆上的男人退的老遠,而斗真只是呆呆的看著山下,然後點了點頭。

 

真是個有趣的傢伙呢,伸出手摸著斗真的臉龐,山下像是在對待什麼珍貴的寶物般撫弄著,臉也緩緩逼進,其他人在看到這副情景,也不管目地的有沒有達成,溜的比煙還要快。

 

你知道嗎,這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同性戀。山下壓低了聲調,低沉的嗓音在這時聽起來特別有魅惑感,斗真覺得自己的臉都紅了。

 

兩人的臉靠的已經不能再更進,只差一點點,山下就會親上自己,斗真受到這氣氛的驅使而閉上了眼睛。

 

然而下一秒山下的手卻掐到了他的脖子上勒緊,像是要致他於死地般用力使勁,很快的,斗真覺得自己變的無法呼吸,不斷掙扎著,卻沒有辦法脫離山下,就在斗真覺得意識愈來愈模糊、深切的感受到死神的召喚前,山下終於鬆開了手,卻接著一拳又一拳、狠狠的往他的腹部攻擊,痛的斗真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離和也遠一點,知道嗎,不然下次可就不只這樣囉~依然是那般輕鬆的語調,山下在斗真的耳邊留下了這番話,拍了拍褲子,像來的時候一樣無聲無息的走掉。

 

斗真攤在地上,覺得自己全身疼痛不堪,想爬起來卻一點力氣也沒有。想大聲呼救,卻又覺得這樣的自己太過難看,而且這偏僻的地方恐怕他喊破了喉嚨也沒人會聽到。最後還是憑著一股意志力慢慢的爬了起來,艱難的靠著牆壁走著。

 

 

 

*

 

 

睜開眼的時候,生田斗真還以為自己已經到了天堂。

 

純白色的天花板,純白色的床單,,一切祥和的讓他差點以為剛才的一切都是夢。

想轉動一下身子,但是伴隨而來的疼痛很快的就提醒他所發生過的血淋淋的事實。

 

醒啦?感覺還好嗎?穿著醫生袍的男子走了過來,探了探他額頭的體溫,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我怎麼會在這…?印象中自己應該是想走去牽機車的…斗真發現自己的記憶完全是一片模糊。

 

你昏倒在路上,而我恰好經過。本來已經過了我上班時間所以想不管你的,可是誰叫我是你們學校的校醫。醫生說著這番話的模樣其實挺討人厭的,但斗真卻不覺得對方會是個壞人。

 

謝謝…

 

有些吃力的想坐起來,斗真這才發現自己是裸著上半身的,腹部和腰部的地方都被繞上了層層的紗部,摸了摸臉上,因為後來摔在地上而擦到的傷口也都好好的包紮了。

 

自己還真是悽慘啊,斗真有些自嘲的想著。

 

雖然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你為什麼會被打的這麼慘,不過鑒於學校的規定,醫生從桌上拿了本類似記錄簿的東西,也不管會不會打到他的傷口,直接朝斗真丟了過去。填寫一下吧,趕快寫一寫,我好叫你家的人來接你,我也可以真的下班。

 

斗真眼明手快的接住了簿子以防二度傷害,在聽到對方要讓家人來接自己時,有些苦惱的哀求道:我自己可以回去的,不用讓我們家的人來接我。

 

挑了挑眉,醫生不置可否的說道:你確定你這種情況有辦法自己回去?別傻了好不?

 

其實也明白自己是在逞強,但如果真的讓潤來接他,看到他這副慘狀,斗真實在不敢推測潤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我可以叫台計程車回家。真的,我們家的人都很忙的,沒空來接我。

 

都被毆打成這副模樣了還沒空來接你嗎?醫生的表情像是回想起什麼不太好的記憶,呿了一聲,算了算了,反正聯誼早就泡湯了,趕快填一填,我送你回家吧。

 

咦?斗真愕然的盯著突然大發善心的醫生。

 

你是要不要趕快寫啊,我真的要走人不理你囉。醫生被斗真看的很不自在,扯開了嗓子掩飾著。

 

低下頭趕快填著該填的項目,斗真偷偷的笑著,突然覺得醫生很可愛。

 

其實今天也不是那麼的糟嘛。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