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生田斗真氏生日賀文

配對:山斗/潤斗
總字數:8381
請一定要慎入,被電到的我不管喔~

動筆in 2009.09.15
完成in 2009.10.05

 

標題其實和內容完全沒有任何關係(汗)。

 

 

1.

 

 

鬧鐘響了起來,斗真從被窩裡伸出一隻手將噪音的來源給打掉,不是很情願的睜開了雙眼。

眼神還有些迷茫,濃濃的睡意還散之不去,徹夜失眠讓他在三個小時前,接近凌晨五點時才好不容易進入了夢鄉。

外頭的天色還沒有完全明亮起來,記得昨天在氣象預報裡看到了,今天會下一整天的雨。

皺了皺眉頭,他向來很討厭雨天,尤其是在雨天出門。

可是沒有辦法向任何人抱怨,今年已經二十四歲,所做的任何決定都沒有人逼他,而是自己心甘情願的。

 

 從衣櫃裡拿了一件水藍色的連帽長T和牛仔褲丟到床上,揉了揉雙眼,斗真走到了浴室去梳洗一番好讓自己更加清醒。

 踏進浴室時,電話剛好響了起來,剛想回頭去接,卻因為昨天設定的答錄機還沒有關掉,來電自動被轉入了語音留言系統。

 

「斗真啊,你醒了嗎?」聽到對方招牌的魯蛋音,正在擠牙膏的斗真不小心讓白色的牙膏沾到了自己的手上。

 「趕快起床啦!不要忘了我們今天約好了喔,我等下九點會準時在車站前面等你喔,還有手機也要記得帶啊~老是不接電話,這樣我怎麼找的到你啊~」

 留言到這裡就停了,而正在洗臉的斗真不斷的用著冷水沖著臉上的泡沫。

 

 

 

#

 

 

「斗真,遲到了~」車站前頭掛著的電子鐘正顯示著九點零三分,山下智久有點不滿的看著眼前這個明明就已經遲到,卻還一副慢條斯理、從容悠哉的向他走來的傢伙。

 「抱歉抱歉。」嘴上道著歉,然而臉上卻完全看不出有絲毫的歉意,斗真只是扯開了一個他慣有的無賴笑容,山下也只能很無奈的搖搖頭。

 雨仍然下個不停,雖然兩個人都撐著傘,但褲腳的地方卻都已經沾上了更深一點的顏色,山下雖然不討厭雨天,但是也感到有些煩燥。

 「看這雨好像暫時不會停啊,斗真,我們先去那家咖啡店坐一會吧。」指了指車站對面一間咖啡廳,山下沒有等到斗真回答好或不好,就直接拉起了斗真的手,走過斑馬線。

 

咖啡廳的名字叫做「Blue Moon」,設計過的精美字體印在同樣精心製作的menu上,空氣中飄著濃濃的咖啡香味和帶點藍調風味的音樂,寧靜的氣氛和外頭的傾盆大雨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讓山下和斗真都先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

 兩個人在服務生的安排下坐到了窗邊的位置,斗真剛想詢問山下想喝些什麼,卻看見對方的眼神正放在隔壁桌一個有著絞好面容的女孩子身上,原本還留著一點微笑的臉頓時之間冷了下來。

 不過那也只是轉眼間的事,在山下還沒回過頭來發現之前,斗真又重新掛起了笑容,用著半開玩笑的口吻道:「山下同學,你好歹也先點完餐才去跟人家要電話吧。」

 山下轉過頭來,一臉笑嘻嘻的,「要什麼電話啊,我已經有麻里啦,斗真幹麻把我講成那麼輕浮的傢伙。」

 翻了翻白眼,斗真一點也不想跟眼前的傢伙爭辯什麼,「好好好,隨便你怎麼說,但先讓我點東西吧,剛才在外頭被雨給淋到了,我現在很冷呢。」

 「斗真你淋到雨了?不是有帶傘?幹麻不早說啊,這裡的冷氣開的還滿強的,不要感冒了。」聽見斗真說冷,山下像突然換了個人似的,收起了笑容,脫下了自己原本穿著的外套就披到了斗真身上,大動作搞的店裡其他人都在看他們,斗真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智久,你太誇張了啦。」覺得自己的雙頰發燙著,斗真趕緊喝了一口桌上擺的冰水,努力保持平靜的模樣。

 「什麼我太誇張,是斗真你的身體太虛了,動不動就感冒,仁他們每次都罵我沒有好好照顧你。」

 搖搖頭,斗真只是笑著,剛才一點點的不悅感好像在一瞬間都消失了。

 

 

 

2.

 

 等到雨小了一點,兩個人才從「Blue Moon」離開,前往他們今天的目的地。

 山下站在展示著戒指和項鍊的玻璃櫃前,專心的和店員討論著今年最新的款式之類的話題,而斗真坐在沙發上,看著外頭灰濛濛的天空發著呆。

 「斗真,這兩條你比較喜歡哪一條?」山下拿著兩條樣式不同但都相當漂亮的項鍊過來,尋問著斗真的意見。

 「嗯..左邊的。」稍微看了一眼,斗真憑著自己的直覺選擇了左邊那條設計比較簡單,卻比較吸引他目光的。

 「嗯...我也比較喜歡這條...不過麻里好像喜歡華麗一點的啊....」看著右邊設計成花朵模樣,上頭還鑲著水鑽的,有些苦惱的,山下還是拿不定主意。

 「那就右邊那條吧,既然是要送給麻里的,當然是以麻里會喜歡的為優先嘛。」

 「也對喔。」笑了笑,山下將鍊子拿回了櫃台給店員做包裝。

 

斗真繼續望著窗外,烏雲密布的天空,還沒有放晴的徵兆。

 

 

 「斗真,我們去看電影吧。」手上拿著粉紅色的小袋子,山下的表情像是終於完成了一個艱難的任務,隨即想起最近有一部評價相當不錯的恐怖片要上映。

點點頭,斗真沒有拒絕,兩個人在前往電影院的路上,山下突然接到了麻里的電話。

嗯?我現在要跟斗真去看電影啊,什麼?是恐怖片啦,就是最近上映的那部午夜來電啊,啊?你又不敢看...”

看起來山下還要講上好一陣子,斗真走到了一旁,也出了手機察看著。

未接來電,零。

未讀信件,兩封。

一封是打工地方的同事傳來的,問斗真可不可以幫他代下個禮拜三晚上的班。

另一封是之前在打工的地方認識,但現在己經離職的好友,岩崎由美,標題是:幫你介紹個好男人。

看到這無厘頭的標題,斗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剛好講完電話的山下好奇的要湊過來看,斗真趕忙把手機收起來。

斗真好小氣。有些裝可愛意味的山下嘟了嘟嘴。

跟麻里講完電話了?斗真也不吃他那套,這麼多年的交情下來,他很清楚山下的把戲。

嗯,她說音樂會突然取消了,叫我過去陪她。

那你還不趕快去?

可是我己經先跟斗真約好要去看電影啦

拜託,是電影重要還是女朋友重要啊?斗真沒什麼好氣的說道。

山下看起來對斗真失約有些不好意思,但眼神中還是透露著想去陪麻里的訊息,斗真於是又補充道:「而且今天出來主要是為了要買麻里的生日禮物吧,再說下雨天我也不想在外頭待那麼久,你知道我不喜歡下雨天。」

看起來終於被完美理由給說服的山下最後還是選擇了愛情,在和斗真約好下次看電影的時間後,就迫不及待的搭著電車走了。

留下斗真一個人,站在雨中,討厭雨天的斗真沒有立刻回家。


撐著透明的傘,站在傾盆大雨中,抬起了頭,看著斗大的雨滴彷彿要碰到了自己的臉上,卻又順著雨傘的彎曲的弧度溜過。

 

然後把傘收了起來,讓雨真的淋到了自己身上。

 

不顧旁人投人怪異的眼光,斗真只是閉上了眼睛。

好像也曾經在那麼幾本言情小說裡頭看過類似的情節,會有那麼一個人,在這時為主角撐起一把傘,於是一切都劃下了完美的句點。

 

反正,他永遠只是個配角。

 

 

 

3.

 

回到家斗真才發現自己居然就這麼感冒了。

 

哈啾!

隨手抓了張衛生紙,把濕淋淋的外套給脫了下來丟進了洗衣籃,再換上了乾淨的居家服,斗真躺在沙發上,轉開了不是很有興趣的電視。

 

無聊的內容、無聊的主持人,斗真只覺得自己的頭愈來愈暈眩,眼皮也愈來愈沉重,然後再也聽不到電視裡頭又說了什麼。

昏昏沉沉之間,再度睜開眼時,斗真感覺到某個東西一直不斷的在震動。

 

思索了好一會,他才發現是他的手機在響。

 

喂?一開口斗真被自己給嚇了一跳,是他完全沒想到、濃厚的鼻音。

 

斗真?你感冒了嗎?是潤的聲音,顯然對方也被他的聲音給嚇到了。

 

大概吧…

 

你不是陪山下去買東西嗎?你現在在哪?

 

麻里…他去找麻里了…我現在在家裡面…其實很想隨個塞個藉口胡弄過去,可是斗真知道潤那精明的個性一定會發現出破綻,而且斗真聽的出來,在潤知道自己感冒時就已經有生氣的跡象了。

 

我現在過去你那邊,要幫你帶什麼嗎?也許是因為斗真乖乖的說了實話,潤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想吃豆乳鍋。說了個很任性的要求,斗真從來只能在潤的面前肆意的撒著嬌。

 

好。僅管很想拒絕,但潤果不其然的還是答應了。

 

 

 

和潤通完了電話之後,斗真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直到門鈴響了好久,他才搖搖晃晃的起身開門。

 

外頭還在下著大雨,潤一手撐著傘,一手提著裝滿東西的超商袋子,看到斗真蒼白的臉色,立刻板起了臉。

 

你快給我去躺好。

 

豆乳鍋…斗真覺得自己肚子有些餓了,但是卻又敵不過潤那兇惡的眼神,只好乖乖的走回沙發,沒想到這舉動讓潤又是一陣怒火。

 

生田斗真!你不會是從剛才就一直給我睡在沙發上吧?

 

啊…我的床很亂…很委屈的嘟起了嘴,斗真低著頭不敢看潤。

 

潤覺得自己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三條線,嘆了一口氣,面對這樣無辜的斗真,是人都沒辦法對他生氣,認命的先把東西放到了桌上,在快步的走到床邊,將堆滿了床舖的衣服雜物通通搬到一旁的椅子上。

 

現在可以睡了吧?

 

嗯。斗真怕再惹潤生氣,趕緊飛奔到床上,拉起厚厚的被子,看著潤開始在廚房弄著東西。

 

 

 

其實…他好像也不是永遠的配角。

 

 

 

*

 

睡了一覺,又吃了熱騰騰的豆乳鍋,斗真覺得自己好像病也好的差不多了,摸著飽飽的肚子,潤現在在廚房洗著碗,良心有點過意不去。

 

潤,我來洗好了。

 

下一秒就立刻被阻止了,潤揮開了斗真快碰到水的手,不用了,你還在感冒,去休息吧。

 

於是只好又回到沙發上,看著一樣很無聊的電視節目。

 

手機傳來了有新訊息的鈴聲,斗真打開,是山下發來的。

 

主旨:今天謝謝斗真了喔(愛心)

 

那一刻有種想直接把簡訊給刪除掉的衝動,然而斗真卻還是按下了閱讀鍵。

 

麻里很喜歡那條項鍊呢。

 我跟麻里說是斗真一起挑的,她說為了感謝你下次要請你吃飯喔~

 今天沒看到電影真的很可惜,我們下禮拜再去看吧,約定好囉~

                            P

 

山下傳來的?潤洗完了碗,端了一盤削好的蘋果走了過來。

 

嗯。

 

那傢伙又想幹麻了?潤從來就不喜歡山下,打從一開始,打從他遇見山下的第一天,打從他知道斗真的心意開始。

 

今天我們本來要去看電影。斗真說,他不想對潤隱暪任何事。

 

嗯哼。

 

但麻里的音樂會取消了。

 

他八成又是要叫你陪他去看什麼恐怖片吧?沒去看也好,你每次看完恐怖片都要做上兩三天的惡夢。談起山下的時候,潤的口氣完全是鄙視再鄙視。

 

但潤說的的確是實話,其實斗真根本就不敢看恐怖片,他從小怕和鬼一切有關聯的東西,只要有一點點的靈異情節就可以讓他惡夢連連,但山下不知道這件事,僅管他和斗真從高中時期一直認識到現在,他始終不知道這個祕密。

 

山下喜歡看恐怖片,每次有新的片子上映,他絕對會去戲院報到,可是他不喜歡和女朋友一起去看,對別的男生來說,恐怖片是催化兩人情感最佳的藥劑,可是對山下來說,女生害怕的尖叫聲卻常常讓他覺得打擾到他的觀戲情緒。

 

所以山下只和斗真去看恐怖片,因為斗真總是能夠在他身旁安靜的觀賞,而且可以在影片結束後和他一起討論合理或不合理的劇情。

 

可是山下永遠不會知道,斗真每次在看電影時,是下了多大的決心和勇氣才讓自己不閉上眼睛去看那些足以讓他害怕到作惡夢的鏡頭。

 

 

 

4.

 

洗過了澡,斗真躺在潤的大腿上,潤拿著吹風機替他吹乾濕濕的頭髮。

 

熱氣散播在空氣中,溫暖的氣氛讓斗真又想閉上他的雙眼。

 

斗真,

 

嗯?

 

跟我去韓國吧。

 

什麼?突如其來的衝擊發言讓斗真跳坐了起來。

 

潤的神情很認真,斗真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

 

我們公司要發展韓國市場,而我將要被派任去韓國三年,潤看著斗真,我不想離開你。

 

斗真突然很想流眼淚。

 

潤,你真傻。伸出手,斗真摸著潤的臉龐,你明明就知道我喜歡山下…可是你卻還是對我這麼好…

 

抓起了斗真的手,潤露出了一個笑容,斗真,因為我喜歡你。

 

就算我喜歡的是別人?

 

就算你喜歡的是別人。

 

松本潤,你真的是個大笨蛋。

 

 

*

 

 

斗真告訴潤,給他一點時間考慮。

 

潤也沒有逼迫斗真,只是淡淡的表示他會尊重他的決定。

 

 

 

 

和山下約好看電影的那一天,又下起了雨。

 

站在電影院前,這次斗真沒有遲到,他特別提早了三十分鐘。

 

每一次和山下看電影,斗真總是會故意晚一點到,這樣做的用意是為什麼,其實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許是希望山下可以因為如此,而發現到斗真其實是不想走進電影院;也許是希望山下會感到生氣而不等他自己進去看…但是山下每次都會等到斗真出現,然後再輕輕的責備他一兩句,接著拉起他的手走進電影院,看著那已經開始播映幾十分鐘的影片。

 

到了約好的時間,山下一如往常準時的出現在電影院前。

 

他很驚訝的看著比他還要早到的斗真。

 

斗真?

 

電影票我買好囉。晃了晃手中的兩張票卷,斗真露出了他在山下面前的招牌無賴笑容。

 

斗真…你沒事吧?

 

我們快進去吧,電影要開始囉。

 

 

 

5.

 

這次的片子比以往的影片還要平淡,僅管在驚悚的場景時電影院還是會響起小小的尖叫聲,斗真卻覺得沒有以前的害怕了。

 

他專注的看著螢幕裡頭殺人魔正在肢解被害者的身體,然後看著殺人魔一口一口的吞下了血淋淋的肉塊,一邊思索著人類的肉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於是他沒有發現山下並沒有將視線放在螢幕上,而是一直盯著他。

 

 

 

走出了電影院,雨還在下。

 

照著往常的行程,他們會一起去吃個飯,然後討論著剛才電影的情節。

 

可是山下今天卻異常的安靜。

 

兩人又進了Blue Moon,點了餐,侍者送上了水。

 

山下卻依然沉默。

 

智久…?你怎麼了?斗真觀察著山下,猜測他是不是和麻里吵架了。

 

正在發呆的山下驚慌了一下,啊?沒有…沒事…

 

和麻里吵架了?

 

山下搖頭。

 

可是很明顯的山下就是不對勁,但是他不願意說,斗真也沒有辦法。

 

是不是你連有心事都不肯跟我說了?

有些悲哀的在心裡頭想著,斗真拿起水來喝,也沉默了。

 

斗真…你…你要去韓國了?

終於山下還是開了口。

 

斗真卻萬分訝異的看著山下,山下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昨天…昨天潤打電話給我…山下的神情有些苦澀,他說,他要去韓國工作三年,而你也會跟他一起去…斗真,是真的嗎?

 

斗真不知道為什麼潤會特地打電話給他厭惡的山下說這件事,但他更不懂的是,為什麼山下在知道這件事後,會用這樣不可置信的神情質問著他。

 

就好像,山下以為自己會永遠的留在他身旁,當他永遠的朋友一樣。

 

如果我說是又怎樣?所以斗真不想再裝了,不想再裝山下智久所以為的那個總是笑的像個無賴、總是看起來沒心沒肺、無論什麼事是一副無所謂的好好先生的生田斗真。

 

斗真?我們…我們不是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嗎?

 

我從來就沒有把你當作朋友。當嘴巴吐出這些話時,斗真從沒想過原來把一切都說出來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山下顯然是傻眼了,這不是他所認識的斗真,眼前這個臉上沒有任何笑意的人,不是那個他認識了七年多的死黨。什麼意思?

 

你知道嗎,我對女人一點感覺也沒有,我是個Gay,而我一直有喜歡的人。那個人就是你,我一直喜歡你,從七年前我們認識開始。斗真緩緩的說道,事已至此,他已經不在乎山下的反應,像是一個已經被撐到最大限度的氣球,只輕輕的被尖銳的針一碰,就破散的再也挽回不了。

 

山下驚訝的說不出任何話來。他說不出此刻他內心的情感到底是什麼,太多複雜的情緒充斥在腦海裡,看著斗真再也不能更認真的表情,山下無法把它當作是個愚人節的玩笑或是個低級的惡作劇。

 

覺得我很噁心嗎?斗真笑了,可是在山下看來,卻是個比哭還要讓他感到悲傷的表情,他想要搖頭,想要阻止斗真這樣近乎於自殘的行為,但斗真卻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對啊,我就是個這麼噁心的人,我看著你的時候總是想要多靠近你一點,想要親你,想要和你發生關係,我討厭你在我面前講到麻里,我討厭她,她喜歡什麼關我什麼事?

 

斗真…

 

山下看見斗真的淚從眼框中落了下來,然而斗真還是繼續說個不停,我討厭下雨天,非常討厭,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麻里就是在雨天搶走了你,你知道我那天在雨中等了你多久嗎?你和我約好要一起去吃飯,可是你卻因為麻里和你告白而對我失約,我一個人像傻子一樣在雨中等了你好幾個小時,我生病躺在床上時你和她在約會!!

 

斗真再也說不下去了,他知道一個男人這樣在公眾場合像個女人一樣嚎淘大哭是多麼丟臉的事,可是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那麼多年來的委屈和情感在一瞬間爆發,他多麼希望一切都像是在作夢一樣,醒來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山下智久,也從來沒有認識過山下智久這個人。

 

山下坐到了斗真的身旁,不理會其他客人和侍應生奇怪的眼神,抽了張紙巾遞給斗真,將斗真摟進了他的懷裡,像對待一件心愛的物品般輕輕的拍著斗真的肩膀。

 

他很驚訝,他從來沒想到斗真對他懷抱的是這樣的情感,可是他並不覺得噁心,還覺得有點高興,也許他很少說出口,但在他心裡,斗真是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

 

但是他卻沒辦法接受斗真的感情,因為他也很愛麻里,人能不能同時愛上兩個人他不知道,可是無論是要他放棄斗真還是放棄麻里他都做不到,山下想,他是否太過貪心了?

 

 

 

6.

 

平靜下來後,斗真不斷後悔著自己所犯下不可彌補的錯誤。

 

他不想再和山下說任何話,發現自己被山下給抱住後,他很快的推開了他,而且完全不看山下的臉。

 

斗真…山下開口,斗真卻仍然低著頭。

 

我真的把你當成我很好很好的朋友。

 

斗真早料到是這樣的答案,所以他一點也不感到驚訝,雖然在聽到答案的瞬間心還是痛得像被狠狠的擰過一般。

 

你真的是我很好的朋友,真的,是比朋友還要更重要的存在。山下抬起了斗真的臉,凝視著他,我沒有辦法和你交往,可是我也沒辦法讓你離開,我們要在一起一輩子,好嗎?

 

聽到山下說的話,斗真錯愕的盯著他。

 

下一秒,山下的臉靠了過去,沒料到山下會有這種舉動的斗真呆滯的任憑山下像是在蓋所有章一樣吻上他的唇。他想抵抗,但那股溫熱而熟悉的氣息卻讓他的淚又忍不住掉了下來。

 

啪嗒。

 

忘了兩人都還在餐廳裡,山下像旁若無人般,摟緊了斗真的腰,靈活的舌頭撬開了斗真的唇,啃咬、交纏的舌尖,斗真被吻的昏昏沉沉的,直到山下放開了他。

 

斗真,不要去韓國,不要離開我好嗎?溫柔的話語,山下像是在對待自己心愛的情人般。

 

斗真差點就點頭了,但那一刻腦中卻閃過了潤的臉龐,那張總是寵溺著他、會因為他做了傻事而斥責他、卻又捨不得罵他的臉,他看著山下,最後慢慢的開了口。

 

你會和麻里分手嗎?

 

我…看到山下猶豫的眼神,斗真懂了。

斗真,我…我很喜歡麻里,無論是你還是麻里,我都沒有辦法放手…所以不要逼我選擇好嗎?

 

如果你只能選一個呢?

 

我做不到。山下搖頭。

 

你和麻里會幸福的。斗真也不想再逼迫山下,他站起身,順手拿了桌上的帳單,山下卻擋在他的面前不讓他過。

 

你不能走,你不能離開我。山下慌了,他討厭斗真現在這樣毅然決然的表情,留下來,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像情人那樣,我什麼事都願意為你做,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不要走。

 

那我問你,情人節你要和誰一起過?麻里?還是我?

 

我…山下無法回答。

 

你說我想要什麼你都可以給我,可是我要的是,斗真說,一份唯一而且專一的愛。

 

 

世界上僅有的唯一的一份愛。

 

 

*

 

潤鎖上了門,最後一次仔細的檢查著,他將會有三年的時間不會回到這裡來。

 

一旁只放著一只不算大的行李箱,裡頭是他的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其他的東西他沒有多帶。

 

這次的調動算起來可以說是升遷,所以公司給他在韓國準備了一棟不錯房子,他前幾天去看過一次,很漂亮、空間也相當寬敞的地方,然而他卻想自己再另外找一所住處。

 

因為那裡對一個人來說太大了。

 

對他來說,一個人到異鄉工作並不是什麼太過淒涼的事,好幾年前他也曾經離鄉背景,自己一個人來到冷漠的東京打拚,不同的是,幾年前有一個總是用著無賴笑容來掩飾自己內心脆弱、讓人想好好保護他的傢伙。那個人是日本人,首爾沒有那個人。

 

拉著行李箱,搭著電梯走到大門,和警衛打了聲招呼,先前打電話叫的計程車已經在外面等候。

 

最後一次留戀的看著身後的他在東京的住處,有著太多他和那個人的回憶,潤輕輕的勾起了嘴角。

 

他讓司機把行李給放到後車廂,可是司機先生卻面有難色的看著他。

 

不好意思,你們的行李太多了放不下…

 

行李太多了?潤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司機先生,他明明就只有簡單的一只行李箱啊…那瞬間他忽然捕捉到對方話裡的毛病,他剛才說…他們?

 

潤~你很慢耶~我都在這裡等了你半天了~車窗搖了下來,那個總是笑的像個無賴的男人臉上掛著他熟悉的燦爛笑容,半撒嬌的怪罪著他。

 

潤無奈的看著斗真,再看了看被塞滿了行李家當的後車廂,他覺得公司安排給他的房子實在太棒了。

 

 

 

(Fin.)

 

 

 

 

後記。

 

結果結果居然結局是潤斗??!!

Oh My God

我個人對這樣的結局也感到相當驚訝,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何會被我寫成這樣,潤怎麼會跑出來攪局還搶走了生田美人呢?

其實我第一話開始寫時,只是想寫斗真很喜歡很喜歡智久,然而智久卻不知道,然後稍稍的虐一下斗真這樣,最後還是會讓他們有個happy ending,可是我果然還是下不了手啊~憑什麼要虐我們家斗真啊,所以我就嚴重卡文了。

這文大概是九月中就動筆了,但我硬生生的卡到10/4,在這其間有無數次想打開檔案來把他完成,可是每次一打了兩三句就又沒靈感了…

眼看斗真的生日一天天逼近,眼看賀文又要像過去一樣放水流了,所以我豁出去了,不管他了,就隨著我的心情來寫,劇情的走向我完全無法控制,本來潤那個角色只是我用來安慰一下斗真(原訂是小龜出演),卻莫名的從男二升級到男一了…可是這樣寫下去後莫名的很順,於是我一邊哀嚎著怎麼會是潤斗啊?一邊愉快的用著極短的時間寫完了。

所以被雷到了的人我很抱歉,覺得角色個性前後不一的我也很抱歉,因為…這是我的風格(喂

然後再然後(好長的後記),如果有人在期待病態2(應該沒有吧)的…那個可能還要再好一陣子,最近靈感大神都不來找我,所以我想先去看一下一些相關的文章…以上。

 

最後祝生田斗真氏,二十五歲生日快樂!!

 

09.10.05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