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會蹦出這東西來是因為寫殘愛寫到一半突然想到....
其實寫的滿快的 這篇 沒什麼卡文
而且劇情輕鬆的跟現在寫到的殘愛有點對比

如果有人要看的話
也許還會有第二篇也不一定?




#

手上抱著大包小包剛採買完的食物,藤原準備騎著店長的公務車回店裡。

摩托車恰好停在公車站牌的附近,這個時段是學生們放學的時間,長長的排隊人潮裡幾乎都是嘰喳個不停的學生。

把東西都給擺好,藤原準備跨上車前,紙袋突然傾倒,一顆蘋果就這樣滾了出去。

正好一個女孩走了過來,手上拿著拐杖,蘋果滾到了她的腳邊,女孩還來不及反應,右腳就踩了下去。

像是沒有料到會踩到東西,女孩嚇了一跳,腳立刻抬了起來,重心卻一個不穩的摔倒在地上。

藤原趕忙跑了過去,嘴上一邊道著歉,一邊將女孩子扶到旁邊的座椅。

「對不起....你沒事吧?」

女孩搖了搖頭,然而藤原卻看見右手掌上多了一個傷口,還微微的流了血。

「你受傷了,我帶你去擦藥吧。」

「真的嗎?我受傷了?哪裡?」女孩聽見自己受傷,有些驚訝的開了口,隨即胡亂的摸著腳。

藤原這時才發現,女孩看不見,她的眼神沒有焦距。

看看自己真是做了什麼壞事啊?忍不住責怪起自己,藤原輕輕的抓起了女孩的右手。

「你的右手,受傷了。」

「啊,真的,被你一講我才覺得右手痛痛的。」女孩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家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藤原問道,女孩卻立刻搖了頭。

「不行,不能回家。我好不容易才說服媽媽讓我自己一個人出來的,如果讓她知道我因為出來而受傷,她一定不會再讓我一個人出門了。」

這樣啊.....藤原有些苦惱著,雖然女孩手上的傷口並不大,但如果不妥善處理可能會有感染的可能...

「不然我打工的咖啡廳正好在這附近,到那裡我幫你包紮吧?」

這次女孩點了頭,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臉。

「不好意思,那就麻煩你了。」

「啊,你有帶手機在身上嗎?打個電話給你朋友,告訴他你現在要去我們店裡。」

女孩先是點頭,但隨即有些疑問的說道:「為什麼要跟我朋友說我要去你們店裡?」

「確保你的安全啊,如果我是壞人怎麼辦?我們店名叫"橘子"。」藤原解釋著。

「喔....」女孩呆呆的回答,然後從袋子裡拿出手機,突然又問道:「但就算這樣你也可能是壞人啊,我又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那間.."橘子"的員工。」

「嗯..也對,那你再跟你朋友說,我姓藤原,藤原薰。啊..不過這樣好像也不夠....」藤原覺得女孩說的有道理,又報上了自己的名字,但又仍然覺得這樣仍然無法證自己並不是壞人。

「哈哈...不用了啦,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啦,我感覺的出來。」女孩突然笑出了聲,因為她覺得藤原的反應很有趣。

「感覺的出來?」

「嗯,因為我眼睛看不見的關係,所以其他地方就比較靈敏,你的氣息散發著好人的味道~」女孩這麼說著。

「是嗎.....謝謝...」忽然被稱讚,藤原有些不好意思,但心裡卻覺得很開心。

「那我先打電話給我朋友。」女孩很快的播通了電話,然後用著聽起來像中文的語言說了幾句話。

「好了,走吧。」掛斷了電話,女孩自己站了起來,藤原立刻上前扶著她,兩個人慢慢的走到了摩托車的旁邊。

「我先扶著你坐上去,然後我再騎。」藤原將女孩的拐杖先靠著後照鏡,接著牽起女孩的手要讓她先坐上摩托車。

女孩卻遲疑了一下,就在藤原要開口詢問怎麼了時,她又沒事般的靠著藤原的幫助坐上了摩托車的椅墊。




奔馳在道路上,藤原騎著車,眼光卻不時的往後座的女孩瞄去。

女孩面無表情的望著遠方,雙手並沒有抱著他的腰,而是緊緊的抓著後頭的支撐。

看起來心事重重呢....藤原不知怎麼的腦中就飄過了這個想法。






*

回到店裡,藤原先是讓女孩坐在角落較安靜的位置,然後立刻衝去廚房將食材都給擺好,接著又到休息室去拿備用的醫藥箱。

一起工作的同事原田好奇的看著藤原忙進忙出,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沒事吧?哪裡受傷了嗎?」

「啊?喔,不是我受傷啦~」給了一個微笑,然後藤原帶著醫藥箱走到了女孩的座位旁。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不會。你們的店裡的咖啡好香。」打從一踏進店裡就聞到一股濃濃的咖啡香,這家店感覺真不錯。

「謝謝,咖啡是我們的招牌。」藤原從醫藥箱裡拿出了優碘、棉花棒和紗布,「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將棉花棒沾滿了藥水,藤原溫柔的擦在女孩的傷口上,微微的刺痛感讓女孩的手縮了一下。

「對不起...」

「幹麻道歉啊,是我自己太不耐痛了,你已經很溫柔了呢,像我媽媽一樣,呵呵...」女孩半開玩笑的說道,藤原也跟著笑了出來。

很快的幫女孩包好了傷口,藤原又問道:

「啊,你要不要吃點東西?還是要喝些什麼?」

「好啊,我肚子也餓了.....有熱可可嗎?」女孩問道。

「沒有耶,抱歉.....」藤原尷尬的說道,第一次覺得他們店裡很不專業。「卡布其諾怎麼樣?」

「這樣啊...好吧....」女孩看起來有些失望,但很快的笑容又回到了臉上。

「順便來份手工的小餅乾吧?我請客,就當作是補償沒有熱可可的。」看著女孩的笑臉,藤原覺得有些愧疚,於是決定要把店裡的另一項招牌拿出來招待女孩。

「那就先謝謝你囉~」


餐點都送上桌後,藤原自己也拿了杯黑咖啡坐在女孩身旁跟她聊著天。

女孩看起來不怎麼健談,但說出來的話卻都很可愛又有些無厘頭,讓藤原覺得跟女孩聊天是一件輕鬆又愉快的事情。

「剛才聽你打電話時,說的不是日文吧?」覺得兩人之間比較熟稔了,藤原才把剛才的疑問提了出來。

「啊,因為我朋友叫我跟他講話時要說中文,好讓他練習。」女孩咬了一口餅乾,接著用很認真的口吻問道:「我的日文講的還ok吧?」

「我還以為你是道地的日本人咧~」故意用著很誇張的腔調回答,藤原逗的女孩笑了出來。

「啊,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喔,我叫言綺瑞,從台灣來的。你可以叫我小瑞。」女孩忽然發覺自己跟人家聊了半天,但對方卻還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藤原薰,土生土長的東京人,你也可以叫我薰。」藤原又重新的自我介紹了一次,心裡也重覆著唸著言綺瑞這有點難記的名字。

兩人聊的正開心,言綺瑞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對藤原說了聲抱歉,言綺瑞接起了電話,然後又是一長串藤原聽不懂的中文。

掛斷了電話之後,言綺瑞表示她朋友要來接她,於是藤原又扶著她走到了店門口。

沒有等多久,一台高級轎車就停在他們前面,一個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親密的勾起了言綺瑞的手要帶著她上車。

言綺瑞忽然轉過頭問著藤原:「我....之後還可以再來喝咖啡嗎?」

藤原先是愣了一會,然後驚訝中帶著開心的回道:「當然可以。」

又趕忙補充了一句:「我會泡好熱可可等你的。」



然後他看見言綺瑞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Fin.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謝慧
  • 人家還是比較喜歡小薰,我期待第二集,殘愛一直給我很陰暗的FU = =
  • 話說殘愛本來就是走那路線的,不然幹麻叫做"殘愛"?
    還有請稱呼薰為單名薰就好 小薰這一直讓我想到某個團體裡的某個女人....

    トマト 於 2008/09/05 08:46 回覆

  • 全家
  • 好看耶~~~
    我要看下一集ˇ
    我也喜歡薰
    是說要是單叫一個薰我會聯想到ホスト==
  • 不要再講到ホスト了....那世界已經離你遠去
    而且這樣會破壞薰的形象...

    トマト 於 2008/09/09 16: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