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有人說過,時間會沖淡一切,我想那都是屁,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那心口的傷沒有補好,卻愈來愈大

韓微攤在沙發上,覺得整個人全身無力,靈魂就好像要離開他的身體一樣。

他已經整整二天沒吃飯了!!

不是他有意虐待自己,而是他的胃口早就已經被若欣煮出來的美食給養刁了,外面做的那些粗糙食物跟本就沒資格進入他的嘴巴。而且最重要的重點是,那個負責餵他胃的人居然跑去渡蜜月了!!

想起韓野出門前對他露出的那抹得意的笑容,還有若欣完全對他的抗議視若無賭,滿臉的笑容依偎在野身邊,他就氣得牙癢癢的!!

本來他以為,即使若欣結了婚,一切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必竟若欣沒有搬去和野一起住,所有的事情還是能跟之前一樣美好,所以他對於這件婚事總算比較釋懷,內心的的傷痛也沒有那麼明顯。

但是是他想得太過美好,若欣已經是野的妻子了!!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思及此,他胸口又是一陣酸痛。

門鎖的轉動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翻了個身,轉開電視機。

楚靖軒走了進來,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撇了沙發上的韓微一眼,然後直接走進廚房。

今天她的心情特別好,不但以比平時還要便宜的價錢買了到許多她愛吃的菜,而且賣魚的婆婆還多送了她兩條新鮮的鱸魚,這樣一來,她就可以熬一鍋非常美味的鱸魚湯。

一邊哼著歌,她一邊把食材冰進冰箱,然後拿了幾條紅蘿蔔,以及一袋雞肉,還有幾塊咖哩塊跟一瓶牛奶,今天的午餐是咖哩飯~

她動作俐落的把一切準備就緒,不到一會兒,香噴噴的咖哩味在廚房裡散開。

無聊的轉著電視的韓微,一聞到香味,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起來。

「原來你也會煮飯啊。」他走到廚房,用他一貫的苛薄講話方式對楚靖軒說道。

楚靖軒一邊舀著咖哩,一邊抬頭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話。

「看起來還不錯嘛~」見她不搭理他,他又說道。可惡~肚子真的好餓。

「不嫌棄的話,要不要賞個臉吃一碗?」她笑著問道,從碗櫃中拿出一個大碗。

「我才不要吃你煮的東西咧,我怕會變得跟你一樣醜。」他拒絕道,眼睛還是一直盯著那鍋咖哩。

「是嗎?那隨便你。」她又低下頭吃著,並不打算繼續遊說他。

他冷哼了一聲,轉身走回自己的房裡。

真是不坦率的傢伙!楚靖軒看他的背影,在心裡暗笑著。

 

韓微走進自己房裡,覺得全身無力,直接?躺在他那張灰色格子的大床。

好餓...真的好餓...如果再不吃東西,他覺得他可能就再也看不見明天美麗的太陽。

但是他現在真的是餓到不想動了,也沒有體力站起來。

心中有點小悔恨剛剛沒有吃那個醜女一碗咖哩飯。

就算再難吃也至少可以填飽他的肚子吧?

意識愈來愈不清楚,他就這樣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度醒來時,他撇見一個人坐在他床邊。

「你終於醒啦?我還以為你死了咧。」那個人開口說道,站了起來,從桌子不知道端了什麼過來。

好香的味道...是咖哩飯的味道...

他看著楚靖軒添了一碗很大的白飯,然後淋上了很多的咖哩,然後他連想都沒想就接了過來,大口的吃了起來。

一頓飽足後,他滿足的把碗放在床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食物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東西~他再次在心裡讚嘆著。

楚靖軒收拾好碗筷,準備走出去,韓微突然叫住他。

「你怎麼...會...」怎麼會知道他餓昏了?他好奇的想知道,但卻問不太出口。

「沒什麼,只不過我想在倉庫放點東西,正好要來跟你借鑰匙。」楚靖軒解釋道。

剛剛敲了半天的門,一點回應都沒有,幸好他門沒有上鎖,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

「喔...那個...」他吞吞吐吐的,想要道謝,卻又覺得彆扭,含糊不清的說道:「謝....謝...」

看他這個和平常對她惡言惡語差了十萬八千里的態度,她著實覺得想笑,努力忍住了笑意,她向他點了個頭,一邊笑,一邊走出他房間。

     


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韓微滿臉苦惱的坐在陽台的涼椅前,苦思著某個困擾他二天的問題。
 
他好像這幾天都沒對那個醜女說任何惡毒的話。

不只如此,這兩天,他的胃袋都是靠那個醜女餵飽的。

雖然這不見得是件壞事,但是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那種感覺,就好像...

唉...他說不出來。

雙手胡亂的抓了抓他那頭本來就很凌亂的短髮,他順手拿起了一旁鮮榨的柳橙汁。

對了...這杯柳橙汁也是那個醜女昨天弄好冰在冰箱的。

耳朵敏銳的聽見了門把轉動的聲音,他像隻狗似的,立刻走到餐廳坐好。

楚靖軒進門來,毫無意外的看見韓微坐在餐桌前。

她沒說什麼,直接拿著大包小包的走進廚房,準備張羅一個大胃袋的晚餐和她自己的。

一邊做,她一邊想著。

說真的,這幾天忽然沒聽見那傢伙罵她醜女之類的狠話,她還真有點不太習慣。

她該不會有被虐症吧?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