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曾經聽某個人說過,一扇門在你眼前關上,但上帝一定會為你再開一扇窗,那麼,就連我
 這從來不信教的人,也有再看到蔚藍天空的一日嗎?

 女孩坐在沙發上,一邊享用著從街尾買來的泡芙,一邊興味的盯著那個站在一旁一直打電話的傢伙。

就在二十分鐘前,那傢伙接過了契約書後,臉色馬上變成一片青,連她都不管了,衝回屋子裡就是開始打電話,於是她很自然的拖了行李進屋,順便去買了幾個泡芙,悠閒的看起電視。

「你播的電話沒有回應,將在嘟聲之後轉接到語音信箱...」聽到第十三次同樣的回答,韓微滿臉不爽的放下了手機,準備將氣發在那個正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的不速之客。
 
「就算你有契約書,也不代表你就可以住在這!這房子可是我的,我說了算!」

「你騙我不懂事啊?這房子才不是你的咧,是你媽買的,不是嗎?而且還是登記在那個叫韓菁的人的名下,對吧?」想用這招來趕她走?女孩哼了一聲,緩緩說道。還好那時有仔細聽阿守說話,不然她就真的會乖乖的出去了!

韓微一時被她堵的啞口無言,呆了一會才又道:「那又如何?總之我說這房子是我的就是我的,我不想給你住所以你給我滾出去!!」

面對他這麼惡劣的態度,女孩忍不住說道:「你這個人講話真的很不客氣耶,我是個女生耶,你對女生都這麼粗魯嗎?」

「沒錯,尤其是你這種醜女,讓我看了更是火大!」他不假思索的答著,卻忽然想起這段話似乎在以前,也曾經對某個女的說過...

「是嗎?原來你不想跟我住就是因為我是個醜女嗎?」

「哼,怎麼,難道你想去整個型變漂亮一點嗎?我看就算再強的醫生也束手無策吧!」惡毒的話語再度從那漂亮的雙唇中吐出來,饒是神經再大條的人,也早就感受到那種屈辱了。

被這麼帥的男生罵成這樣,女孩真的感到有些難堪,不過她還是努力擠出一抹笑容,反擊道:「你放心
,我才不會為了你去整型,你不想看到我這個醜女是吧?那我就愈是要住在這裡!」

「什麼?!」韓微瞪著她,沒想到這女的臉皮居然厚到這種程度!

「反正我有契約書,所以我理所當然的可以住在這,我本來是想說住別的地方其實也沒什麼關係,不過你既然那麼討厭我,我當然要讓你每天看到我,你不高興,那你可以搬走啊!」女孩繼續補充道。

韓微的臉色簡直是難看到極點,他從來沒遇過這麼不要臉的女生!!

「喔,對了,雖然我不認為你會想知道,不過既然我們以後要住在同個屋簷下,我還是告訴你好了,我叫楚靖軒,就醬。」她皮笑肉不笑的說著,一邊將行李慢慢拖到房間裡,還不忘對韓微擺了個勝利的姿勢。

留下來的韓微氣到完全說不出話來,他在心中暗暗發誓,如果不把那個女人趕走,他誓不罷休!

 
=================================================

 接下來的幾天,兩人真正見面的機會其實不多。

韓微白天要上課,下了課後就直接回家裡吃飯,一直待到十點多才回來,雖然他口口聲聲說要忘了若欣,但是肚子還是比他早一步投降了。

走在回程的路上,他提著大包小包若欣的愛心,心情愉悅的哼著不成調的歌。

今天他的心情特別好,尤其是晚上韓野那傢伙又正好沒回來吃飯,就好像時光重新回到若欣還沒結婚,甚至好像還沒跟韓野告白的那時候,單純的,是他一個人的「姐姐」的時候。

打開了門,屋內一片黑暗,他開了燈,暗咐著那女孩的蹤影。

難道那女孩忽然知難而退,自己離開了嗎?

不過,沙發上一個蠕動的物體很快的打破了他的希望。

楚靖軒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眼角餘光撇到一個高大的男人白著眼看著她。

「你回來了喔?」她邊說道,一邊將戴在臉上的眼鏡摘了下來,揉了揉雙眼。

「我還以為你已經閃人了。」韓微將東西放在桌子上,毫不掩飾他的失望。

「抱歉讓你失望了,我是不會這麼容易妥協的。」她很快的收拾好桌上被她弄散的一堆報告,準備要上樓。

「我告訴你,我一定會讓你自己來求我讓你離開!」他警告著。

「是嗎?那我會拭目以待的。」她笑了笑,懶得理他,寫了整晚的報告讓她累到快虛脫。

不是對他的威脅感到不在意,她從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來,他絕對是那種說到做到的人,只不過從小到大她所遭遇過的境遇可不是他能想像的到的,所以她也不認為他能做出什麼讓她無法承受的事。

睡意一波波來襲,她還是趕快回到溫暖的被窩去睡大頭覺吧!

================================================== 




早上五點半,楚靖軒被震耳欲聾的敲鑼打鼓聲給驚醒。

她翻了個身,將被子拉高了些,不急著去找出噪音的來源,因為她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個傢伙,只是沒想到他的手法居然幼稚的如此可笑。

帶上了耳塞,她帶著笑容繼續回到夢鄉。

韓微站在門外,敲了半天,卻始終見不到那個女人出來罵人。

平常總要睡到十點以後才會醒的他,今天為了趕走那個女人特別早在凌晨五點鐘就醒了,此刻他只感覺到周公不斷的在向他招手。

又打了個哈欠,他不禁火大了起來,怎麼那個女人真的睡的像隻豬嗎?他敲東西敲到手都酸了,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眼皮愈來愈沉重,他靠在牆壁上,身子慢慢的滑了下去....

 
=================================================

一個睡美男硬是著檔住了去路。

早上八點,楚靖軒一打開門就是這副情景。

她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在地板上睡死的韓微,從房裡拿了件被褥,替他蓋上。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她發現他長得真的不是普通的帥。

臉上那種平和安祥的俊美表情足以勾起所有女人的母性。

而且這傢伙的眼睫毛會不會太長太濃了些?!

韓微忽然動了動,嚇得她立刻站起來,發現他並沒有甦醒的跡象,才鬆了一口氣。

帥又怎麼樣呢?就帥再帥那也跟她毫無關係,因為現在她需要的不是一個男人,而是讓她能夠活下的金錢。

更何況像她這種貨色是像他這種帥哥絕對看不上眼的,嘴角自嘲似的勾了勾,她跨過韓微,轉身下樓。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