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是許久以前,看了某部台灣偶像劇後,由於其中一個角色得不到幸福,而決定為其寫的小説。但......從n年前寫到現在,似乎沒有完成的跡象.........(遠目)

#第一話#

            我知道我無法忘記她,我也不想忘記她,所以,我寧願讓心裡的那個洞空著,即使
 
   它一年四季吹過的都是冷風


夏盡秋至,微風帶著些許涼意,幾片紅葉從日漸凋零的樹上落下,孤寂的感染了路過的行人。

韓微漫無目地的走在街上,俊美的臉吸引了許多人的注目,但那股冷峻的神情卻令人沒敢上前去和他搭訕。身上還穿著參加喜宴的西裝,但是他卻沒有心情也不願意去接受那個事實。

因為手機響了無數次,所以他乾脆將手機關機,想到這兒,他不禁輕笑,原來,他也是一個膽小鬼。

     
「先生,你要不要買一個希望啊?」一個年紀看來頗輕的女孩突然走向他,聲音輕快的像銀鈴般。

「我沒興趣。」冷冷的拒絕掉,他有些煩心的將她推開。

「可是你看來很需要一個喔!」女孩不心死,繼續向他說道。

「我說我沒興趣。」心情已經很不好了,還遇到這麻煩。

「如果沒用不用錢。」

「你再煩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他瞪著她,怎麼這女孩不知道知難而退嗎?

「好吧,那我給你一張名片,有需要的話,可以試試看喔!」女孩終於笑了笑,也不管他的反應,硬是將一張名片塞到他手裡。

他剛想丟還給那女孩,但是她的腳程卻意外的快,一溜煙的就不見了人影。

冷哼了一聲,他連看都沒看,就把名片隨手丟到一旁的垃圾桶裡。

買希望?他有什麼希望可以買?難道心中那個奢求也可以實現嗎?

冷俊的臉再度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


     
    
剛踏進家門,韓微就看見他那坐在沙發上的家人正瞪著他。

「韓微,你去哪兒了?」韓野馬上朝他走過來,身上的新郎服還沒換下來。

「沒去哪啊,就晃晃而以。」他一臉不在乎的說道,反手掙開了被韓野抓住的手,筆直的走向沙發。

「晃晃?你難道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對他的態度感到一陣火大,韓野馬上又拉住了他。

「你禮服都穿在身上了,難道我眼睛會瞎了沒看到?」不客氣的甩掉韓野的手,他不耐煩的回道。

一直沒開口的于若欣忽然站了起來,「你...怎麼沒來參加喜宴?」

「我....」望著她,韓微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好了好了,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不要兄弟倆一直爭吵不休,我看若欣,你先和野上樓好了。」一旁看不下去的韓菁急忙出來圓場,韓野有些不甘心的又看了韓微一眼,才被于若欣拖上樓。

看著兩人上樓後,韓菁看向自己的弟弟,歎了口氣:「唉...現在已經不是你不接受的情況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參加喜宴。」翹著腿坐在沙發上,韓微解釋著,心中的那份愛不是說忘就能忘的,他害怕自己若參加了喜宴,那會場上可能會發生搶奪新娘的事。

韓菁沒有接話,她明白此刻說什麼都是無濟於事,也許只有時間才能沖淡一切。

「我要搬出去。」韓微突然開口,將心中盤算了許久的打算說了出來。

「你跟若欣還有野說了嗎?」韓菁問道,語氣中沒有驚訝,早在幾天前大家都忙著婚事時,她就注意到韓微非常留意著租屋資訊了。

他搖搖頭。無論韓野的反應是什麼他都不在乎,只是卻一直遲遲對于若欣開不了口。

「要我幫你說嗎?」看出他的難處,韓菁很貼心的問道。

「我自己說吧。」韓微說著,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選擇搬出去,那已經是一種逃避了,他不希望連這種事他都做不到。

    

照著名片上的住址,韓微來到一棟獨院的別墅,雖然他想要自己租一間普通的房子,不過他那錢多得花不完的母親卻硬是幫他在這買下了一棟價格不菲的房子。看著全部三層樓高的房子,他忽然想發笑。

他一個人需要住這麼大的房子嗎?

這樣只會顯得自己更是孤獨寂寞而以吧?!

拿出老媽今天早上給他的鑰匙,他打開了門,走進屋內,將行李放在的地板上。

陽光從整片透明的落地窗溜了進來,亮得他覺得有些刺眼,環顧了四周空無一物,他想也許該抽空去買些傢俱。

如果若欣在這,她會怎麼佈置呢?

思緒不知不覺又飄到了伊人的身上,原本冷酷的雙眸忽然有了些溫柔的生氣。

「鈴鈴鈴...」突來的鈴聲打斷了他的懷念,邊疑惑著他邊走去開門。

「是..是你?」打開了門,他驚訝的看著站在門外的女孩,這女孩...不就是上次向他兜售願望的那個女的嗎?

「你認識我?」女孩的表情看起來很疑惑,她可不記得自己曾經認識過這樣一個帥哥。

「你還裝傻,你上次不是還說要賣我什麼希望嗎?」他憶起上回那個可笑的兜售,不禁語帶嘲諷的提醒她。

「希望...喔...我想起來了,你上次也正好在那喔...抱歉,我沒什麼印象了。」女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答道。

「算了,你記不記得都無所謂,重點是你在這做什麼?」韓微對她蠻不在乎的態度感到有些惱怒,他冷冷的問道。

「喔,對厚,我要搬來這啊!」她指了指一旁大包小包的行李。

「什麼?!」他驚訝的大叫,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幹麻那麼驚訝啊?我還沒問你怎麼會在這咧!!」女孩反問著,上下打量著韓微。

「真是好笑,這裡是我家,我不在這要在哪?」他將手插在腰際,利用身高的優勢,低頭看著大概只有一六零的女孩。

「這是你家?」女孩一聽到他的回答,像是受了驚訝似的。

「沒錯,所以你絕對不可能搬來這的,也就是說你搞錯了。」他滿意的點點頭,準備要把門關上。

女孩愣了一會,立刻阻止了他的動作,「等等,等等,你先等一下。」

開什麼玩笑?!她現在根本沒任何地方去!原來租的房子又已經退掉了,身上也沒剩多少錢,所以不管怎麼的,她必須先待在這,況且...

她抬起頭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再看向他那頭長捲髮,住址應該是這裡沒錯,只不過小守把眼前這傢伙誤認成女孩子了!!

「你又要幹麻?」韓微不奈煩的問道。話都已經說明白了,這女孩怎麼還賴著不走?

「雖然你住在這,不過我也是要住在這。」女孩堅定的說道,現在只有這個辦法了。

「你說什麼?」他一聽,差點連眼珠子都掉下來,怎麼,現在是遇到土匪了嗎?

「我知道你不相信,不過,我是有證據的,」女孩一邊說,一邊從包包中拿出一張看似契約書的東西。

「你看,我可是有合約的,房東跟我簽好的,而且我已經付了三萬元的訂金了。」

韓微半信半疑的接了過來,一看,他恨不得立刻回去將某人給掐死。

簽名欄的空格裡,確確實實的簽上了韓菁兩個大字。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