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彈,也是目前寫到的地方。

然後暫時還沒想到新主題。

。BL 慎入。



★咖啡

喝了一口咖啡,鄭雲昊專注的盯著電腦螢幕上的資料。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將所有工作給處理完畢,伸了個懶腰,牆上的鐘已經走到了三點半。

桌子除了擺滿整桌的文件以外,還有好幾罐市售的罐裝咖啡的空瓶。

天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咖啡。

就算清楚喝多了對身體不好,但為了提神,尤其是他這種常常需要熬夜的工作,就算他不想也沒辦法。

況且,也許他是上癮了也不一定。

即使市售的咖啡是如此的劣質,但那種帶點酸澀的苦味,卻悄悄的侵蝕了他的味蕾。

就好像某人.....

站了起身,準備去洗個澡,打算稍微睡一下,以應付今天一早的會議。

才剛拿了換洗衣物走到浴室門口,手機就響了起來。

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奈煩的臉在看到來電顯示後忽然輕輕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喂?」溫柔而開朗的聲音,完全聽不出來他已經連續將近二十個小時沒闔眼。

「呃....雲昊....我吵醒你了嗎?」電話那頭傳來姜威廷有點吞吞吐吐的聲音。

「沒,我剛才完成工作,還沒睡。」

本來是想讓對方知道並沒有因為他的來電而困擾所以這麼解釋著的鄭雲昊,卻意外得到了反效果。

「你還沒睡?你又熬夜啦?是不是又再喝咖啡那種沒營養的飲料啦?」一改剛才的畏縮,姜威廷的聲音整個提高了八度。

嘴角忍不住上揚著,因為被他責罵,因為他的關心,鄭雲昊雖然覺得自己很像神經病,但仍覺得很開心。

人類還真是個不可理喻的生物。

「我在罵你你還笑?!你有沒有再聽啊?跟你說幾次了,盡量少熬夜,尤其不要喝咖啡!說不聽耶你!」姜威廷繼續碎碎念著。

「我知道了,你不是找我有事嗎?」努力收起笑意,鄭雲昊將話題導回了一開始。

「喔..對厚,我忘了...那個...你今天有空嗎?」想起自己主要的目的,姜威廷總算是停止了一連串的機關槍攻擊。

「嗯,這次的case已經完成了。」

「那.那我今天晚上去你家找你啊!」

「嗯。」

掛斷了電話,鄭雲昊帶著幸福的微笑,慢慢走向浴室。

 


將最後一道菜給端上桌,鄭雲昊滿意的看著整桌的傑作。

今天他特別提早下了班,還到附近的超級市場去買了些食材。

所有的事情打理完畢,他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報紙。

沒有過多久,令人愉悅的電鈴終於響了起來。

開了門,姜威廷的臉出現在他眼前。

「進來吧。」

換了拖鞋,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些慌亂的姜威廷跟著鄭雲昊走進了屋子。

話都還沒有出口,他就被帶到餐桌前,手上被塞了雙筷子,眼前還擺了個碗。

「我正要吃飯,一起吧。」鄭雲昊對他這麼說道。

他也只能呆呆的應了聲好,然後吃起眼前的好料。

只是一邊吃他一邊奇怪,為什麼雲昊今天準備的菜都正好是他愛吃的呢?

一頓飽餐之後,兩人優閒的坐在沙發上,空氣裡還飄著濃濃的紅茶香。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鄭雲昊開口問道。

「喔...其實.....」終於來到了正題,姜威廷緊張的吞了口口水,「那個....我.....」

他抬起了頭,看著鄭雲昊認真聽著他說話的臉孔,突然覺得更難啓齒。

「你家可以借我住一陣子嗎?」一鼓作氣,終於說了出口。

鄭雲昊很明顯的愣了一會兒,就在姜威廷以為他會拒絕時,他卻點點頭說道:「好啊,反正我家還有一間客房。」

沒有問來他家借住的原因,鄭雲昊只是把客房給整理乾淨後,就淡淡的說了句你累了就先去睡吧。

然後就埋頭在自己的工作裡了。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姜威廷卻怎麼樣也沒辦法睡著。

從門縫下透進來的光顯示著鄭雲昊現在還在工作中,而牆上的鐘卻已經指向淩晨三點了。

每天雲昊都是工作到這時候嗎?睡不著,姜威廷索幸開始想東想西。

然後他突然生氣了起來。

為了熬夜到這麼晚,想必雲昊一定又喝了一堆咖啡吧。

 

打開門,果不其然的,那個正在餐桌上忙碌著的男人的桌上,已經丟放了好幾個咖啡的空瓶子了。

嘆了一口氣,姜威廷默默的走到廚房,拿出去年他送給鄭雲昊卻一直沒被使用的煮咖啡機。


濃濃的咖啡香頓時充滿了整個空間,鄭雲昊疑惑的抬起頭看著眼前正端著一杯咖啡的姜威廷。

「給你的。」

鄭雲昊有點驚訝的看著他,他不是一向最反對自己喝咖啡的嗎?

「既然戒不掉,比起外面賣的那種不知道加了多少好料的市售咖啡,自己煮的總營養多了吧?」

姜威廷沒什麼好氣的說道。

鄭雲昊沒說什麼,但是臉上卻多了怎樣也掩蓋不了的笑容。

「早點睡吧,晚安。」突然之間就覺得一陣睡意襲了上來,姜威廷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看著姜威廷的背影,鄭雲昊的笑意顯的更濃了。

那笑容裡,還帶著淡淡的幸福咖啡香。


Fin.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