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

當時只是想偶爾寫寫短篇的男男文罷了。

但是攻受的問題一直沒決定,但,就在今天洗澡?或者是睡午覺時我決定好了。

就讓他當小受吧,溫柔體貼女王受。

By 2007/1/6

這大概是個系列文吧。所以是真正的BL文了?!
尺度也不知道會哪個地步,不過目前都還是純純的就是了。

名字暫時想不到,但決定走甜文取向,所以就暫用這個名字吧。

。BL 慎入。


★失戀


姜威廷失戀了。

那一天,他沮喪的窩在家裡沒有出門上班。

沙發旁有好幾罐喝完的啤酒瓶,而他的人難看的攤在沙發上睡著,仔細一瞧,還可以發現臉上有乾掉的淚痕。

雖然他一直告訴自己沒什麼,不過就是女人嘛~憑他的臉蛋,還有好幾打可以讓他選擇。

但是心就是不由得的失落著感傷著,該怎麼說好呢,有種錯愕和失敗感。

再怎麼說他們也交往了那麼久,一年,所有交往紀錄裡最長的一個。

交往時是那個女孩提出的,分手也是她提出的。

總覺得主動權都不是在他的身上,讓他一個大男人的面子好像有點掛不住。

言而總之總而言之,無論如何,他總算也嚐到了失戀的痛楚。

鄭雲昊無奈的看著滿地的空酒瓶和醉到不省人事的姜威廷。

先把人高馬大的姜威廷吃力的給搬進他的房間裡那張大床後,他苦命的走回客廳收拾著垃圾。

花了好一段時間終於把客廳弄回一塵不染的模樣後,鄭雲昊又走到廚房忙著。

如果不先準備好些醒酒茶的話,姜威廷明天是絕對無法去上班的。

想到姜威廷醒來後可能會感到肚子餓,鄭雲昊又開了冰箱找些食材煮了些粥。

等到一切都弄好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鄭雲昊有點疲累的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走進了姜威廷房裡,就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姜威廷緊閉的眼突然輕輕的動了動,然後慢慢的睜了開來。

「....你...怎麼來了?」他神色還有點茫然的看見意外的人出現他眼前。

鄭雲昊搖搖頭,只是露出了抹笑容。

「餓了嗎?我有煮了點粥,要吃嗎?」

才剛被這麼問,姜威廷就感覺到從肚子傳來咕咕叫的聲音,有點腼腆的點了點頭。

鄭雲昊立即站了起來,走到廚房舀了些粥,又走回房裡。

「嘴巴張開,啊~」舀起了一口粥,鄭雲昊還體貼的替他吹了吹,然後要送進姜威廷嘴裡。

姜威廷很乖的把嘴巴張開,忽然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他一個堂堂大男人讓另一個大男人餵粥?!好像有點怪。

「雲昊,我自己來好了。」伸手要將碗給拿過來,但是才稍微一動,頭就痛的要死。

鄭雲昊又笑了笑,把粥放回桌上,拿起一旁準備好的醒酒茶,慢慢的餵著姜威廷喝。

「好苦........」醒酒茶才一入喉,那苦味就讓姜威廷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一度想推開。

但他一對上鄭雲昊那張淡淡笑的著臉,知道這是他專門為他泡的,還是忍著苦吞了下去。

一杯醒酒茶喝完,人也覺得清醒多了,姜威廷突然對自己因為失戀而喝到掛點的行為感到有點尷尬。

「吃吧。」這次鄭雲昊直接將粥遞給了他,他也默默的接過來一口一口吃著。

一碗簡單的粥,僅僅只是白米和蛋煮成的熱粥,他卻覺得好吃到他想哭。

眼淚忍不住就要掉了下來,為了男人的面子,他努力忍著,開口說話想轉移注意力。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鄭雲昊將他的舉動看的一清二楚,但他並沒有點破,只是輕輕的開口道:「要。」

「那你...怎麼沒去上班?」

「本來要去的,順道先來你家還片子.....」然後就看到你醉死在沙發上。

姜威廷聽完,立刻看了看時間,十點五十分了....

「對.....你...你去上班吧,我自己一個人可以啦!」想說聲對不起,但不知怎麼的,那三個字就硬在喉嚨裡,

他只好叫他趕快去上班。

「我已經請完假了,反正我今年還有八十天的假可以請。」鄭雲昊解釋著。

「喔...」沉默突然降臨在兩人之間,姜威廷繼續吃著粥,一邊想著要說些什麼。

空氣就像是凝結了一般,安靜的令人不自在。

突然,鄭雲昊開始解著他襯衫的扣子。

姜威廷愣愣的看著他的動作,半响,才結結巴巴的問道:「雲..雲昊...你在..你在幹麻........」

鄭雲昊先是一臉不解的看著他,然後突然笑道:「我照顧了你一晚,你的床總可以借我睡一下吧?」

看著鄭雲昊的笑臉,姜威廷突然覺得臉有點熱熱的,臉紅......?

媽的,他是喝酒喝到頭壞掉啦?!

「喔...好..好啊....那你..那你睡吧....」他繼續結巴的說道,趕緊低頭吃著他的粥,不敢再看鄭雲昊一眼。

一邊吃,他一邊用眼角餘光瞄著正脫著上衣的鄭雲昊。

出乎他意料之外,長的白白俊俊的鄭雲昊,衣服下的身材卻也是相當的健壯。

不是像那些健美先生肌肉滿點,而是有著優美的線條又不會讓人覺得噁心,反而令人相當心動....

心動?!

他真的瘋了!!!!!他對著一個男人的身體想什麼心動啊?!!!

不敢再瞄,他拚命的吃著粥。

鄭雲昊脫下了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內衣和四角褲。

他走到姜威廷還有一大半床位的右邊床位,舒服的躺了下來。

姜威廷偷偷的又瞄了過去,吞了口口水。

鄭雲昊已經跟他說了聲晚安閉上了眼睛,白俊的睡臉看起來格外的"可愛"?!

把吃完的碗放回桌上,姜威廷搓了搓臉,還打了自己的腦袋。

怎麼他今天想法都這麼古怪?!

又不是沒跟雲昊一起睡過,從大學他們認識開始,那時候沒錢,就只能一起租一間不到十坪的房子。

寒冷的冬天裡,破爛的房子裡跟本擋不住什麼風,兩個人就只能擠在一起取暖。

那時候雲昊就像現在這樣,只穿著少少的,但是他倆卻從來一點都沒不自在。

後來,他們都畢了業,各自以優秀的成績進入了不同的公司,有了錢,像這樣睡在一起的機會也就少了。

雖然這幾年來,他們仍然常常出來聚一聚,但是卻有多久沒有這樣好好的看著他的臉了?

伸出了手,姜威廷輕輕的碰著鄭雲昊的臉,突然,他發覺了自己不對勁的動作,嚇的趕快收回手。

還好,雲昊可能是太累了,已經睡沉了。

避免自己再做出更奇怪的舉動,他翻了個身,背向鄭雲昊,拉起了被子逼迫自己睡著。

昏昏沉沉之中,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雲昊跟他借的片子..不是前天就還了嗎?........


Fin.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