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地下居住。

 

夜晚。

天空掛著一輪明月。因為正好是滿月,所以月亮看起來飽滿光滑又晶螢剔透,是任何女人都羨慕的好膚質。

襯托著白玉盤,黑色的天空很乾淨,沒有一絲雜質,透著一種清心涼的乾淨。

大地一片寂靜,沒有任何多餘的燥音,只除了那聽起來像是引擎聲轟轟的由遠而近駛了過來。

那的確是一部車,但卻跟一般車的不太一樣。

就那輪子來說,它一樣有四個輪子,只是前輪硬是比別人大了好幾倍,大概像台卡車的的輪子那麼大;而

後輪卻又小的可憐,像台腳踏車的輪子那麼小。

僅管它是那麼的不平衡,僅管它因此看起來很像隨時會倒的樣子,但是它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平穩的走過每一條路。

車身跟一般的車子倒是沒什麼差異了,銀色的車身,設計成跟跑車一樣的流線型,單看覺得很帥氣,但跟那古怪的輪子

合在一起就顯的很滑稽了。

從車窗可以看到車子裡頭坐了兩個人,而且是年紀頗輕的少年。

車子外頭看起來不怎麼樣,車內倒是挺舒適,坐椅是上等的沙發,以人體工學來做考量,讓人一坐下去就舒服的

想打哈欠。而且設備很齊全,零食,飲料,打發時間的撲克牌,雜誌,電玩什麼的,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樣樣

也不缺。

那兩個少年就坐在極為舒服的沙發上,也不需要操控方向盤,因為這台車子已經被設計成為可以自動駕駛的功能,

兩個少年更樂的像個廢人一樣一邊啃著零嘴,一邊坐著車子前進。

「到底還有多久才會到啊?」其中一名少年開口問道。他的名字叫席維,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但用橡皮筋之類的

東西隨意的紮在腦後,他有張很俊俏的臉,但是如果不笑的話則會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他的腰間掛了一把銀色

的槍。除此之外,腰間還繫著一把劍。

「快到了啦!照地圖來看應該是沒錯。」另一名少年回答道。他的名字叫詠海,跟席維的黑髮形成強烈的對比,一

頭紅色搶眼的短髮是他的正字商標。而紅髮下卻是一張很清秀的臉。他身上沒有帶任何的武器,但只要認識他的人

都知道,除非他願意,否則誰也近不了他的身。

「你十分鐘前已經說過同樣的話了。」席維冷冷的接口。

「誰知道這麼難找啊!!地圖明明就畫這樣的啊!」被席維這麼一說,原本就已經耐不住性子的詠海更是怒火中燒,開

始要發脾氣。

不過席維可不吃他這套,繼續說道:「那你不會下車去看一下啊,在車子裡是能找個屁啊!」

詠海本來想想有道而要準備下車,但隨即他又覺得不對。

「為什麼要我下去啊?這樣不公平啦!」

「要公平是不是?那猜拳啊,輸的人下去。」席維又提議道。

詠海這次很爽快的答應,但直到連輸三次後,他才猛然想起來,這算什麼公平?!猜拳根本就是席維的強項!!!

 

即使心不甘情不願,詠海也只能一邊碎碎念一邊走下了車。

一下車,他才忽然發現,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過安靜。

除了他們那台車的引擊聲以外,幾乎聽不見任何活著的生物的聲音。

這什麼鬼地方啊?

他一邊咕噥著,一邊留神四處察看。

他很仔細的注意周邊的情況,但是卻沒發現他腳邊一個小凹洞和一片看起來比旁邊軟了許多的土地。

然後,他踏出了一步.....

只聽見"啊"的一聲尖叫。

在車上一邊啃著零嘴,一邊看著小電視,席維一直到了半個鐘頭後才發現詠海還沒回來的事實。

這傢伙不會笨到連這樣都會迷路吧?看了看車窗外頭一望無際的平野,席維在心裡暗咐著。

考慮了一會,還是決定下車看看。

席維一邊尋找著詠海的身影,一邊四處望著這古怪的地方。

然後,他走到了詠海剛剛走到的地方。

他一樣沒有發現腳邊的一個小洞和一片看起來比旁邊軟了許多的土地。

然後,他也踏出了一步.....

席維感覺自己先是陷入了泥土之中,泥土特有的濕味讓他渾身不舒服,但是沒有過多久,

他覺得自己像是在水上樂園裡頭的一種專門設施-滑水道裡頭向下滑行,屁股和身體摩擦著類似

塑膠之類的東西,感覺熱熱的,有一種快要燒起來的錯覺。滑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席維也不知道

過了多久,因為周邊暗的讓他看不見右手上載的那隻錶上的時針究竟是指向哪裡。

就在席維覺得這樣的滑行會永無止盡的持續時,從屁股傳來重重落在硬物上的感覺卻是讓他痛的回過神來。

「你也下來啦?」一個黑影籠罩在席維的身上,他一抬頭,詠海熟悉的臉就在他上方。

被詠海給扶了起來,席維看了看四周的環境。

這才像一個有人居住的都市。

大街上有著來來往往的人,旁邊則有販賣著各式各樣商品的商店。

而且每個商店前都點著一盞燈,所有的燈照亮了四周,有點像夜市的感覺。

席維抬起頭,想尋找剛才他滑下來的地方,但是無論從哪裡看,上頭都像天空一樣黑漆漆。

如果不是剛剛才從上面滑下來,光看眼前的場景,是怎麼也想不到這裡居然是地底下的。

「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詠海掻了掻頭,疑惑的問道。顯然他並沒有因為比席維早下來了半個小時而多知道些什麼。

「你還問我咧,這裡不是你說要來的嗎?」有點沒好氣的說道,席維在心裡想著:要不是你說什麼要來還東西,我們早就

直接往目標前進了。

詠海露出了無奈加無辜的表情,有點裝可憐的說道:「說真的,我也是被師父給拜託的啊。」

本來還想繼續抱怨的席維,不知道怎麼的,看到詠海這種表情,就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兩個人正在發愣時,忽然有一個人朝他們走了過來。

「喂,你們,不是這裡的居民吧?」那個人兇惡的說道。他身上穿著一件軍綠色的襯衫,胸前口袋的地方,還別著一個類似

是名牌的胸章。上頭寫著:守備員。

「我們是從那上頭掉下來的。」詠海彷彿沒看到他刻意擺出來的兇狠表情,用手指了指剛剛他和席維跌下來的地方。

沒想到那個人的臉色突然變了,他激動的拉著詠海問道:「你說你們,是從上面掉下來的,是真的嗎?」

詠海點點頭:「是啊。」

那個人得到答案後,更激動的跳了起來,還大聲的喊叫和招手:「快,快,快集合!!有人從上面來了!!」

所有原本在行走,在買東西,在排東西等等的人,一聽到這個呼叫,都立刻的朝他們跑過來。

不到一下子,就把詠海和席維給團團圍住了。

對於這個情景有些不知所措,席維的手放到了掛在腰間的銀色的槍上,詠海也悄悄的做出戰備姿勢。

那個人將所有人都召集過來後,比了一個手勢,大家立刻安靜了下來。

清了清喉嚨,那個人開口道:「剛才那麼兇的對待你們,真是不好意思。」

席維和詠海互相對看了一眼,沒有說什麼。

「那個....兩位說你們是從上面掉下來的,可否跟我們說一下詳細情形呢?啊,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這裡的守備員。」

他繼續說道。

皺了皺眉頭,詠海剛想開口,就被一個女人給打斷:「守備員,讓客人站著不太好,不如我們請他們到店裡去坐坐在一邊說吧。」

她一這麼提議,其他人立刻點頭附和,於是由守備員帶頭,席維和詠海幾乎是被半推的走近了一旁看起來像是咖啡店的地方。

 

「那麼,就請你們說一下詳細的情形吧。」才一坐下,守備員就熱切的望著詠海。

轉頭看了看其他人,也同樣是那種期待的眼神。

又看了看一旁的席維,只見他一副不關我的事的樣子,詠海知道靠這個傢伙是沒希望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一瞬間覺得自己很像是在萬人面前演講一般,有點緊張。

「我們來到這裡後,發現沒有半個人,全部都是空空的原野,所以我就四處看看。結果沒想到一個不小心,踩到了一片軟軟

的土地,然後就滑了下來了。」省略掉他們來到這裡的目地,詠海自認為很詳細的描述了整個過程,當然,他是不會把在摔

下來時還不小心尖叫了一下這種丟臉事拿出來說的。

「這樣啊......」所有的人除了席維,在聽完詠海說的話後,都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那....你呢?」守備員將視線轉到了席維身上,但是席維只是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沒有打算開口。

深知席維個性的詠海馬上替他接口道:「一樣,他跟我一樣。」

「喔....那你們....有看到地上...有腳印嗎?很大的一個腳印,有點類似鳥類的。」守備員又問,看起來有點害怕。

「腳印?呃..不好意思,我可以先問一個問題嗎?你們為什麼要住在地底下啊?地上不是有很大的空間可以住嗎?」詠海像是

突然想到了什麼,提出了這個問題。

守備員這次看起來倒像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說起來也慚愧,這件事說起來就長了...」

「那就長話短說。」席維忽然冒出這一句話,一時間,大家都有點尷尬,詠海則是白了席維一眼。

「咳咳咳....」守備員重新說道:「這大概是十幾年前的事吧,以前我們也是跟其他國家一樣,居住在地上,過著日出而做,日

落而息的日子。有一天,有一個魔法師突然造訪了我們的國家,當時大家都很熱烈的歡迎他招待他。小孩子們也很喜歡他,常

常到他居住的地方玩耍,甚至開始和他學一些小魔法。但是,有一天,一件恐怖的事發生了.....」

清了清嗓子,守備員繼續說道:「小孩子陸陸續續的失踨,無論怎麼找也找不到,這時忽然有人發現,那位魔法師居住的屋子

後院,居然堆放了那些失踨的小孩子的屍體!!有些激動的父母跑去質問魔法師,但是都再也沒有回來,這時候我們才發現那

個魔法師根本是個可怕的殺人魔!!」說到這裡,彷彿仍心有餘忌般,包括守備員,所有在場的人除了席維和詠海都露出了害

怕的表情。

「所以,」停頓了一會兒,守備員繼續說道:「為了保護我們剩下的人的生命,我們決定要放火燒死那個魔法師。唉呀,你們

知道,像我們這種善良的人民,當時要做出那樣的決定,真的很困難啊!我們召集了幾個勇士,把魔法師的屋子給團團圍住。

準備要點火時,突然有一個小孩子從屋子裡衝了出來。我們當時多麼的高興啊,居然有一個小孩子逃過了魔法師的魔掌沒有被

殺死!!沒想到,當我們要救那個小孩子時,他居然抵抗我們,而且還攻擊我們!!可憐的小孩啊,他一定是被那邪惡的魔法

師給控制了!!我們沒有辦法,只好將那個小孩子給綁在柱子上,狠心的點上火把,只有這樣,才能將那個小孩子給拯救出來

啊!!我到現在都還清楚的記得那個可憐的小孩子的名字呢!!可憐的蒙德啊!!」一口氣將故事給講完,守備員像鬆了口氣

般。

其他人也都像再度經歷那場可怕的歷史般,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悲傷又害怕的神情。

「謝謝你這麼詳細的講解,只不過...這個故事好像跟什麼鳥類,什麼腳印沒什麼關係啊?」詠海在這時候又忽然提了個問題。

「...其實當時那個魔法師飼養了一隻很奇怪的大鳥,那隻鳥大概有一個人這麼大啊!!但是我們當時把魔法師給燒死時,並

沒有發現那隻鳥,所以.......」守備員有點吞吞吐吐的說道。

「所以你們怕那隻鳥來為他的主人報仇所以才都通通躲到地底下來了?」席維冷冷的接口道,所有人的表情又是一僵。

詠海又白了席維一眼,然後站起身來,「原來是這樣,再次謝謝你詳細的解說,那我們就此告別了。」

「啊,不不不....請等一下....」聽見他們要離開,守備員和所有人都一陣慌亂,「你們掉下來之前....有看見那隻鳥嗎?」

誰有看見什麼鬼鳥啊?席維在心裡回答著,沒想到詠海居然回答道:「我是不知道你們說的那隻鳥是長怎樣,只不過我有看見

一隻翅膀上有著黑白斑點的鳥在天空上飛來飛去。」

大家一聽到這個答案,臉色都變了,甚至有人抱著頭蹲下來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牠果然還在啊!!牠不會就這樣放

過我們的啊!!」

「拜託你們,拜託!幫我們把那隻鳥除掉吧!我們不想繼續住在地底下啦!」守備員跪了下來,拉著詠海的衣袖,其他人見狀,

也跟跪下來,哭著求他們救一救大家。

席維仍是一臉不關他的事的表情,等著詠海的反應。

詠海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開口道:「很抱歉,我們不過是個單純的旅行者,要除掉魔法師的寵物這種事太難了。」

大家更是哭喪了臉,哭天喊地的求著詠海和席維,甚至圍起了一個圈圈不讓他們倆人離開。

露出了不悅的神情,席維拔出掛在腰間的槍,說道:「你們再不讓開,我就要開槍了。」

所有人的神情帶著驚慌與不甘,無可奈何之下,也只能快速讓出一條路讓兩人通過。

詠海忽然回過頭,也不知道從哪裡突然蹦出了一個外觀精緻的小盒子,交給了哭的浠哩嘩啦的其中一個人,並且用所有人都

聽的到的聲音說道:「這是一個偉大的人交給我的,希望可以幫的上你們的忙囉~」神情之間,還夾帶了點淘氣。

哭聲乍然停止,大家都圍到了那人的身邊,想要看看是什麼神奇的寶物。

詠海則趁著這個時候,拉了席維拚命的往某個方向跑。

「我們要怎麼離開啊?」一邊把槍收好,席維很順從的被詠海拖著,一邊問道。

「放心,師父有告訴我一個秘密通道。」比了個ok的手勢,詠海繼續朝那個方向前進。

然後他們來到了一座類似是山底下的地方,詠海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條長的彷彿捲不完的繩子,"唰"的一甩,繩子就像牢牢

勾住了什麼地方,拉一拉,確認了穩固性,便俐落的迅速的延著繩子往上爬。席維見狀,也跟在詠海的身後。

由下往上看還以為是座很高的山,但是攀爬了沒有多久,詠海就摸到了頂端,縱身一跳,兩人終於回到了剛才墜落的地方。

不遠處,他們的車子還乖乖的停放在那裡。

慢吞吞的走回了車旁,悠閒的上了車,開起空調,拿出幾包零食,席維這才開口說道:「我還以為你又會發揮那可笑的同情心去

幫助那群人咧。」

聽到自己被說成"有可笑同情心"的人,詠海先是瞪了席維一眼,才像是小孩子拿著糖果獻寶般,喜滋滋的說道:「喂喂喂,剛

剛他們說了一個故事,你現在要不要也聽我說一個故事?」

席維才想說不要,詠海就已經搶先開口,自顧自道:「這個是師父跟我說的故事喔~以前啊,有個小男孩,他的名字叫做蒙德,

他住在一個自稱很優美的國家裡。然後呢,有一個偉大的魔法師在有一天忽然造訪了那個國家,當時所有的人都很高興,小孩子

們也都跑到了那個魔法師那去串門子之類的。在這個國家裡,雖然大部份的人都很善良親切,但也有那種一心想要發大財的壞人,

那一群壞人在知道魔法師來了之後,也很開心,不過是因為他們想要利用魔法師來得到很多的錢。為了討好魔法師的歡心,其中

一個人就說了:『我們拿點什麼東西來當祭品吧,聽說魔法師很喜歡小孩子喔,如果我們送了一兩個小孩去給魔法師,相信魔法

師一定會傳授我們獲得財寶的方法的!』所以這些人,就在半夜抓了兩個小孩,送到了魔法師那,沒想到魔法師卻一點興趣也沒有,

這些人非常的生氣,小孩子又哭個不停,那些人一氣之下,就把小孩子給殺了!那些人又想,難道說是小孩子太少嗎?所以他們抓

了更多的小孩,並且事先就將他們殺掉,再通通送給了魔法師。沒想到,魔法師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這個時候,大家又在找那些

失踨的小孩,那些人很慌亂,又很氣魔法師不理他們,所以就把屍體通通丟到了魔法師住的屋子的後院,並且宣稱那些小孩子是魔

法師所殺的。事情本來很成功,但是很不巧的,這些過程都被那個叫蒙德的小男孩看到了,他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那些小孩的父母,

那些父母非常生氣的去找那些人理論,但是卻全都被殺了!那些壞人為了不要讓事跡敗露,就拿著火把燒了魔法師的家,連那個叫

蒙德的小男孩也一併燒了。但是魔法師的法力很強大,他不僅成功的逃走,並且將蒙德也救走,並且告訴那些壞人說,當他們看見

他所飼養的那隻鳥時,就是他們的死期了!!」

等待著席維的追問,沒想到席維一點也不懂的情趣,只是點了點頭,低頭繼續吃著他的零食。

自討沒趣的詠海只好繼續說道:「你知道師父以前的名字叫什麼嗎?」

這下終於稍微的引起了席維的一點興趣,他側頭想了一想,說道:「蒙德?」

「正解!!」詠海一邊配著"咚咚咚咚咚"配對成功的音樂。

「所以那個盒子裡頭裝的是阿亞那隻笨鳥的東西?」突然想到要出遠門之前,師父和詠海神神祕祕的圍著大師父飼養的那隻阿亞不

知道在做什麼,席維突然領悟似的問道。

「喔,席維你真是太聰明啦!!」詠海猛地抱住了席維,高興的沒注意到席維臉上微微的紅。

半晌,席維才用力的將詠海給推開,用著有點生硬的口氣說道:「你,你不要亂抱!」

詠海只是呵呵笑著,一邊按下了自動駕駛的按鈕。

旅途仍然持續著,那台奇怪的車子依然平穩的在路上行駛著。

-待續-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