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智久08生日賀文

本來想要虐斗真......但寫到一半發現我會心疼....於是轉了很古怪的向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啥(汗)



BL/同人 。慎入。
1.

生田斗真踏進教室,不意外的看見自己旁邊的座位只丟著一個包包,孤單的做著無聲的抗議。

從書包裡拿出等會數學課要交的作業,他趴在桌上,閉起眼睛假寐著,窗外的藍天太過刺眼。

「生田,上課了。」直到感覺自己被搖著手臂,耳邊傳來熟悉的呼喚聲,生田斗真抬起頭,眼神有些迷濛的發現講台上數學老師正在調整著自己的麥克風,他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不自覺的真的睡著了。

隔壁的同學-山下智久已經回到座位上,盯著他一臉是"你怎麼一早就在睡覺"的鄙夷。

把作業給交了上去,老師開始講授今天的課程,教室裡安靜無聲,只除了不斷用筆在認真抄題目的聲音。
大家並不是特別認真,而是這堂課的老師是有名的嚴厲,考試的題目又特別的難,每回上課總是會丟給學生一堆又雜又長的題目。

生田抄了幾題,覺得手指關節處有些痛,他停下筆,試圖輕微的按揉一會兒又繼續動起筆來。

今天的課似乎特別的沉悶,時間感覺過的也慢,不知從何而來的煩燥感讓生田又一次停下筆,窗外的悠閒涼意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了過來,「唰-」然後是用力的將門給打開的聲音,教務主任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湊到了老師的耳邊說了什麼,只見他的臉色一變,丟下了一句「接下來的時間大家自休」就跟著教務主任跑了出去。

全班突然像是被囚禁已久又忽然被解放的軍隊一樣,頓時喧嘩成一片,一些人離開了自己的座位跑到其他人旁邊,大部份則是止不住好奇心的開始討論起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剛才是又去找那個一年級的學妹了嗎?」土屋靠到了山下的桌邊,一臉八掛的盤問起他來。

其他跟他們倆個要好的男生也都圍了過來,每個人看起來都興趣盎然的模樣。

「他叫美奈。和久井美奈。」山下似乎也不排斥跟他們分享,臉上的表情頗有炫耀的意味。

「美奈啊,聽起來是個好名字呢,人也長的很漂亮呢~」武田露出嚮往的眼神,其他男生也贊同的跟著點點頭。

「聽說三年級的學長也很多人想追她耶~」號稱是情報通的小原提醒著山下,只見山下自信滿滿的說道:「放心~美奈才不會喜歡什麼學長咧~她可是親口承認她喜歡的人是我~」

「喔~」所有人又是一陣既羨慕又嫉妒的叫聲。

生田只是默默的聽著,不發一語。拿出昨天剛買的一本新的小說,看著密密麻麻的黑字,他卻一個字也沒看進去。

「你一定是愛情太順利了,所以學業運才會那麼衰~」土屋忽然意有所指的看向了生田,其他人也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

「嗯?」山下也看了生田一眼,沒有惡意,卻只是輕輕撇過,也不帶任何善意。

「不然這禮拜班會時就提議來換坐位吧?」小原這麼建議著。

「耶?好是好,但如果這次不幸的換你抽到跟他坐,那你可不要哭著來找我喔~」武田笑著道,絲毫不在意自己的音量完全可以讓生田聽的一清二楚。

「喂,別說了,他也沒得罪你們什麼,何必老是這樣嘲諷他。」山下打斷了好友們的嘲弄,把話題又帶到了別的地方。

生田盡力的要把注意力給放在小說上,但聽到他們的一番話,自己卻下意識的努力的不著痕跡的將身體移開山下那群人一些。

可以的話,他也不想和山下比鄰而坐。


2.

午餐時間,教室又安靜了下來。山下被好友拱著去看美奈,生田仍是自己一個人坐在座位上,翻著那本已經都拿出來半小時,卻還在同一頁的小說。

「斗真你在幹麻?」龜梨走到了他身後,疑惑看著他面無表情的發著呆。

「啊和也你來了。」快速的收起小說,生田拿出早上做的便當,準備和龜梨一起到天台用午餐。

「你怪怪的喔。」覺得生田不太對勁,龜梨擔心的問道。

「沒事,天氣太熱了。」生田搖頭,怕龜梨還要繼續問下去趕忙先轉移了話題。「仁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懷疑的多看了生田好幾秒,龜梨才道:「仁今天中午要去學生會開會。」

「喔。」

兩人一路上都沉默著,直到走上了天台,龜梨才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不是你們班那群人又說你什麼了吧?」

看著生田沒有否認卻也沒有承認的神情,龜梨立刻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生田是轉學生,今年一月才轉來他們學校。

轉學的原因是因為某些家庭因素,但是卻不知道哪些無聊人事刻意的扭曲事實,掰出了生田的父親外遇導致母親發瘋等等荒謬不合常理的故事。

人總是沒有理由的跟隨群眾,人云亦云,一開始只有幾個人相信,到後來幾乎是所有人的都信以為真,流言斐語愈來愈誇張,生田被描述的愈來愈不討人喜歡。

生田從來不會為自己多辯解什麼,他的個性就是如此,總是默默的承受著一切,有什麼事總是往肚子裡吞。

要不是因為龜梨和赤西和他從小就認識,也許今天他們也會被困惑在這流言的迷霧裡。

「那個山下有替你說話嗎?」龜梨又問。
印象中斗真他們班也只剩下那個還算理智的人會稍微幫忙而以。

「山下?他為什麼要幫我說話?」生田咬了一口豬排,似乎不明白龜梨為何會這麼問。

「他上次不就有幫你?你課本被藏起來的時候。」那回龜梨的事可是氣的半死,還差點和仁一起去海扁那群人。又不是小學生了,這年代居然還有人以看別人找不到東西為樂的幼稚傢伙。即使是現在龜梨想起來還是覺得一肚子氣。

「那是因為那本課本裡夾了山下的考卷。」生田慢吞吞的回答。

「那上上次要分組時沒人跟你一組最後是他和你一組呢?」

「那是因為他是班長,老師麻煩他跟我一組。」

「還有...還有上上上次你受傷時他揹你去保健室擦藥...」

「那是因為保健室的護士長的很漂亮,山下把我揹去後就直接跑去找她聊天了。」

又是一陣安靜,龜梨在吃了一塊煎蛋忍不住說了聲好吃後才又問道:「斗真....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叫山下的?」

生田沒有抬起頭來,可是龜梨卻敏銳的捕捉到他眼神中一閃而逝的驚訝。



喜歡,又怎麼樣?


3.

他很不想承認自己喜歡山下智久。

但是他的確的是喜歡山下智久,那又如何?

山下智久的確長的比別人好看,但他的個性確絕不會比他那群好友好到哪裡去。

物以類聚,如果他真的是多麼清高的人,不可能和那些人稱兄道弟。

山下是唯一坐在他旁邊卻沒有天天吵著老師要換坐位的人。

生田知道那是因為有自己的筆記可以抄。

會提醒他上課了老師來了是因為這樣才有人聽課才會寫作業。

朋友在嘲弄自己時山下會阻止是因為他對自己的話題完全沒有興趣。

生物課和自己一組的好處就是什麼都不用做還可以趁機去和學妹約會。

他和山下,只是利用者和被利用者的角色。



僅管如此,他確是無可救藥的喜歡著這利用他的混蛋。




回家的路上,生田看見山下和那傳說中的學妹兩人卿卿我我的,引來不少羨慕的目光。

他低下頭,緩緩的經過那兩人,卻突然被叫住。

「生田。」山下的聲音很大,他沒辦法裝做沒聽見。

所以他只好面無表情的看向山下,看向山下和學妹。

「別忘了要幫我寫國文的作業。」





『沒人要跟你一組嗎?我跟你一組吧。』

從夢裡醒來,生田不是很舒服的坐起身來,夢裡頭山下那張對他微笑的友善的臉還清楚的映在他腦中。

牆上的時鐘滴滴答答的走入凌晨三點鐘,他躺回床上想再嚐試著入睡,意識卻異常的清楚。

想起山下拜託他的作業因為晚上自以為的尊嚴而被丟到了一邊,他又起身坐到了書桌前。

打開了桌燈,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間頓時亮得刺眼。

翻開筆記,一頁頁潦草的字跡映入眼簾,那並不是山下的字,而是自己的左手寫出來的成品。

除了封面上斗大的山下智久四個大字,山下沒有再這本作業本裡頭寫下任何字。


明明是山下的筆記本.......

莫名的為這像是被抛棄的作業本而感傷起來,生田有點自嘲的開始動起筆來。


4.

走進教室,生田有點訝異的看見本來應該和學妹做完晨間約會才會回到座位上來的山下居然好好的待在自己的位子上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從書包拿出作業本,他丟給山下,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看起自己的小說。

山下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快速的寫著東西,然後又大力的劃著線條。


上課的時候,山下被叫起來回答問題,他卻一個字也答不出來,但僅管被老師罵的狗血淋頭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下課的時候,山下的那群好友一個也沒來找他,而是在自己的坐位上湊成一團竊竊私語著。

今天的山下很反常,生田小心的觀察後得到了結論。



中午和龜梨和赤西一起吃飯時,生田才知道原來山下被他女朋友甩了。

可愛的學妹違背了約定,被三年級的學長給釣走了。


不可否認的,生田在知道了這件事後是有點開心的。

但也只是那麼一點。

只因為他和山下,是除了利用者和被利用者之外一點交集也沒有的關係。




放學的時候,生田看見山下自己一個人在昨天還和學妹恩愛的廣場發著呆。

那落魄的模樣就像掉入了水裡的小狗一樣,有些狼狽,卻有些可愛。

天空於是真的下起了雨,像是電影情節一樣,為了失戀的人而哭泣。

雨滴打在了山下的髮上,臉上和身上。


生田從書包裡拿出傘來,他昨天看了氣象報告。



雨突然停了。

山下疑惑的抬起頭,發現有人替他撐起了傘。

生田斗真。




5.


現在想想那是個錯誤的決定。

當時一定是一時昏了頭,才會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山下的身邊,和他撐同一把傘。

生田坐在咖啡店裡頭,看著窗外下不停的雨,又看了對面始終沉默的山下,腦袋不由得這麼想。



該不該說些什麼好呢?這尷尬的氣氛讓生田是坐立不安。

還是打電話叫和也幫他多送把傘來?

左思右想生田還是不知該做什麼決定才好,而山下卻突然開了口。

他說「謝謝。」

聲音有些哽咽,語氣有些落寞,生田心情不由得複雜了起來。

這樣脆弱的山下是他沒見過的,但讓他變成這樣的人卻是別人。

看來他真是很喜歡那個學妹呢~原本他是那麼意氣風發的人。



後來雨終於停了。

生田卻堅持著送山下到他家門口,誰知道他一個人會不會在路上突然晃神然後發生什麼意外。

看著山下寂寞的背影,他又再一次的羨慕著那學妹。



如果哪一天,他能夠在他心裡佔上那麼一點點的份量...光是想著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就夠讓他開心一整天。



回家的路上,生田沒發現自己的影子看起來,也那麼的寂寞。




(待續)






這篇是山斗?我想自己看了都覺得不是...
況且從頭到尾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其實本來真的想虐一下
但我虐不出來

而且沒錯有待續....
重點是這待續還不知會不會出現啥時出現
也許是斗真生日時...
anyway其實我只是想堅持寫出名為賀文的偽物而以
也許有人期待的話下一篇會快一點出現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enlin
  • 我討厭沒有結局的故事~所以你快寫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