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我閉上了眼,預期中的刀子卻沒有在我身上落下。

睜開眼,薰擋在我的前面,阿曜不知何時也已經趕到現場並且一把將紀曉芙的刀子給奪了過去。

「你流血了.....」看見危機已經解除,薰轉過身來,見到我臉上的傷慌忙的拿出手帕擦去我臉上的淚和傷口。

「先幫我把這個解開吧。」一見到薰,原本的害怕被安心給取代,晃了晃還被綁著的手,他又是一番震驚的開始拆起被打的緊的死結。

阿曜拉住了紀曉芙,她還情緒激動的要朝我衝過來。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手終於被解放,我揉著已經紅腫的手腕,詢問著薰。

「伯母打電話給我,說有同學說你沒去上課,我就知道出事了,情急之下,就用了一些手段.....」講到這裡,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沒有再說下去。

「手段?」

「臭小子打電話給我求救的時候,我還想說是出了什麼事可以讓這傢伙急成這樣呢。」一名身材狀碩的男子從門口走了進來,後頭還跟了不少看起來像保鑣的人。

「大哥.....」薰有點求饒的喊著。

「大哥........是那個讓你想當律師的那個大哥嗎?」回憶起幾天前薰跟我說過的故事,我很快的聯想成一塊。

只見薰點點頭,在那個大哥的面前,原本沉熟穩重的薰卻好像還是當年的青澀小毛頭。

見到我們這忽然變成一家歡樂的氛圍,在一旁的阿曜抱著已經昏過去的紀曉芙走了過來。

「小瑞......對不起.....會變成今天這樣,都是我造成的....」他愧疚的說著,神情又是滿滿的疲累。

我搖搖頭,有種一言難盡的感覺。

「小子,救護車來了,快把這瘋女孩送去醫院吧。」一個男子在大哥的耳邊說了些話,大哥半命令式的對著阿曜說道。

阿曜看著我,然後抱著曉芙走了出去。


===============================================


「小瑞,媽媽知道這樣做不對,但是也是為了你好啊,我們實在不忍心看到你再為了那個男生失魂落魄的,剛好那個醫生對催眠有研究....真的是為了你好的小瑞.......」母親不斷的向我解釋著,關於一部份的記憶被封鎖起來的事。

我始終窩在被窩裡沉默沒有開口,直到母親忍不住哭了出來。

「你如果生氣,就罵我啊,不要這樣都悶不作聲的.......」

「媽....我沒有生氣啦.....」我最後還是探出頭來,看一個年過半百的女人哭的梨花帶淚的。

「真的?」還帶著懷疑的,母親停留在半哽咽的狀態。

用力的點了個頭,又再三保證,母親才稍微放心的說要去端自家作的豆花給我吃。

母親才一出去,裕也跟著溜了進來。

「喂,你這下模型可以還我了吧?」他指的正是我幾個禮拜前脅持的小智的模型。

「當然不行。」來了個不會哭的,我又縮回被窩裡。

「為什麼不行?我發誓,這件事情我可是反對的。」他抗議著。

「知而不報,該屬同罪。」我忍著笑說道。想起他因為模型沒辦法物歸原主而好幾天進不了房,那副欲求不滿的苦悶表情,我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穩重的裕也,只要一遇到小智的事情,就像個毛毛燥燥小子。

「拜託啦,還我好不好?我請你吃義大利麵。」眼見撒嬌不行,裕也乾脆開始誘惑攻勢。

「還要壽司。」我籍機多撈一些。

「好,成交,義大利麵和壽司。現在可以還我了吧?」他萬般無奈的答應。

我立刻從被窩裡跳了起來,「現在就去吃,吃完晚上就還你~」

裕也只能露出苦笑的開始算起錢包裡還有多少錢。


============================================


幾天以後,我和阿曜約在薰的店裡見面。

「你看起來,好很多了......」阿曜見到我的第一句話。

「當然,我可是鐵打的啊!」說著一點也不好笑的玩笑話,我和阿曜對看了一眼,彼此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一樣......」阿曜感歎的說著。

「曉芙.....她還好嗎?」猶豫著要不要問,最後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她被家人接回台灣了,過陣子要去美國療養。」他似乎有些訝異我會問起曉芙的事。

「那你...還會繼續待在日本嗎?」

「嗯,我本來就是為了要學設計來日本留學的,只是曉芙說什麼也要跟著我.....」

「設計?你不打網球了?」我驚訝的問道,以為曾經那麼熱愛網球的他應該會持續下去.....

「說真的.....看到你在我面前.....那件事之後,我就像是有了障礙一樣....現在純粹當作興趣了。」他緩緩的說道

我卻低下了頭。一直以來我始終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但其實在我不知道的時候,阿曜也一樣被苦惱著。

「喂,你不會是在愧疚吧?我才要感到抱歉呢,你住院那麼久我卻一次也沒去看你......」阿曜順口的說著,卻忽然發現自己不該說這些而閉上了嘴。

「那件事我知道了啦,雖然不能說你沒錯,但我大人有大量原諒你了。」

「小瑞......」

「嗯?」

「那天.....你說你喜歡我.......我真的很驚訝.......因為我從來沒想到你會喜歡我這種人.......但你很快又說是騙我的,我沒想到卻因為這樣傷害到你...」

「嗯,那天我真的心很痛喔。」沒想到我現在已經可以坦然的面對這件事了。

「小瑞....」

「我現在沒事了啦,真的。」看著阿曜懷著歉疚的臉,在了解了一切事情以後,其實我已經看開。

以前也只是我自己把自己鎖在牢籠裡,不肯去面對其他人的關心,自憐自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

「那就好了,你能夠好起來真是太好了.......」看見我的笑,阿曜才終於放心。

「我準備要走了,待會和一個學長約好了要討論事情。」他站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

「那個人很不錯喔,他一定可以給你幸福。」

我回過頭,薰站在那,對於我們突然把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顯的有些不知所措。

「嗯,我知道,我也覺得他很不錯。」

他真的很不錯。

 

Fin.










。後記。


終於完成了(大叫)費時了三年....本來以為不可能完成的了.....

聽說好像還有個阿曜篇......請再等三年吧............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紫
  • 蝦米!? 沒了!?
    我還要看~~~~~~~~~~~~~~~~~~~~`
    綠豆兒 你再生出來啦~~
    人家喜歡薰!!
  • 綠豆
  • 敬請期待阿曜篇~
    究竟阿曜有什麼過去呢?他的未來又會如何?
    還有小瑞和薰也會再度出現,お楽しみに~
  • 全家
  • 結局好迅速!!!!!!!!!
    可以在順便寫寫壞女人悲慘的結果麼?!
  • 謝慧
  • 結局結束的好突然 = =
    忠實觀眾來留言了
    話說 他跟薰是否會在一起
    阿耀到底有沒有喜歡過他啦
  • 大家似乎都對結局不滿...
    那我要不要先來個番外篇?

    トマト 於 2008/02/06 07:45 回覆

  • KT
  • 綠豆冰我要阿薰薰薰薰薰薰啦!!!!!!
    番外篇寫他跟阿薰曖昧史吧哈哈
    不要管阿曜了
    重點是阿薰啦
  • 綠豆
  • 也就是說我要用甜梗的意思嗎
    但本人是個空泛的腐女..
    好唄 用男男的梗算了
    把小瑞當成男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