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再一次看見阿曜,他看起來憔悴了很多,原本有神的一雙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層落寞。

臉上的表情很驚訝,不知道是因為發現我又看的見了,還是因為我看到他沒有發脾氣。

「小瑞......」

「你先坐一下,我去洗個手。」透過薰的介紹,我現在在車站附近的餐廳打工。

做的挺順手,但是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他,我以為他應該已經離開日本了。

用餐時間剛過,店裡現在只剩一兩個客人,阿曜坐在靠窗的座位,我突然覺得他的背影看起來很孤單。

「還沒要回台灣嗎?」端了兩杯白開水,我跟店長打了聲招呼後才緩緩走向阿曜。

「我現在在日本留學。」他淡淡的解釋著。

我喝了口水,想著接下來該說什麼。

什麼時候,我和他之間變成這樣了?

需要思考接下來的話題,沉默的空白顯得如此尷尬。

「你的眼睛......」聽見他問的下個問題,我鬆了口氣。

「三個前去美國治療的。」

話題到這裡又斷了,無法接續下去。

我和他,就像是在避諱什麼,誰都決口不提我們在日本初見面的失控的那天。

「你日文講的很好嘛。」我盡量以輕鬆的口吻,像以前一樣。

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因為我是天才啊,學什麼都很快。」阿曜顯然因為我轉變的態度而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的,他也用著跟以前一樣的回答方式。

就是這樣,什麼事都沒發生,一切都會很好。

我是這麼想的。

「說謊都不會臉紅的耶~」接了一句我應該會接的話,我們倆個都笑了,卻笑的那麼的不真實。

回不去了。

以這樣的模式,我們談著不著邊際的話題,內心卻覺得愈來愈空虛。

友情早已經變質,而我們,還在死撐。

直到阿曜的手機響起,我才以店長在找我的籍口,離開了座位。

 

好累。

 

阿曜離開前,我們交換了手機號碼。

他走出店門口,並沒有立刻走掉,一個留著長髮的女孩子撐著一把洋傘奔到了他身邊。

好眼熟的臉。

還有掛在脖子上閃閃發亮的項鍊。

我卻想不起是誰了。

 

===================================


「小瑞你快點,川田教授的課要遲到了啦!」我一邊穿著鞋子,小雅一邊在大門著急的喊著。

「來了來了。」抓起一旁的包包,穿好了鞋,拉著小雅直接用跑的。

假期結束,又要開始上課,但很不幸的我卻睡過了頭。

聽著小雅在一旁嘮叨的唸著,我邊走邊咬著母親準備的飯糰,模樣很難看。

 

專心的聽著教授講解,坐在我旁邊的佐賀卻靠了過來講著悄悄話。

「我還以為每個台灣人都像你一樣那麼好相處咧。」

「什麼意思?」她意謂不明的發言我聽的一頭霧水。

「那個那個。」指了指坐在前兩排的一個直長髮的女生,「交換生,台灣來的。」

本來聽的很認真小雅也擠了過來,「真的嗎?小瑞你認識嗎?」

我怎麼可能每個台灣人都認識啊?

從這個角度並沒有辦法看到那女生的長相,但我想我認識她的機率並不高,更何況我在台灣並沒有什麼朋友。

「她可跩的咧,自以為長的漂亮,很多人主動找她講話她都愛理不理的。」佐賀繼續說道,口氣中滿滿的不屑。

我理解的點頭。

佐賀陸續又說了一些關於那女生到底有多麼自以為是的例子,我不是很有興趣的聽著,偶爾附和個幾句,然後一堂課就過了。

 

下課時又看見那女生跑去川田教授那,像是在詢問課業上的事,佐賀不以為然的冷哼了一聲。

後來又有幾個男生也湊了過去,其中還包括了佐賀暗戀的宫崎同學,她氣的抓著我和小雅轉身就走。

 

佐賀一路上一直不斷的咬牙切齒著,快到大門時她卻忽然安靜了下來。

「怎麼了?」我和小雅都不明所以的望著她。

「那個那個那個......你們不覺得站在大門那個男生長的很帥嗎?」只見她幾乎是兩眼發亮的指著站在門口一個似乎在等人的男生,剛才的氣憤一轉眼像是完全消失。

我和小雅順著她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小雅很贊同的點了頭,我卻認出了那個人。

江宇曜。

「他看過來了!他看過來我們這邊了!」佐賀又是一聲驚叫,然後發現自己這樣很丟臉趕忙捂上了嘴。

他怎麼會在這邊?

很顯然的他的確朝我們的方向看過來,但下一秒就看見一個長髮女生飛奔到他懷裡。

「紀曉芙!!又是那女人!!!」佐賀簡直看傻了眼,正依偎在江宇曜懷裡的居然就是她最厭惡的交換生。

紀曉芙?

聽到這耳熟的名字,我突然想起了什麼。

紀曉芙.....小芙.....

幾個畫面很快的閃過我腦海中,掛滿星星的天空....寒冷的夜晚....相擁的戀人....閃閃發亮的項鍊....天台上男生聽到什麼後傻眼的表情....

一陣悶悶的感覺突然在我心裡炸開,好難受.....

察覺到我臉色不對勁,小雅趕緊扶著我,著急的問道:「小瑞你沒事吧?」

我搖頭,大大的吸了口氣,表示沒什麼事。

僅管心裡還像是少了什麼一樣的難過。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