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原來老爸買的房子是長這樣的。

座落在安靜的住宅區裡,四層樓高的歐式建築風格,記得當時老爸還特別請了個名設計師來裝璜建造。

房子前面還有個花園,種滿老媽精心栽培的各式花草。

站在門口,我突然對已經住了快一年的地方感到陌生了起來。

 

「我是小雅喔,知道嗎??」面前的女子留著一頭棕色的長捲髮,打扮的很時髦,臉上畫著妝,尤其是那一雙眼,大的很像是假娃娃一樣。

但是她的聲音我卻再熟悉不過,跟我同班了一年,非常照顧我,個性很大刺刺。

「嗯,皆川雅美,身高一六五,體重五十公斤,上一任男友是三年級的學長一之瀨和也.....」

「停停停.......可以了不用再說了啦~」小雅趕忙阻止還想講下去的我,慌張的表情跟亮麗的外形整個很大的對比差。

我有點得意的笑了笑。

「我,我,我,那你知道我是誰嗎?」身材壯碩的男子搶著接口,一頭金色的頭髮和一張黝黑的臉讓他看起來很兇惡,但是那口濃厚的大阪腔口音卻是好認到不行。

「高橋隆史,身高號稱一八五,」我故意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但看起來好像不到一八零嗎~」

「喂喂喂,我真的有一八五啦,」隆史轉頭朝他身旁的雅美抱怨道:「這傢伙之前有這麼壞心嗎?」

「那我」現場唯一一個外國男生剛要開口就被我打斷。

「Renson,你希望我對你發表什麼評價呢?」我笑問著他,只見他立刻搖了頭,用著已經很標準的日文拒絕。

「來來來,別顧著講話,我剛烤了蛋糕喔,隆介Renson,廚房裡還有現榨的果汁,可以幫我端出來嗎?」母親從廚房走了出來,臉上也是帶著滿滿的笑意,但原本烏黑的髮間卻多了好幾絲銀線,跟印象中的比起來,她好像又蒼老了好幾歲。

父親來機場接我時,我差點就要認不出他來了。

臉上刻著疲憊,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老爸卻因為我的事像是一下白了整頭黑髮。

看不到的那一年,父母一直為我擔心著,常常在好幾個睡不著的夜裡都可以聽見他們的嘆息。

「我們遲到了嗎?」從玄關裡又走進了兩個年輕男子,其中一個手上還捧著一大束花。

「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註:日文恭禧的意思)」他朝我跑了過來,往我懷裡塞了花,還給了我一個大大擁抱。

「小智?」我半疑惑的問道,眼前這個比我還高了一個頭的男生跟我想像中的人實在長的很不像。

以前也不是沒看過小智,當年還在台灣時,裕也寄來的照片上就有小智的存在。

只是......

這個皮膚比一般女生還要白晳,長相俊俏,完全是傑尼斯系的男孩真的跟當年照片上那個黑黑小小的傢伙是同一個人?

「你那張完全不敢相信的臉是怎麼回事啊?」查覺到我的訝異,小智有點不滿的盯著我。

「嗯.......你有去整型嗎?」終於我還是蹦出了這麼一句,換來全場狂笑和小智的捏臉攻擊。

「好久不見。」另一個男子緩緩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熟悉的笑容。

「裕也........」他倒是沒什麼變,只是氣質上感覺更為成熟。

我抱住了裕也,緊緊的抱著,直到小智在一旁大叫:「喂,快放手!你想對我的男人幹麻?!」

朝小智吐了個舌頭,看見在場的人不斷笑著還有小智假裝惱怒的臉。

 

 

 

走進薰的店以前,我緊張的連母親吩咐我帶來的蛋糕都差點摔在地上。

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張什麼,明明就是已經來了好幾百次的店,我卻始終下不了決心推開大門。

深吸了一口氣,在靠窗的客人對我投以奇怪的眼光前,我還是踏了進去。

「歡迎光臨~請問幾....小瑞?」離門口不遠的一個男服務生正在替一桌客人送上餐點,他回過頭,有些驚訝的看著我。

「嗯,好久不見。」

 


坐在角落專屬的位置上,我仍然喝著熱可可,看著薰忙碌的身影在店裡穿梭著。

和我想像的不一樣,薰的長相。

薰有著很好聽的聲音,舒服而溫柔,我以為他應該是帶著眼鏡,一副很知性的樣子。

所以實際上留著黑色短髮,臉蛋可以稱的上完美,身材還很標準的薰完全的嚇到了我。

原來我以前就跟著這樣的一個大帥哥相處了一年,旁人看到我們的組合不知道有什麼感想。

羨慕?嫉妒?還是不以為然?

突然有些懷念以前看不到的日子。

「讓你久等了。」客人終於少了些,薰一邊擦汗一邊拉了我旁邊的椅子坐下。

「啊,蛋糕,我媽做的。」將蛋糕移到他面前。

「謝謝,伯母這次做的是草莓口味的?」他打開了包裝盒,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我這才想起來。

「我忘了,你好像不喜歡吃草莓厚?」

「嗯,不好意思......幫我吃?」他徵詢著我的同意。

有些勉為其難的點頭,但其實我肖想它很久了。

「今天回來的?」又幫我倒了一些熱可可,薰自己則是喝著水果茶。

「嗯,一個人太無聊了所以提早回來。」嘴裡還塞著一口,手上立刻又挖了下一口,看到我的動作,薰忍不住搖搖頭。

「小瑞......」他突然有些欲言又止。

「嗯?」

「你覺得.....我.....長的還ok嗎?」

「很失望。」

「啊?」被我的回答給呆住,薰的臉看起來有些打擊。

「長的太帥了。」慢吞吞的才吐出下一句,很滿意的看到薰的臉從被打擊轉變成無奈的神情。「我還以為你是戴著眼鏡的宅男咧。」

薰被我搞的哭笑不得,「你哪裡想像出我有戴眼鏡啊?」

我笑的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小孩,嘴巴裡的草莓和熱可可混在一塊,噁心的吃法但一點也不覺得膩。

心裡有安心的感覺。

雖然長相跟我想的不一樣,但薰果然還是那個薰。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全家
  • 快點貼後面快點貼後面拉吼
    我要看後面我要看後面拉吼
    阿綠你這篇寫的真好(拇指)
    所以
    快點貼快點貼後面拉吼唷

    ps因為某個host也叫薰
    害我從頭到尾都把他的長相冠在他身上
    所以當你形容他的長相後
    我整個shock
    因為瞬間長相從HOST變成岡田准一了!!
  • ㄤㄉㄠ
  • 因為你都不上線
    所以我都沒看你貼的文章!哼哼...(耍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