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發5.6明天開始一天一篇 2/5最後一集
特別把前4話給調來前面 方便大家看
可以的話 可以把暗戀記事簿複習一遍
以上

2008.1.29



5.


「你們都希望我趕快重見天日對吧?」

「咦?」沒想到我會突然反問,薰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可是,」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我只想把心裡想的說出來。「我一點都不想再看見這個世界。」

薰沉默的聽著我的發言。

「我知道你們希望我好起來,但我真的不想再看的見這個世界,真的。可以看見到底有什麼好?我不懂。過去可以看見,但我一點也不開心,一點也不開心。藍色的天白色的雲,沒有什麼特別的。」一股腦兒的說著,也不管是什麼內容,有沒有邏輯,我只是說著我想說的。

「以前我總覺得我是幸運的,有個很不錯的家庭,僅管在學校沒什麼朋友,但我至少遇見了他。可是我只能跟他做朋友,他也只把我當朋友。我知道我們就是朋友,僅管我很不小心的喜歡上了他。我知道他不會喜歡我的,但也沒辦法,我嚐試為他付出,不要他回報。但是他卻連接受我喜歡他這個事實也不行,他的表情我永遠都記得,永遠,就算再也看不見了但我還記得,我不想再看到他的臉,不想再看到他的表情,不想,不想,不想.........」然後我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是不斷的哭著。

薰抱住了我,溫暖的大手輕輕的摸著我的頭,用著極溫柔的聲音輕輕的說著:「我知道,我知道。」 
 
「那一天,我看見車子朝他撞來,我什麼也沒想,只是想著要把他推開。車子撞上來的那一刻我甚至只是想著自己可以趕上真的是太好了.....但是我住院時他卻連一次也沒來看我....連一次也沒有...我為他付出並沒有想要他回報,但是他卻連一次也沒來...我的心真的痛的不得了.....」斷斷續續的說著,只是想把那埋在心底很久的委屈給說出來。

裝做不在意,裝做沒關係,在他面前我試著堅強,不想被他看出弱點....

可是我始終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我還是存在著期待。

期待有一天他能夠給我回應,期待有一天他可以回過頭來看看我。

但事實證明一切全都是我自己的妄想,沒有實現的可能.....

當醫生宣判我可能再也看不見的那一瞬間,卻沒有想像中的難過,甚至,還多了那麼點慶幸。

我是在逃避,沒錯。

我只是無力再承受一切,所以擅自的以為如果再也看不見,如果可以離的遠遠點,那麼我的傷口會好的快一些。

 

「那你打算一輩子都這樣嗎?」靠在薰的懷裡,他的聲音突然變的有些強硬。

「你打算一輩子都這樣自怨自艾下去嗎?一個人躲在黑暗裡,舔著傷口,不顧別人的想法,不管別人為你擔心。

看不見別人對你的關愛,看不見父母為你流的眼淚,選擇躲在過去的痛苦裡,你以為你這樣比起那個人好多少?

你回應了你父母對你的愛了嗎?」

薰一連串的說道,口氣沒有責備,只像是在陳述一件我從不敢去面對的事實。

我還是哭著。

 

 

等我再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竟然哭到睡著。

身上蓋著的似乎是毯子,我拉高到臉頰,摩擦著毛毯溫柔的觸感。

昨天....我好像在薰的面前大哭了一場。

是失控了吧,自己。

也許昨天都把長久以來埋在心裡的垃圾給掏了出來,現在感覺好像好了許多。

有人開門走了進來,帶著濃濃的粥的香味。

「我煮了些粥,要吃嗎?」薰扶著我坐著,靠著床頭。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但是卻依然讓人安心。

我試著摸上了他的臉頰,顯然被我的動作給愣住,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問道:「怎麼了?」

「對不起......昨天.....嚇到你了吧?」

「說什麼呢,是我不該把果汁裡加入酒的。不過我倒不知道你喝了酒會瘋酒瘋喔。」摸了摸我的頭,他故意說笑著。

我笑了,因為他這一句話。

「吃一點粥吧,我煮了半天呢。」我點頭,很理所當然的張開了口:「啊~」

「來,爸拔有吹過了,不燙燙了喔~」像是在跟幼兒講話,薰笑著餵我。

入口的粥帶著餘溫,真的一點也不燙。

「現在幾點了?」剛在床頭旁邊摸不到房間裡爸媽專為我準備的盲人時鐘,這裡應該不是我的房間。

「早上十點,伯父等下會來接你。」

「十點了?你不用上班嗎,快去上班~」我訝異的跳了起來,薰如果因為我遲到而被罵那就糟糕了。

「今天是星期二,我們店裡公休,你忘了嗎?」薰很快的接口道。

鬆了一口氣,我安靜的繼續吃著粥,一直到電鈴響起。

 


坐上爸爸的車,我朝著薰的方向揮揮手。

也許該下定決心了。

「薰,」

「嗯?」

「你昨天說的那件事......我會考慮看看的。」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