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8更名為曙光


4.




「你過的還好嗎?」不知道被帶到了哪裡,他替我拉開了椅子,跟著坐在我身旁。

我不想回答。

不想回答他這個問題,在他那樣子對待我之後。

見我沒開口,他又繼續說道:「沒想到會在日本看到你.....你離開之後,無論怎樣我都沒辦法打聽到你的消息....」

我還是沒說話。

他果然不是專程來找我的,其實本來就是這樣。

「小瑞.....你可不可以開口說句話?」他的聲音裡有著懇求。

雖然我實在不知道說些什麼,但還是忍不住說了句:「要說什麼?」

「說什麼都可以...說你在日本的生活..說..說以前的事.....」

我突然火了,朝著他吼道:「以前的事?以前的事有什麼好說的?有什麼好懷念的?你不都一清二楚嗎?」

他大概有點嚇到,因為我從來不曾這樣對他說話。

「小瑞,你冷靜點,不說以前的事,不說了。」他安撫著我,這時的情景,在外人眼中看起來我應該像個無理取鬧的人吧?

「江宇曜,你到底想幹麻?我們倆個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不是嗎?」推開他的手,我問道。

到底想幹麻?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

「我......」他突然停了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我盡量的以最平靜的口穩說道:「對不起,我覺得我們倆個之間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過去的事已經過去,過去的情誼也像一場夢一樣,想要在回到從前,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小瑞.....關於你的眼睛.....我很抱歉....」他慢慢的說道,聲音聽起來竟然有那麼一點悲傷。

「沒什麼好抱歉的,跟你沒有關係。」我冷冷的回道。

他卻像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樣,喃喃自語了起來:「我真的不知道會這樣.....那天在醫院突然碰到你,我真的愣住了,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事後我想再去找你,醫院卻說你已經出院了,然後....你們全家就這樣不知去向...你知道嗎?我當時真的慌了,為什麼一下子所有的事都變了....我那時甚至不知道你的眼睛.....不知道你的眼睛看不見了...」

他這樣說是什麼意思?我冷笑的聽著。

他這樣說是想解釋什麼嗎?想懺悔什麼嗎?想說其實當初其實有誤會存在嗎?

太可笑了。

我突然站了起來,他愣住了。

「夠了。如果你真的還有把我當成朋友,就不要再提有關任何以前的事。那麼,我們至少偶爾還可以見個面。」

也許很無情,但我已經沒辦法再去回想有關以前的事,痛,很痛,以為已經好的傷口又隱隱作痛。

什麼都好,總之,所有的事都過去了。

不等他回答,我接著繼續道:「我要回去了,不然我的家人會擔心。」

「我...我送你回去。」他說。

「不用了,我會叫我朋友來接我的。」拿出手機,直接播給了薰,電話的那一端薰只淡淡的問了地點,沒有追問什麼。

勉強在他的堅持下,我讓他拉到了門口,然後,一樣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然後,他突然笑了。

卻笑的那麼的苦澀。

「小瑞,對不起。」他說道。

 
 

坐在薰的機車上,不由自主的,開始想起了以前的一切。

過去的種種,像是放映機般,快速的在我腦袋中播放著。

 

 
到了家門口,薰卻沒有牽著我進去。

「薰?」我疑惑的朝著他的方向。

「要不要來店裡坐坐?我剛開發了一種新的果汁,想找人試試呢。」他問道。

點了頭。

其實我知道。

知道薰知道我現在想找個地方,好好收拾情緒。

好好收拾情緒,明天才能繼續走下去。

 


坐在店內薰特別為我安排的特別席,我一邊等著薰去端他特調的果汁。

「久等了,現在為你送上由本大爺藤原薰特調的新品-沙漠黑暗之光~」裝著搞笑的聲音,薰一邊將果汁放到我手上,一邊替我插上了吸管。

很捧場的喝了一口,發現是一個很奇妙的味道。

酸,口中先嚐到的是酸澀感。然後就在我覺得有些受不了時,卻開始轉換成一種甘甜味,濃厚的香甜。

「好喝嗎?」他緊張的問道。

我先是搖搖頭,然後又點點頭。

「到底是怎樣啦?」他追問著。

我笑了出來,「嗯,很特別啊。」

「這是當然啦,」他驕傲的說道。「這是我的得意之作呢!」

又喝了好幾口,有點上癮。

 

不知道薰是不是果汁裡有放酒精的成份?

我竟然開始覺得有點醉了。

頭腦不太清楚,心中有些什麼,很想一股腦兒的全吐出來。

「小瑞,你還好吧?」大概是店內的事忙完了,薰又回到我的身邊。

「我....我很好啊~」我點點頭。

「小瑞,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他突然口氣變的很嚴肅。

「你說。」

「我阿姨最近從美國回來,她說那邊有一個很有名的醫生,是專門研究眼睛的,聽了你的情況後,

她建議你可以去那裡看看......我跟伯父伯母提過了,他們不反對,但想聽聽你的想法......」他一下子說完,然後停下來等我的回答。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