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8更名為曙光


2.

 

牽著薰的手,我們悠閒的在CD店裡閒逛。

「找到了,小瑞,來聽聽看。」薰把耳機掛到我耳上。

優揚的旋律在耳邊環繞著,一首很美很輕鬆的歌,我的眼淚卻忽然掉了下來。

「怎麼了?怎麼哭了?」薰大概是嚇到了,急急忙忙的把耳機拿下來,替我擦著眼淚。

我搖著頭。

不關誰的事,只是我又想起了那個人。

曾經,他也這樣跟著我逛唱片行。

只是那時,他是為了送給某個人生日禮物。

 

 

「你真的沒事?」不放心的,坐在速食店裡,薰又問了一次。

「沒事啦,剛剛...只是一時興起而以...」我笑著,想籍此讓他放心。

他在我頭上摸了摸,說道:「沒事就好,我剛才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我餓了,去吃飯吧。」感覺薰好像還是很擔心,我將話題轉開。

遲疑了一會兒,薰的聲音才響起。「嗯,那我們去吃那家新開的餐廳吧。」

「嗯,我要吃蛋包飯。」

 

 吃下了最後一口,我拿起手巾擦了擦嘴,一邊等著去洗手間的薰回來。

感覺到有人拉了面前的椅子,我開口道:「你怎麼這麼快?」

沒有人回答,只有深深吸了一口氣的聲音。

「好久不見.....」

 


聽到那聲音,我的臉色變成一片蒼白。

 


慌張的站起了身,顧得眼前一片黑暗,我推開椅子,往反方向跑。

撞到了好幾個個人,說著抱歉,怎麼也不肯停下來。

因為那聲音,還在身後叫著我的名字。

淚不知怎麼的,就流了下來。

 

不知道絆到了什麼東西,一個重心不穩的,我以為我會狠狠的跌在地上。

只是碰到的卻是溫暖的身軀。

然後是薰的聲音。

「你在幹麻?我一出來就看你這樣亂跑,你知道我多擔心你會摔傷嗎?」

還好,不是他。

眼淚還是不停流著。

 

==============================================

坐在沙發上,我喝著冰冰涼涼的柳橙汁,聽見薰和爸媽在交談。

爸嘆了一口氣,媽壓低了聲音不知道在說什麼。

 
薰緩緩走了過來。

坐在我身旁,然後輕輕的開口。

「柳橙汁好喝嗎?」

愣了一會,我以為他會問我有關今天的事。

點點頭。

他突然笑了出來,「一副呆呆的樣子。」

「沒事就早點睡吧,我要回家了,不要太想念本少爺啊~」

我也笑了。

朝他揮了揮手。

 

 「可以進去嗎?」敲門聲,然後是裕也的聲音。

「嗯。」

腳步聲,輕輕的慢慢的走到了我身邊,跟著在床畔坐下。

「是他?」很簡短的問句。

裕也是唯一一個知道以前的事的人。

知道以前那段我再也不想去回想的往事。


我點頭。

「那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

沒什麼好怎麼辦的,我跟他.....已經沒關係了。」淡淡說道,努力的不想洩露情緒。

他突然摸了摸我的頭,道:「幹麻在我面前逞強?在你心裡,真的已經忘了他嗎?」

我無言。

裕也說的沒錯。

就算我努力的想忘記,努力的想將心底的那道傷疤抹去,但是那道傷口,卻像是刻上去的,再怎麼抹也抹不去。

「不然,你見見他好了,跟他談一談,你們當初其實有很多疑點存在的。」裕也緩緩說道。

我立刻搖頭。

沒辦法,我沒辦法見他。

沒辦法跟他好好談一談。

因為,他真的傷我傷的太深。

也許他不是有意的,也許中間有著重重的誤會,也許....

「好吧,我跟伯父伯母談過了,以後,就由我送你上下學,這樣,你就不會再遇到他了。」停頓了一會,裕也尊重了我的決定。

 

我是個膽小鬼。

我知道我是。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