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最終話

住院一個禮拜後,第一個訪客終於上門。

裕也帶著他的男朋友來看我。

他看我沒什麼事,終於放心下來,還帶了所有當時遊學的同學的祝福卡片。

我忍不住哭了。

那天我終於可以下床走動,雖然手腳都沒受到什麼傷,但是幾乎都躺著過日。

我甩甩手,抖抖腳,像個新生的嬰兒一樣雀躍。

眼睛也沒什麼問題了,雖然有些還是看不太清楚,不過醫生說我只要戴上眼鏡矯正就可以。

病房裡沒半個人,母親去買了我最愛吃的蛋塔。

悶到發慌,我決定出去晃晃。

因為那天是平常的上班上課日,醫院裡也顯得有點空盪,只有一兩個病人和護士在櫃台附近。

散了一會步,覺得有點累,想回房間裡休息。

眼光忽然撇見一個很一個女孩身上掛著一條很眼熟的項鍊。

望了一會兒,我實在認不出來,卻壓不下滿滿的好奇心,便跟了過去。

那個女孩的步伐看起來比我還不穩,有點搖搖晃晃的,好幾次都要倒下去。

看著她身上也穿著醫院的衣服,我猜想她大概也是住在這的病人。

又走了好一段,眼看那女孩再一次因為重心不穩而要摔倒,我上前要扶住她。

某個人卻比我快了一步,一把抱住她。

那個人的背影,是如此的熟悉。

「小芙,你怎麼到處亂跑呢?」同樣的聲調,類似的場景,那個臉上帶著笑的阿曜溫柔的責罵著他身上的女孩。

我一把縮到角落去,呆呆的看著阿曜。

「你去哪了?我找不到你,我好擔心,好擔心...」女孩抽抽噎噎的?著。

「我只是去買東西而以。」阿曜耐心的哄著她,摸了摸她的臉。

我呆呆的看著,心好痛好痛。

我為了他差點失明,明明就都在同一家醫院,他卻不願意來看我...

站了起來,不想再讓自己待在這裡,卻不小心撞倒了一旁的架子。

阿曜聽見了聲響,要過來看個究竟。

我掙扎著要爬起來,卻被掉落下來的東西卡著。

於是,阿曜還是看見我。

「小瑞?」他滿臉驚訝的看著我。

我抬起頭,「阿..阿曜,好久不見啊!」

「你怎麼會在這?」

「呃...沒有啦,我只是正好經過這...不小心絆倒而以...」我支支吾吾的?著。

「她是誰?」女孩的聲音忽然響起。

「小芙,你趕快進去休息。」阿曜轉身,看見她,皺了皺眉頭。

「她是誰?是你的女朋友嗎?你喜歡她嗎?」女孩繼續的問道。

「小芙,你趕快進去,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也不喜歡她,她只是剛好經過跌倒而以。」阿曜抱起她,一邊走進病房,一邊說道,留我一個人在外頭。




我坐在天台上,看著一片晴朗的天空。

後來傳來了腳步聲,阿曜走到我身旁坐下。

「你的傷...還好吧?」他沉默了一會,開口問道。

我點點頭。

「剛剛那些話,是為了哄小芙才說的,你不要介意。」他又說道。

我沒答話,只是給了他一個明白的笑容。

「我們還是朋友,對吧?」對我的態度感到有點不知所措,他愣了一會,問道。

「我喜歡你。」我突然說道,他的臉上寫滿了驚訝與錯愕。

「騙你的啦,誰叫我住院那麼久你都沒來看我,這樣還算朋友嗎?」他的表情,讓我的心好痛好痛。

「你要嚇死我啊?我剛剛真的以為你說真的咧!」聽到我說的話,他鬆了一口氣,我的心更痛更痛。

「哈哈,笨蛋一個,哈哈.......」我笑著,好痛好痛好痛........

走進洗手間,我縮在角落,眼淚不受控制的一直狂流。

我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真的真的,為什麼你卻是那種臉?

難道我長得不漂亮就不能喜歡你嗎?

好喜歡你...即使你一直對我殘忍,我還是喜歡著你...

好累,真的累了,我真的累了...

任憑眼淚一直往下掉,我大哭著,想要把所有不愉快的心情都給發洩出來。

眼睛愈哭愈痛,但是我還是一直哭著...

如果能把眼睛哭瞎也好,這樣也好,只要不再看到你,我一定可以把你忘記。

再見...不想再當你的朋友,不想再偷偷看著你,不想要....

母親在病床旁哭泣著,「你這個笨孩子,為什麼要這樣傷害你自己呢?」

我躺在床上,看不見母親的臉,只能循著她的聲音,握住著她的手。





我瞎了。

在那天大哭後,我昏倒在廁所裡,後來才被買了蛋塔回來找不到我的母親發現。

醫生檢查了好久,找不出什麼原因,但是我就是瞎了。

「媽...不要哭了...對不起...」我說道,覺得很對不起母親,卻哭不出來,從那天過後,我再也沒哭過,眼淚好像就在那天流乾了似的,不曾再落下一滴。

「你這樣子要誰來照顧你?媽媽現在還能照顧你,但是媽媽如果有一天不再了,你要怎麼辦?」她還是哭著。

「媽...我會學著照顧自己的。」

「你要怎麼照顧自己?這幾天連飯都吃不了幾口,瘦得像什麼似的,我怎麼放得下心?」看不見母親的臉,但是我還是能夠想像她那張擔心的臉龐。

「對不起,媽....」

「小瑞,去日本吧。我和你爸商量過了,我們全家搬去日本,你可以讀你之前去遊學的那間學校,那裡的設備也比較好,一定能把你的眼睛治好的,好不好?去日本吧?」

我沉默了一會,考慮著母親的提議。

最後,我點了點頭。

終於,我可以和阿曜脫離了。脫離了。

再見了。

按下了停止鍵,女孩抽出錄音帶,放進盒子裡,貼上了標籤。

”十七歲暗戀記事”。

沒有焦距的眼神定在錄音帶上,她若有所思的呆著,直到聽見外頭傳來父母的叫喚,她才匆匆的將錄音帶塞入行李箱裡。

摸到了行李的手把,她拿起一旁的拐杖,有點吃力的提著行李走出房間。

抓緊了手上握的機票,她偷偷的在心裡說了再見。

十七歲那年,她遇見了他。

十八歲那年,她決定忘了他。


Fin.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