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該來的還是會來,假期已經結束了。

暑假還很長,但是阿曜卻要回學校去。

他苦笑的告訴我一長串學校替他安排的訓練。

為了出國比賽的訓練。

才剛抵達到家,阿曜就被通知。

他被選中參加世界網球青年選拔,十月份要去德國比賽。

我拍拍手,笑著看著他,他則是一臉無奈。

後來阿曜很忙,我沒什麼時間能遇見他。

直到那天,阿曜打電話來邀我去吃冰。

「大忙人,好久不見啊!」到達了約好的冰店,我一眼就認出坐在角落裡發呆的大帥哥。

「是啊,我快累死了!」他回我一個笑,臉上真的能夠清楚看出疲累的神情。

「要不要幫你按摩啊?」我問道,他點點頭。

我拿出一套完備的按摩器具,當場在冰店裡眾人驚訝的目光下,做起按摩小妹的工作。

走出冰店,已經下午四點了,陽光還是很刺眼。

「要我送你回家嗎?」阿曜付完錢,問道。

「不用,你還是趕快回家休息吧!!不然要怎麼參加比賽?」我搖頭。

「好吧,那你小心點厚!」朝我揮了揮手,他慢慢的走向對面的機車。

遠方有一台速度快得不是很正常的轎車正往這個方向來,覺得不太對勁,我開聲要提醒阿曜。

哪知道那台轎車忽然又加快了速度,那個方位,就像要往阿曜撞去。

「阿曜!」我叫道,但是來不及了,那台車就要撞上阿曜。

沒有多想,毫不猶豫的跑上前將阿曜給推開。

第一次慶幸自己跑步很快,才能趕上。

第一次慶幸自己跑步很快,才能替阿曜擋下。

被撞上的瞬間,不怎麼痛,隱約之間,好像看到血涔涔的流了出來。

我閉上了眼,嘴角微微的勾起。




光線很刺,有人在我身旁說著話。

我努力的睜開了雙眼,眼前的景象卻是矇矇矓矓的。

「她醒了!」有人說道。

「小瑞,你看的到嗎?我是媽媽呀!」母親的臉靠了上來,她的臉上還留著淚痕。

我點點頭,看的到,只是不太清楚。

「她現在的情況還不是很穩定,尤其是視網膜有輕微破裂的傾象,最好是在住院觀察一段時間比較保險,而且這段時間,不要讓她有太大的情緒波動。」一個陌生的男子向母親說著。

母親點點頭,送著醫生出去。

病房裡很空,只有消毒水的味道。

母親又進來了。我問她阿曜有沒有事?

她搖搖頭,我鬆了一口氣。

很想再問她阿曜現在在哪,但是覺得好累好累...

我再度閉上了眼。

後來母親告訴我,肇事者已經被警方抓到,他供稱是被阿曜的同學收買,純粹是嫉妒阿曜被選中了比賽,想要給阿曜一個警告。後來那個人被記了大過,退學,再也沒再出現。

我待在病房裡,覺得很悶。

沒人來看過我,我倒是對這不以為意。

只是連阿曜,我都沒見過他一眼。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