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晚上十點,阿曜遲到了兩個小時。

第五次聽到從手機傳來的語音留言,我擔心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桌上滿滿的草莓已經退了冰,裝在杯子裡的冰塊也已經都融化了。

為什麼要失約?

為什麼一通電話也不打?

我坐在沙發上,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

鈴聲忽然響起,我迫不及待的衝去開門,出現在我眼前的卻不是阿曜的臉。

「裕也?」我驚訝的看著現在應該在日本的人,他的手上正端著一個大蛋糕。

「驚喜嗎?我特別從日本飛來的喔!!」他笑著,我卻忍不住哭了出來。

為什麼不是阿曜?

「怎麼了....你別哭啊....」他顯然被我嚇了一跳,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

能夠慌亂的安慰著我。

靠著裕也的胸膛,我狠狠的哭著,狠狠的哭著。

「所以他失約了?」幾乎把裕也的衣服都給哭溼後,我的情緒終於比較穩定。

坐在沙發上,有點不好意思。

「嗯。」

他沉吟了一會,說道:「你知道他家住在哪嗎?」

「嗯。」

「那走吧。」他起了身,一把拉著我往門口走去。

「去哪?」我疑惑的望著他。

「去他家問清楚啊。」

「可是....」我要拿什麼身份去問他?我只是他的朋友...

「就算只是朋友,也沒有道理失了約還不連絡的,就當作是你擔心他發生什麼事也可以吧?」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猶豫,努力的給我打氣著。

我點點頭。

來到阿曜家的樓下,我開始覺得不安。

裕也拍了拍我肩膀,對我露出了一個加油的笑容。

剛要按電鈴,我就聽到從他們家後院傳來陣陣的哭聲。

裕也顯然也聽到這聲音,臉色怪異的和我對看著。

「他們家...該不會不乾淨吧?」說完,還做了個鬼臉。

被他搞怪的臉給逗的,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和裕也慢慢的走向後院,他們家自己搭的鞦韆上坐著兩個人的身影。

我的身子僵在那裡。

一男一女,坐在鞦韆上,靠得好近好近。

女孩哭得很傷心,靠在男孩的肩上。

那男孩正是讓我等了二個小時的阿曜。

 

天亮了,刺眼的陽光照在我的臉上。

走到浴室,整張臉都是淚痕,打開水龍頭,冰涼的水沖洗著我的臉。

「你醒啦?」裕也站在門外,滿眼惺忪,他一整夜沒怎麼睡。

我點點頭,對他投了個抱歉的眼神。

他了解的笑了笑。

房間裡一片凌亂,都是我的傑作。

昨天,我幾乎是用狂奔的速度回到家,裕也在後頭緊跟著我。

摔東西,丟東西,大哭大叫,我毫無顧忌的發洩著。

甚至,我還一度拿著刀片,想要在身上劃上幾刀。

要不是裕也阻止,也許房子裡就會血流成河了。

後來,我一直哭一直哭,哭到累了,哭到睡著,哭到眼乾了...

撿起被摔爛在地上的相框,我一把撕掉和阿曜的合照。

再見...再見...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