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在學校遇見阿曜時,我很努力的平穩著自己的情緒。

兩個月不見,他似乎變得更會讓人心動。

「你寒假去哪了?怎麼都找不到你?」

「我去日本玩啊!」我笑著答道。

「你怎麼沒跟我說,我找了你一個寒假耶!」他的語氣裡頗有責怪的意味。

「時間太趕了,來不及說,抱歉喔!」

那天,從他有了小芙開始,我們第一次一起回家。

他騎著機車要載我回家。

我搖頭拒絕,不想被他女朋友誤會。

我們分手了。

他淡淡的說道。

我不解的看著他,心情很複雜。

原來是這樣嗎?

你和她分手了所以才來找我?

我還是坐上了他的車,如此犯賤。

坐在機車後座,我不敢抱著他,只敢輕輕的靠近他,聞著那獨有的熟悉薄荷味。

多麼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刻。




認識阿曜邁入一年。

我十八歲的生日即將到來。

阿曜問我想要什麼禮物,我笑了笑,說要他買個蛋糕替我唱首生日快樂就好。

他很爽快的答應,還說我的希望還真渺小。

是啊...多麼小的希望?

但是他卻不知道,能夠和喜歡的人一起過生日,對我來說,已經是件奢侈的事了。

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了裕也寄來的明信片。

信封裡付上了一張相片,裕也和一個男孩靠在一起,甜甜蜜蜜的笑得很開心。

「生日快樂!!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經找到你的幸福了呢?我和我的honey每天都很快樂,希望你也跟我一樣快樂!!」

信紙上,裕也漂亮的字跡行雲流水的寫著。

我的嘴角揚起了笑容,替裕也和他男朋友感到高興。




生日的早上,我醒的特別早。

一邊做著家事,一邊想著晚上和阿曜的約定。

陽光很大,從落地窗探了進來,很真實的反映著我的心情。

一大早就接到老媽的電話,說寄了樣生日禮物給我。

和老媽說了半個小時左右,門口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接過了郵差先生送來的包裏,打開了盒子,裡面是一大箱的草莓。

阿曜一定會很開心的,他最愛吃的就是草莓。

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我稍微將草莓清洗過,冰在冰箱裡。

腦子裡滿滿都是期待的心情。

我十八歲的生日,希望是個令我難望的生日...

對著外頭晴朗的天空,我許下了這個心願。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