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雨下得愈來愈大。

灰濛濛的一片天,像是再也看不清前方,諾亞拖著被淋溼的全身,回到了林師家。

深邃的眼裡不再是平常的淡然,而是一種滿懷著恨意和不肯相信的雙重情緒。

他慢慢的走進了林師房裡,看著熟睡的林師,從口袋中拿了一小瓶的不明液體。

愈靠近林師,他的步伐愈顯沉重,就在他來到了林師的床邊,林師忽然睜開了眼。

「你...你還是走到了這一步...」林師看著他,緩緩的開口,語氣卻意外的平靜。

諾亞沒有接話,拿起小瓶,往林師的臉上滴去-------

「諾亞!!」查覺到諾亞氣息的斯特急忙出現在林師房門口,目睹的就是這一副景象。

特殊的液體從瓶內滑落,流向林師此刻顯得蒼老的臉上,漸漸產生了奇特的化學效應.....

不到半刻,林師的臉竟換了上了另一張臉孔!!

諾亞心痛又心碎的看著林師,夾雜的情緒有憤怒有狠狠被撕裂一切的痛楚。





「你...為什麼會是林師的臉?」諾亞滿臉驚惶的看著眼前那張熟悉再不過的臉孔。

「呵...很簡單,因為這是魔族的人都會的一種把戲。」那人笑著,不是平常林師和藹的笑,而是帶著詭異的笑。

諾亞瞪著他。

「事到如今,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吧。你很好奇為什麼自己會有一頭髮吧?那是因為那是魔族的象徵!代表了魔族崇高神聖的身份!相信從你小到大,你那令人可敬的林師總是叫你把那頭白髮給遮起來,為什麼呢?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豢養了一個魔族的男孩!」那人慢慢的將一切說

了出來,諾亞的臉色卻愈來愈難看。

「至於那與魔族相反地位的狩魔師為何會收留一個魔族的男孩呢?那是因為他有著可怕的野心!!他想要藉著你來統治魔族,統治全世界!!」

「你胡說!不可能的,林師不可能會那樣想!!」諾亞吼著,拒絕相信任何毀謗林師的話語。

「沒錯,如果是真正的林師當然不可能那樣想,問題就是真正的林師早就在十二前死去了!!現在的林師是個冒牌貨,是個魔族叛徒冒充的傢伙!」那人的臉上換了上一種鄙夷的神色,繼續說道。

「你有什麼證據?我憑什麼要相信你!」諾亞氣憤的反駁著,內心卻是惶恐不安。

「證據當然有,」說到這裡,那人從衣擺拿出一瓶奇異的小瓶子,「這就是證據,這是魔族的現形藥,不管做了什麼易容的魔法,只要滴上這個,絕對立刻變回原形。」語畢,他打開瓶子,往自己的臉上滴,那張臉竟變成了一張年輕的少年臉孔。

諾亞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那人又道:「我們等了很多年,終於等到這個機會可以將你從那叛徒的手中救回來,現在你必需自己了斷此事,那個叛徒殺了你的父母,封印你的魔力,現在他更想奪走你的魔力,只有你能夠阻止,雖然以我們魔族的身份要來說拯救世界實在可笑,不過就當作是為了你自己,殺了他!」

「你真的是...真的是甘野?」諾亞質問著林師,他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乍聽到這名字,林師震驚的抖動了身體,半?,他緩緩的開口道:「原來他們跟你說這樣...動手吧...如果這樣能讓一切真相大白...」

林師的不否認讓諾亞又是一震,他拔出了繫在腰間的佩劍,對準了林師。

「諾亞你在幹麻?諾亞你真的要殺林師?」斯特衝上來阻止,卻對上了諾亞那雙變得冰冷的眸子。

諾亞看著眼前的林師,雖然面貌不同了,但是林師身上的那股慈祥平和的味道卻彷彿還圍繞在他身邊,讓他遲遲下不了手...

就在此時,強大的魔氣忽然籠罩了整間屋子,斯特倏地提高了警覺性。

「快動手吧快動手吧...不要被他那偽善的外表給欺騙了!!」四周響起了低沉且粗糙的男聲。

林師聽到這聲音又是一驚,他腦中很快的轉過了幾個想法,最後,他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希望我這麼多年對你的教養沒有白費,諾亞....」然後,竟然徒手將諾亞手上的劍刺向自己心口。

「林師!!」斯特不敢相信的看著林師,諾亞也訝異的呆站在那裡。

隨著林師的死,那封印多年在諾亞身上的魔力漸漸甦醒,很快的,記憶像是漩渦般回流到諾亞的腦中,封印前的自己和現在的諾亞慢慢交融在一起,他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跟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受到諾亞強大魔力的反射力,斯特身上也產生了變化,身上的弓再度出現,現在的他,不是少年斯特,而是狩魔師!

必須殺掉魔王的狩魔師!!

他將銀箭放上了弓,對準了現在後悔不已的諾亞,「為什麼...為什麼你不願意相信林師?為什麼?」

諾亞回頭看著他,沒打算做出任何抵抗,現在的他,像是個踏錯步伐的小孩,無路可退......

為什麼林師對他多年的養育之恩居然讓外人一兩句話就給破壞了?原來他諾亞不過也只是個膚淺的傢伙...

抱起林師的屍體,悔恨的淚從眼眶中緩緩落下,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於事無補......

就在斯特要放弓的前一刻,一直在一旁觀看的君微無法承受林師死亡的事實,那長久已來在他心裡蠢蠢欲動的黑盒子,終於突破了封印,被打開了!!

「封印解開了,哈哈哈,軍師,我們成功了!」另一道年輕的聲音闖了進來,欣喜異常。

斯特愕然的回過頭,君微原本棕褐色的頭髮此刻竟然漸漸泛紫,那閃著無辜純真的大眼現在轉成邪魅的紫紅色,比剛剛強大的魔力正釋放著,那是......魔王!!

「愚蠢的狩魔師,你以為諾亞是魔王嗎?哈哈哈,這個計謀真是太完美了!!」像是洞悉了斯特的想法,老邁的聲音得意的說著。

斯特趁機將箭射向尚未成長完成的魔王,銀白色的箭咻的一聲,不偏不倚的射中了魔王的心扉。

「你這奸詐的狩魔師!啊!.........」忽然被襲擊,一時反應不及,那老邁的聲音顯然也跟著魔王受創。

「軍師,現在怎...」「快將魔王帶回去...」語畢,軍師搶在斯特射下一箭前用最後一絲力量帶走了魔王。

斯特回頭看著諾亞,猶豫著該不該解決掉已經恢復魔力的諾亞,諾亞突然開口:「動手吧...都是我害死了林師...」

「我...」

林師的雙眼在此時卻不可思議的睜開,諾亞驚訝的看著他。

「諾亞...不枉費我多年教導你...你最後還是戰勝了封印前的你...」林師說著,像是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

斯特也蹲到了諾亞身邊,他握起林師的手,試著將自己的力量傳給林師。

「斯特...不要試了,沒有用的,我現在...是靠著最後的意志力...」他對斯特搖了搖頭,又轉向諾亞,「對不起...我應該早點跟你說的...我以為你就是魔王...才要你跟斯特成親...沒想到...我最後還是被魔族的人給擺了一道...可是...我不是為了...為了要統治魔族或是全世界才收養你的...沒錯...是我殺了當時的魔王...但是...當時的你...那麼幼小...我下不了手...所以才封印你...收留你...」

「不是故意要騙你的...只是時機還沒到...對不起...」

諾亞搖著頭,淚像是決堤般無法停止,真正該道歉的人是他...是他這個愚眛的傢伙...

「不要感到抱歉...你沒有變回那個人,已經是很好的了...」林師安慰著他,又看著斯特,「不要殺了諾亞...他是無心的...你們倆個...要一起去救君微...他...也是個可憐的小孩...去救他...去找...甘野...他會幫你們...」

斯特握緊了林師的手,點著頭,淚也在眼中打轉。

林師安心的笑了笑,「你們要...彼此信任...相信...可以幫助你們...」

語畢,他終於閉上了雙眼,不再有氣息。

「諾亞,」斯特擦了擦臉上的淚,收起了弓,「我願意相信你,你願意相信林師,和我一起去找甘野以及救君微嗎?」

諾亞看著斯特,看著此刻安祥的林師,他點點頭。

如果說要做什麼來報答林師,那也許就是相信林師,照著林師的話去做,過去,他不懂什麼是相信,所以害死了林師,想著斯特之前對他說的那番

話,他想現在,他要開始學著什麼是相信,什麼是愛,然後,他就能在未來的某一天,見到君微時,對他的愛做出回應,讓林師在天上能夠安和的看著他們。

斯特拉起了他的手,兩個人相視而笑。

一步的錯誤不是永遠的遺憾,他們要相信彼此,開始他們的旅程。  




Fin.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