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君微,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諾亞揉著剛剛被君微抓住的手,他第一次發現原來看來弱小的君微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我...」君微忽然變得吞吞吐吐的,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剛做完壞事的小孩般,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其實他跟本就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只是看見斯特和諾亞那副親密的模樣他就覺得心好痛,不知怎麼的,當下彷若有一股力量去鼓勵他似的,想也沒想的就立刻衝向前將他們倆個分開。

「你跟本沒什麼事吧?」立刻看穿了他的想法的諾亞倒也不生氣,有些無可奈何的搖搖頭。

「對不起啦...我...我...」不知所措的道著歉,發現諾亞沒生什麼氣,他暗自的鬆了一口氣。

「算了,那我先出去了。」像對待自己的親弟弟般,諾亞寵溺的搔了搔君微的頭,轉身要往外走。

君微見狀,反射性的立刻抱住了他,諾亞訝異的回頭望著他。

「君微你...」這一回頭,他驚訝的發現君微眼中盈滿的愛意。

君微對他....

「我....」君微趕緊放開了手,臉上的紅暈卻沒有退去。

諾亞剛想說些什麼,走道上卻傳來露芽的哭喊聲。

「朔林!!朔林你醒醒啊...朔林...」

「林師怎麼了?」諾亞急忙跑向林師房裡,露芽正搖著臉色蒼白昏迷不醒的林師。

「朔林...朔林他剛剛醒過來,像是要說什麼似的...可是他突然之間又昏過去了,而且溫度比之前要高...」哽咽的說著,露芽淚眼看著躺在床上的林師。

諾亞拿出剛塞住口袋裡的紙條,想也沒想的朝大門跑出去。

「諾亞!諾亞你要去哪裡?」斯特馬上跟著諾亞衝出去,一邊跑他一邊大喊著。

照著紙條上寫的住址,諾亞來到一棟外觀豪華卻給人一種冷冰冰陰森森的大屋前。

他剛走到門口想按鈴,那門竟然自動緩緩的打開,伴隨著一陣毛骨悚然的低沉男聲。

「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好久呢...」

懷著不安的情緒,諾亞勇敢且堅定的走進了屋內。

在門關上的一剎那,原本佔據將近百坪的屋子居然像一陣煙的憑空消失在空地上。

追著諾亞的斯特在幾秒鐘後趕到,他望著空曠無際的一片空地,靈敏的嗅到一絲殘存的魔氣。

「伏維孟特羅,現!」迅速的唸了一串咒語,斯特的手上立刻出現了一把銀紅色的長弓。

他拿著手上的長弓,在附近偵察了一會兒,卻始終沒有任何線索,考量了一會兒,又唸了一串咒語,化成一陣煙,消失在空地上。

斯特消失後,一個紅色長髮的男人從暗巷中緩緩走了出來,輕輕的嘆了口氣。






諾亞走在一條昏暗的長廊。

四周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光線,但是他卻能夠看得非常清楚,就好像在充滿亮光的街上一樣,儘管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身處在一個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覺得很神奇吧...自己居然能在這麼暗的地方看得這麼清楚...呵...」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似的,那陣低沉的聲音又在他耳邊響起。

「不過那是當然的...因為那是我們基本的能力...」

我們?

「沒錯,我們。」諾亞明明沒有發出聲音,只是在心裡想著,那聲音卻清楚的聽到並回答。

為什麼你能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算是測試,諾亞索性不開口,僅僅只是在心裡想道。

呵呵...那是因為你願意讓我聽到我才能聽到的...而且這裡是現形梯。

聲音再次說道。

現形梯?

等你到了我在跟你說明吧!丟下這句話後,聲音忽然斷掉不見。

而諾亞也在此刻走到了盡頭,現在他面前是一扇大門。

毫不費力的推開了那扇看來很笨重的大門,諾亞看見一個男人背對著他坐在大椅上。

男人聽見他進來的聲音,緩緩轉了過來。

隨著男人的面容越來越清晰的浮現在他眼前,諾亞驚訝的倒抽了一口氣。

那張臉...那張臉...那張臉居然是...林師!!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