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一切都變了!

自從那個叫斯特的傢伙來到這裡,什麼都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君微坐在床沿,一張俊俏的臉此時因為氣憤而繃的緊緊的。

尤其是諾亞!好像變了個人似的,突然變得那麼開朗溫柔!

他不是不希望諾亞變成那樣,相反的,那樣的諾亞在他眼中顯得更有魅力更迷人,只是...

諾亞的轉變卻不是因為他...

原本充滿怒火的臉龐此刻被滿滿的悲傷給取代,君微靠在床頭,整個空間瀰漫著濃濃的感傷。

他真的好喜歡諾亞...從諾亞第一天來到林師家裡開始,他就被諾亞眼裡那抹冷冷的,彷彿無視一切的眼神給深深吸引。

隨著時間的相處,他發現諾亞其實是個冷淡卻不冷酷的人,他知道,其實在諾亞那堅強冷靜的外表下,有一顆渴望得到幸福的心。

諾亞在等待,等待一個可以打破他自己築的高牆的人。

而他以為他會是那個人。

但是讓諾亞改變的卻不是他!

想著想著,君微不禁悲從中來,一滴淚緩緩自眼眶中落下。

憑什麼呢?那個斯特不過才認識諾亞幾天而以,憑什麼他可以輕易打動諾亞的心?

為什麼他努力了十幾年卻是這樣的結果?

愈想愈難受,忽然有一種好痛苦的感覺在君微心裡散開,有什麼東西...像是盡了力要掙脫般...在他的心裡蠢蠢欲動...

*

夜。

天際特別乾淨,像是不涵雜質的海水般,深藍中透著一股自然而然散發的微亮。

襯著潔白的月,有一種幽然的氣氛圍繞在四周。

這樣美麗的夜晚裡,諾亞卻格外感到心神不寧。

他站在窗台前,凝視著天,每到夜晚,他就愈覺得不安。

一陣刻意放低的腳步聲引起了他的注意,悄悄的走向門口,他輕輕的拉開門,赫見那名神祕的客人正站在他的門口。

而他的表情就像是知道諾亞會這麼做般,揚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有事嗎?」諾亞沒有讓他進去,利用身材高大的優勢恰好的擋住了入口。

「來找你當然是有事,不過,可以先讓我進去嗎?」嫫燿毫不在意的,撥了撥他那頭紅的發亮的長髮。

諾亞露出不悅的臉色,冷道:「有事在這說。」

「我是不介意在這在說,但是...恐怕你介意喔。」嫫燿再度勾起笑,那稱得上是俊美的臉孔此刻看在諾亞眼裡卻多了一份奇異詭譎,那種感覺彷若似曾相識。

猶豫一會兒,諾亞還是跨開腳步走回自己房裡,嫫燿滿意的跟了進來。

「有話快說。」

「嘖嘖嘖...別這麼一副敵意的臉看著我,我可是要來跟你說一件大事的。」嫫燿輕輕的說著,低旋的聲音卻有一種不容乎視的壓力。

諾亞哼了一聲,沒有回話。

嫫燿又繼續道:「而且這件事對你可重要了...關於你那頭特別的漂亮頭髮...」

反射性的抓了下頭髮,諾亞對這話題敏感的閃過一絲不安。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你們那個受人尊重敬仰的林師...離死期不遠了。」得到預期的反應,嫫燿不再賣關子,直接了當的說道。

「你說什麼?!」諾亞一聽,激動的上前抓起嫫燿的上衣領子,怒氣明顯的在臉上醞釀。

「我說他離死期不遠了...應該說他會先生一場大病,然後在病中死去。」俐落的拍掉諾亞的手,嫫燿又重覆了一次。

「我聽你在胡說八道!林師健康的很,根本不可能生病,更不能因此而死亡。」努力緩和自己的情緒,諾亞長長的噓了一口氣。

「他現在是很健康沒錯...不過,這就是他命中注定好的,打從他十二前做了那件事後,這宿命...就緊緊的跟在他身邊了。」說到這裡,嫫燿的臉上多了些複雜的情緒。

「那件事?」注意到嫫燿的表情,諾亞敏銳的追問道。

「呵...那就不是我可以跟你說的範圍了,想知道的話...你不是有張紙條嗎?」嫫燿又露出笑容,表情又恢復成以往的邪魅。

「你...你怎麼會知道?」諾亞驚訝的看著他。

「不過我可提醒你,太好奇...往往會惹來麻煩喔...」語畢,嫫燿頭也不回的踱出房門,留下諾亞滿滿的疑問以及不安。

從箱子裡拿出那張破爛的小紙條,諾亞握的緊緊的,心中猶豫不決。

剛剛和嫫燿說完那些話後,使得他更加的懷疑起嫫燿的身份,同時那種異樣的氣氛又緩緩從他的心中升起,抬起頭望著窗外靜謐的夜,現在,他只能祈禱這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了。





像預言般的神準,林師在那夜的三天後開始高燒不退。

諾亞坐在大堂,看著露芽忙進忙出,一會兒拿著大盆擰著冰水給林師降溫,一會兒又燉著草粥,一刻也不得閒。

大雨恰好在林師發起燒的那天夜裡開始在【卓已】降下,到今天,足足已經連續了三天。

透過大堂的半透明窗,諾亞大概可以猜測到雨勢的大小,卻對天色的灰暗感到意外。

這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也太過奇異,嫫燿在三天前離去,也就是林師犯病的那天早上,諾亞還記得嫫燿在離去前,臉上露出的那種勢在必得卻又帶了點悲傷的複雜神情。

當天晚上,林師在進房就寢時還元氣滿滿的跟他們道了晚安,夜裡,溫度就開始沒有上限似的不斷上升,把露芽嚇得都哭出來了。

手中緊緊的抓住那張紙條,諾亞的臉色愈顯難看。

「諾亞...你沒事吧?」斯特察覺了諾亞明顯的坐立不安,他坐到他身旁,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搖著頭,諾亞不想要其他人在此刻還要分神為他擔心。

斯特看著諾亞,猶豫了一會兒,開口說道:「諾亞...我有事要跟你説...」

就在此刻,君微突然從房裡走了出來,一把拉住諾亞的手,說道:「諾亞,你陪我來一下...」

諾亞回頭看著斯特,想要開口,卻被君微立刻打斷:「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考慮了半响,諾亞終於點頭,跟著君微走入房裡。

斯特站在他們身後,看著君微,隱約覺得不太對勁,長久的訓練讓他此刻敏銳的似乎嗅到一點...魔氣...

是不是林師前幾天跟他說的那件事...真的就要發生了呢?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