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夜裡,一個蒼老的聲音從一棟破屋內傳出:「快了,魔王甦醒的日子就快來了 … 」

另一個年輕的聲音說道:「軍師,那我們不用做什麼嗎?」

「我們現在只要等待 … 呵呵呵 … 等待魔王甦醒的那天來臨 … 」

*

結婚的事引起了一陣大風波。

一種奇怪的氣氛以旋風的速度捲過了所有人。

月芽和陣維對這個消息先是感到錯愕,然後就異常的興奮。

林師和露芽默默的做著準備,有時露芽還會對諾亞投以欣慰的眼神。

君微始終抱著不屑的態度,對於斯特的態度更是差到了極點。

而當事人斯特似乎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是和諾亞仍沒有任何交集。

諾亞坐在前院的木椅上,隨興的翻著那本最近很令他著迷的【斯客傳】。

但是此刻他卻沒放任何心思在這本書上,滿腦子都充斥著那個老男人對他說的話。

有那麼一種感覺,向著他,愈來愈靠近。

甚至晚上睡著時,他總是會忽然驚醒,若有似無的覺得有人在觀察著他。

很有可能,他快走火入魔了,好幾次他真的這麼想著。

就在諾亞因為心煩意亂而準備回房間時,一陣優閒的腳步從大堂慢慢走了過來。

他正好和斯特對上了面。

「啊 .. 」斯特看見他,有些驚訝的叫出了聲,稍後又覺得丟臉似的立刻閉上了嘴。

他臉上沒任何表情的繼續朝房間走去,突然被斯特叫住。「諾亞 ... 」

「有事嗎?」他冷淡的問道。

「那個 ... 」斯特看起來欲言又止。「關於那個 ... 和我的成親的事 ... 」

諾亞挑了挑眉,等待著他接下來要講的話。

「我認真考慮過了,其實好像也不是那麼嚴重的事,所以 ... 」斯特看了看他的臉,「我答應林師了。」

「是嗎。」諾亞點點頭,「然後呢?」

「什麼然後 ... 難道你一點反應都沒有嗎?當初林師提出來的時候你是這樣,現在我答應了你也是這樣,你這個人是怎樣啊?」像是被諾亞始終冷冰冰的態度給激怒了,斯特終於忍不住說道。

看著斯特那張正冒著火的臉,諾亞的嘴角忽然蹦出了笑意。

他這麼一笑,反倒是把斯特搞糊塗了。

「你 ... 你是怎樣?」

「你還真是有趣呢。」沒頭沒尾的冒出這句話,諾亞興味的看著斯特。

「我有趣?你 ... 你是有病是不是?講話怪里怪氣的。」忽然被稱讚,斯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但嘴上仍然碎碎唸著。

跟著斯特這樣胡鬧,諾亞意外的發現自己的心情似乎一瞬間好轉,那原本徘徊在心頭的幾片灰雲像是一下散開般,諾亞的臉色也跟著柔和了起來。

看他突然發起呆來,斯特打從心裡更覺得他是個怪胎。

「喂 ... 你真的是個怪胎耶 ... 」想也沒想,斯特又開口說道。

「是嗎?那你自己不也是?」被剛認識不久的人這樣說,諾亞一點也沒有不高興的感覺,還很難得的和他抬槓起來。

「你 ... 你說我也是?我哪裡是啊?我可是正常的很咧!」斯特一臉自傲的說著,那種年少的意氣風發在他臉上一覽無遺。

「正常的人應該不會答應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成親吧?更何況你原本是如此反對。」諾亞隨口說著,斯特的臉色卻像是被說中了什麼倏地變了變,不過他很快的又恢復成原來的表情。

「那是因為 ... 因為我相信你是個好人,所以我才答應的。」斯特替自己辨解道。

「相信 ... 相信我是個好人?」諾亞有些訝異的看著斯特。

「你才認識我多久,就覺得我是個好人?」

「所以我才說我相信啊!這是我師父教導我的,他說人都應該要有一顆信任別人的人,不管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只要你願意相信別人,一定有一天可以得到相同的回報。」斯特很自然的說道,這段話從他小的時候師父就在他耳邊不斷叮嚀,次數多到他想都不用想就可以脫口而出。

「不是每個人都會回報的,太信任別人,只會讓自己受到傷害。」看斯特這樣,諾亞忍不住反駁道。

「就是因為每個人都這樣想,所以才不能去信任別人,我覺得信任是一種很重要的東西,就好像愛一樣,有了信任,就有勇氣。比如說一個戰士要出征,因為他背負著家人對他的愛,對他的信任,相信他一定能夠順利保衛家園,成功回來,所以他有了勇氣與力量去和敵人對抗。因為他信任他的夥伴和上司,所以他們才能併肩合作,就是因為大家相信著彼此,才能夠打勝仗啊!」斯特愈講愈激動,看見諾亞專注的聽著他講,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了下來,:「對不起 ... 我好像有點偏題了 ... 」

聽了斯特講的這段話,諾亞突然覺得有股奇異的感覺像排山倒海般向他襲來,淹沒了他的思維。

「沒關係,我覺得你講得滿好的。」諾亞打從心底這樣覺得。

「呃 ... 其實這都是我師父教我的啦 ... 」被這樣真誠的稱讚,斯特反而覺得有點不知所措。

安靜的空氣忽然流盪在兩人之間,但是空氣中的元素卻少了之前的陌生以及不熟悉感造成的衝突,現在連繫在他們之間的氣流帶著新的元素 ----- 感情。

*

一個神祕的客人突然造訪了林師家。

諾亞盯著那個正坐在大堂沙發上和露芽聊著天的男人,不知怎麼地,心裡就是有一種疙瘩。

一雙透著邪魅詭譎氣息的鳳眼,還有那頭紅的不像話的長捲髮,諾亞總覺得這個客人全身上下散發著一種令他快要窒息的味道。

那個男人突然就朝他看了過來,嘴角若有似無的勾起,好像他從頭到尾都知道諾亞在偷看他。

渾身一陣不舒服,諾亞轉過身,要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君微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後。

「君微?有事嗎?」諾亞注意到君微的臉色不是很好。

君微笑了笑,搖搖頭。

「你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有事要跟我說。」像對小動物似的,諾亞輕輕的在君微柔軟的髮上摸了摸。

因為這個細微的動作,君微的臉染上片紅暈,他趕緊低下頭,不希望被諾亞看到。

「你沒事吧?」諾亞疑惑的看著君微,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將頭壓的低低的。

「諾亞!」正要彎下腰看君微是不是不舒服時,斯特正好從走道的另一頭走來。

一聽到這聲音,君微原本揚著的嘴角馬上收了起來,臉上換上一張不怎麼好看的表情,兩眼警戒的盯著斯特。

「君微也在啊?你們倆個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放風吹?」斯特友善的問道,君微卻冷冷的哼了一聲。

得到這樣的回應,斯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轉向諾亞等待他的回答。

不要答應不要答應不要答應!

君微在心裡默默的祈禱中。

只是老天卻沒聽見他的願望,諾亞很爽快的點點頭。

「君微你不去?」

賭氣似的,君微一句話也沒講的走回自己的房間,諾亞見狀,聳聳肩,跟著斯特一起走向庭院。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