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敲門聲打斷了過往的思緒,林師搓了搓臉,說道:「進來。」

門被緩緩推開,一個俊秀的少年走了進來。

「林師,好久不見。」少年有禮貌的向林師鞠了個躬,一旁的諾亞好奇的看著他。

「嗯,真的好久不見,我們大概也有十幾年沒見了吧 ... 」林師看起來很高興,走到少年的身旁,摸了摸他那頭黑髮。

「嗯 ... 但是林師你一點都沒變呢!」少年露出微笑,像個小孩子似的。

「來,諾亞,這是斯特,是我好朋友的兒子。斯特,這是諾亞。」林師拉著諾亞,斯特向他點了個頭。

眼見林師就要和這個叫斯特的男孩聊起來,諾亞趕緊說道:「林師,你有客人,那我先出去了。」

「不不 .. 你留下來,正好把話跟你們倆個一併講。」林師一把抓住了諾亞和斯特,走向那張擺在房間角落的大沙發。

諾亞和斯特彼此對看了一眼,臉上都帶著疑惑的表情。

「咳 ... 本來這件事我是要等到之後才講的,不過,既然你們倆個都在場,那我就先告訴你們吧。」林師清了清喉嚨,慢慢的說道。

「你們雖然才十九歲,不過這個年紀在【卓已】已經算是不小了,其他跟你們同輩的人,也早就都成過親了,所以我想,」講到這裡,他突然頓了一下,諾亞忽然有不太好的預感。

「你們之間的婚事,其實在之前就已經訂好了,只不過一直沒有公佈而以,」林師繼續說道,諾亞和斯特的臉色早已發白。

「等等 ... 林師你說 ... 我和我和他 ... 的婚事?」斯特很快打斷林師的話,俊秀的臉上帶著不敢相信的神情。

「沒錯。」林師很肯定的點頭。

「林師你在開玩笑吧?!我 ... 我跟他都是男的耶!!」斯特激動的站了起來,氣憤寫滿了他的臉龐。

「喂,你也說說話啊!難道你想和我成親嗎?」他看向一旁沒作聲的諾亞,諾亞的表情異常凝重。

林師拍了拍斯特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一時很難接受,必竟在【羅都】都是男女相互成親,但是這裡是【卓已】,這種事是很正常的。你覺得呢,諾亞?」

諾亞抬起頭來,看了林師一眼,搖頭道:「請給我一點時間考慮。」然後站了起來,轉身離開。

 

 

「你大概不知道自己是從哪來的吧?為什麼自己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這個世界對自己這麼陌生?這些問題,一定在你心裡出現過上萬遍,而我,可以告訴你這答案。」蒼白男子這麼對他說道,臉上帶著的那種表情很難說是高興還是悲傷。

「你要告訴我什麼?」諾亞沒有出現太過激動的表現,關於這些事情,他雖然好奇,但卻有種碰不得的心態。

「也許你現在不會相信我,因為我要告訴你的,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所以,」男子在這裡忽然停了一下,大口的呼吸著,「我會先告訴你一件即將發生的事,來證明我說的話是正確的。」

「嗯?」諾亞不是很有興趣的聽著,眼睛盯著架上的瓶瓶罐罐。

「你將會跟一名男子結婚,一名黑髮男子。」男子這時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蒼白的臉因此顯得更加奇特。

「 ... 我知道了。」遇到神經病了。諾亞暗想著,拿了三瓶比魯,要往櫃台走去。

男子突然拉住他,遞給他一張破爛不堪的小紙條,說道:「如果驗證了,到這裡來找我。」

諾亞本來想丟還給男子,但是手心中卻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緩緩釋放著,剎那間,那名男子就這樣消失在諾亞眼前。

 

你將會跟一名男子結婚 ....

諾亞走回自己房間,坐在書桌前,抱著頭,試圖讓自己的腦袋清醒。

不敢相信事實的發生,他不知道這是巧合或是蘊涵著其他的含意。

關於自己對這個世界的陌生,即使心中老早就溢滿了疑問以及茫然,但是諾亞仍沒有問出口,雖然他知道以林師的博學多聞,絕對能解決這個問題,可是那種梗在心頭的不安,卻讓他遲遲開不了口。

而現在,似乎有那麼的一絲契機出現在他眼前,然而 ... 那種彷若會有什麼事發生的感覺,卻在他心裡愈發嚴重。

「諾亞 ... 你現在有空嗎?」君微忽然走了進來,語氣雖然平淡,但那平常在他臉上顯而易見的笑容此刻卻是緊緊抿著的雙唇。

「有事嗎?」他抬起頭,有些疲累的問道。

「我們 ... 去散步好不好?」像個小孩似的,君微撒嬌著央求道。

本來想拒絕他,但是一看到君微那種可憐兮兮像隻小狗一樣的表情,諾亞還是點了頭。

「耶!!那走吧!!」得了想要的答案,笑容終於出現在君微的臉上,他二話不說,馬上拉著諾亞的手,迫不及待的走向門口。

 

 

後花園是一片秋末冬初的景象。

大元樹的樹葉已幾近凋零,只剩下幾片葉還搖搖欲墜的盪在樹枝上,藍色的葉子覆滿了整片土地,形成一幅奇特的景象。

幾隻歸燕聚集在池塘邊,吱吱喳喳的,替冷清的四周增添了一些生意。

諾亞和君微併肩走在通往花堂的小徑上,安靜的氣息圍繞在兩人的身邊。

「諾亞 ... 」君微還是沉不住氣,終於開口說道:「那個 ... 」

「嗯?」諾亞轉過頭,看著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君微。

「林師說,說你 ... 」君微吞吞吐吐的說著,「說你要和今天來家裡的那個男生 ... 結婚 ... 」

「喔 ... 他叫斯特。」諾亞點頭,反應卻出奇的冷淡平靜。

「那 ... 那是真的囉,諾亞你真的要和那傢伙結婚?」答案得到證實,君微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諾亞幽幽的說著,看不出對這件事是高興還是氣憤。

關於這件事,他心裡實在沒個底,讓他煩腦的不是這件事本身,而是那個老男人說的那些話。

「可是 ... 可是你 ... 你和那傢伙才見第一次面耶!!而且 .. 而且 ... 」

怎麼可以 ... 怎麼可以這樣!!諾亞他 ... 諾亞他 ... 絕對不能和那個人結婚!!君微的臉色變了變,差點把心裡最深處的秘密給講出來,他緊張的趕緊住口,然後看了諾亞一眼,但是諾亞依然在想著自己的事,沒注意到方才君微的動作。

君微發現諾亞的心不在焉,微微的嘟起了嘴。

「諾亞!諾亞!」他大叫了好幾聲,諾亞才反應過來。

「什麼?」

「沒事。」感覺自己不受重視,君微氣憤的往回走,搞得諾亞一頭霧水。

「君微你幹麻?君微?」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