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BL。

 

 

1.

蒼茫的一片天際,昏暗,幾陣悶雷低低的迴盪在雲間。

街上的行人少得可憐,幾片落葉飄在風中,只有一兩隻小貓孤零零的翻著垃圾桶。

諾亞低著頭,忍不住拉緊了身上不算厚的外裳,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一頭接近銀白的短髮為了避人耳目,特別戴了一頂灰色的毛帽。天色雖暗,氣溫卻不算低, 他感覺雙耳悶得有些不舒服。

謹慎的瞧了瞧四周,他緩緩的拿下了毛帽,覺得輕鬆了許多。

角落裡一雙眼一直悄悄的揪著他,看到了他的動作,若有似無的勾起一抹笑。

繼續向前走著,諾亞忽然感覺從臀部傳來一陣陣的震動,皺了皺眉頭,才想到是那隻怪物機在響。

「喂?」他猶豫了一會兒,拉出了那看來有些噁心的舌頭。

「諾亞?諾亞是你嗎?」怪物機那頭立刻傳來一個高亢又尖銳的聲音,震得他的耳膜有點痛。

「是我啊。」無可奈何的回答著,他將怪物機稍微拿得離他的耳朵遠一點。

「喔,太好了,我是君微,終於找到了你了,你知道嗎,我又沒你的號碼,所以我足足試了三千二百五十六次才找到耶,不過我算幸運了,要不然月芽說我至少要打上一萬多次才找得你耶,而且我剛剛啊,打的時候 ... 」聽見君微似乎有越說越興奮的趨勢,諾亞趕緊打斷他的話,「你 到底要找我幹麻啊?」

「喔,對厚,我是要跟你說叫你回來的時候順便買個比魯回來。」

「比魯?」愣了愣,諾亞一時搞不太清楚。

「就是我們每次玩陽拳的時候,都會喝的那種東西啊!」

「喔 ... 我知道了。」經過君微這麼一提醒,他終於想到那裝在奇特的曲線瓶中,喝起來有些澀澀的鮮紅色液體。

「啊,對了,林師叫你買完趕快回來。」

「嗯。」

收了線,諾亞有些茫然的走向不遠前的超商,進去之前,他記得將毛帽戴上。

走到門口旁的機器,他從口袋中掏出了幾枚銀幣,投入機器上的黑洞。

噹啷一聲,門緩緩打開,裡面和街上一樣冷清,他又拉緊了毛帽。

店員朝他看了看,微微的笑了笑,繼續做著自己的工作。

走到了第二排的架子,諾亞仔細的挑著架上的物品,一個低沉的聲音忽地打斷他的思緒。

「小兄弟,可以打擾一下嗎?」

他緩緩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蒼老的男子。

「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想讓你看些東西。」男子解釋道,一邊拿下了戴在他頭上的運動帽。

諾亞驚訝的看著男子,同樣銀白的髮,讓他完全說不出話來。

「很驚訝吧?我看到你時,我也很驚訝。」男子笑道,帶著無奈和些許的自嘲。

「為什麼你 ... ?」話卡在喉嚨裡,男子已經了然的開始解釋著。

「你大概不知道自己是從哪來的吧?為什麼自己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這個世界對自己這麼陌生?這些問題,一定在你心裡出現過上萬遍,而我,可以告訴你這答案。」 



*




「諾亞,你不舒服?」

原本出神的諾亞,被這麼一叫喚,忽然驚醒了過來。

「啊 ... 沒有,沒有。」趕緊搖搖頭,才發現餐桌上早已收拾一空,只有自己的眼前還擺了一盤只吃了一口的飯。

「真的沒事?」不放心似的,紅呂又問了一次。

「嗯,我沒事。」他肯定的說道,腦中卻還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一直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的林師,這時緩緩的走向諾亞,刻意壓低了聲音,對他說道:「諾亞,你跟我來書房一下。」

「你來到這裡多久了?」林師坐在椅子上,只有三十幾歲的臉龐上卻蘊涵著深遠的智慧。

「十二年了。」諾亞簡單的回答道,語氣中卻帶有濃濃的感恩。

「十二年了啊 ... 沒想到時光這麼快 ... 」林師幽幽的說著,彷若時光回到了十二年前那個陰雨連綿的日子。







雨,細細的,又好像沒有止盡的下著。

朔林坐在屋內,看著窗外,有些心煩意亂的皺著眉頭。

他的那把帶點紅色的銀弓,靜靜的躺在椅子旁的地板上,好像在等待主人的行動。

「朔林,吃飯了喔!」露芽從廚房走出來,手上端著豐富的菜餚。

「喔。」他應了一聲,一雙專注的眼還是直盯著窗外。

「先吃飯吧,反正外面在下雨,你也不可能出去外面的。」露芽拉開椅子坐下。認識了朔林十年,她當然知道現在他在想些什麼。

「可是已經三天了。」雖然被猜中了心思,但是他一點也沒驚訝的樣子,只是語氣中帶著些許的無奈。

這場雨來得又怪又久。

雨水這種東西在這個地區是極少見的,即使有,最多也只能持續個幾分鐘,而絕不會像現在這樣連續下了三天。而且,【卓巳】的雨,從來只是純粹的透明色,而不是像現在的帶點銀灰色。

「說的也是,這場雨真的是太奇怪了。我昨天去合市的時候,還聽到隔壁的太太們在討論呢!」露芽贊同的點點頭,打從她出生到現在,就 從來都沒看過這種情形。「她們說,肯定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聽到這裡,朔林忽然站了起來,拿起了一旁的弓,說道:「我要出去一下。」

「你要出去?你瘋了啊!」露芽感覺不可思議的叫著,擔心的口吻中大有阻止之意。

「我出去一下,不會有事的。」他一邊穿著防水的大衣,一邊對她做了個要她安心的手勢。

「好吧 ... 那 .. 那你小心點。」知道他一打定主意就不會改變,露芽也只能交待他多注意周邊的情況。

「嗯。」他慎重的點點頭,將大門推開。

才剛踏出門口,朔林就覺得自己好像忽然置身在另一個世界。

雨勢大如洪水,整片天就像有人不斷的將盆子裡的水往下倒般,茫茫的灰,彷若一不小心,就會迷失在這看不清前方的世界。

朔林亦步亦趨的,緩緩向前走著,街上沒有半個人,連貓啊狗啊這些愛四處亂竄的小動物都沒看見半隻。

又向前邁了幾步,雨勢好像有愈來愈大的傾象,即使身上穿著厚厚的防水大衣,但是那被大雨打在身上的微痛,朔林卻愈來愈清楚的感覺著。

走了一段路後,他決定要轉身回去,耳朵卻在這時靈敏的聽見從前方不遠的暗巷中傳來的一聲低鳴。

他不自在的抖了一下,抓緊手中的弓,考慮了一會兒,他緩緩的轉向巷子走去。

愈靠近巷子口,那胸口的跳動愈顯快速,手心因為緊緊抓著弓的關係,汗涔涔的流著。

終於,離巷子只剩一步之遙。

朔林鼓起最大的勇氣,往巷子一轉--

他倏地鬆了口氣。

一個男孩縮在角落,全身骯髒汙濊,連身帽遮住了他整張臉,只有那雙似乎閃著光的大眼,還炯炯有神的直盯著朔林。

「小弟弟,你沒事吧?」朔林一邊問道,一邊謹慎的查看著四周。

小男孩沒回話,只是冷冷的搖著頭。

「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你父母呢?」朔林疑惑的問著,確定沒有什麼危險後,他走近小男孩。

「死了。」再簡單不過的回答,語氣中沒帶絲毫的感傷。

「死了?」朔林不可置信的大叫,最讓他驚訝的是小男孩那冷若冰霜的態度。

他拉起小男孩,檢查他身上是否有受傷的地方,又繼續問道:「那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

「不知道,醒來就在這了。」很坦率的回答著,對於陌生的朔林,小男孩顯得異常乖順。

「你叫什麼名字?」他看著小男孩,心裡覺得奇怪至極,卻又找不出任何可疑之處。

「不知道。」

思考了一會,朔林做了一個連他事後想起來也覺得不可思議的決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小男孩看來很認真的考慮著,然後看著他,點點頭。

「好,那你從今天開始就叫做-諾亞。」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