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這件事並沒在我的心中佔據了多久,因為接踵而來的學校活動,我很快的就把它給遺忘了。當我們再度提起時,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

而我們再度提起的原因是,又發生了一件類似的兇殺案,兇手的殘忍,比起上一件案子,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敢說這兩件事的兇手是同一個人。」小眉盯著報紙上斗大的標題,很篤定的說道。

「報紙上不就寫了嗎,還在那邊你肯定。」我忍不住潑了她冷水。誰叫她在我已經將這件事遺忘時又提起的。不過我想,真該怪的應該是那個兇手,因為他真是太凶狠了…。

這次的死者仍是一名男性,同樣被五馬分屍。另人心寒的是,他的手指被一隻一隻的切了下來。.放在油鍋裡炸了個熟透。有警員不知道,竟然把它當餅乾一樣吃進了嘴裡。除此之外,他的腹部被挖了一個洞,腸子硬生生被拉了出來,然後塞入了五花八門的化妝品………。

想到這裡,我又隱隱感到作噁。

「不過這個兇手好像沒有特定目標耶,手法可真殘忍..」Yvonne搖搖頭,臉上盡是害怕的表情。

「他一定是個心理變態。」老哥拍了拍她的肩,以示作為男友的責任。

「好啦好啦,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在談論這件事?」我很無奈的說道。

看來我又要連續做好幾晚的噩夢了…。

很奇怪,,這件事除了發生在我家附近,其實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上次那件事發生後,我連續好幾天做著同樣的惡夢。夢裡的情況其實我也記不清了,只隱約記得有一個人,我不知道那是男人女人,他拿著一把刀,,緩緩向一另一個人逼近,他狠狠的朝那個人刺下去,然後我就不

記得了,唯一剩下的印象..是最後那一抹悲哀的笑……。

「對啦,免得小輕回去又要作惡夢。」老哥是唯一一個知道我做了那個惡夢的事,因為作夢的那天晚上,我幾乎是大喊著醒來的。

「做惡夢?做什麼惡夢?」除了老哥之外,我並沒有跟其他人說,所以小眉是一副疑惑的樣子。

我本來不想講的,因為我純粹認為那只是個夢,沒必要講。但是最後扺不過小眉和Yvonne的苦苦哀求,只好大概的把我記得的部分告訴她們。

「喔..說不定那個人就是兇手耶,咦,這樣你說不定可以看到那個兇手的真面目呢!」小眉聽完之後,直呼不可思議,腦子又開始亂想。

「那你不就是名偵探柯南?」Yvonne贊同的點點頭,還不忘搞笑一下。

「是名偵探杜輕吧!」老哥笑著說道,其他人也跟著大笑。

我懶的理他們,眼睛盯著桌上的英文,苦惱的背著令我痛恨的單字。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其實那件事跟這件事好像也沒什麼關係,,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這件事就突然飄過了我的心頭。

有一天晚上,那是第一件兇殺案發生的前一天,老哥和Yvonne出去吃飯,我一個人在家沒事可做,所以就到街上閒晃。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天空居然飄起了小雨,,我只好趕緊跑到一邊的涼亭下避雨。就在我閒的發慌時,巧庭忽然撐著傘經過。那時他穿著一件白色的碎花洋裝,臉上帶著一抹甜甜的微笑,那模樣看起來就像…一個落入凡間的天使……

我出聲叫住了她,她的眼神似乎閃過一絲驚訝,然而隨即又高興的走了過來。

「ㄟ…你家也住在附近嗎?」因為看她的樣子,感覺就像是悠閒的在散步一樣。

「不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居然搖了搖頭。

「那..你怎麼會來這附近?」仔細想想,,雖然我和巧庭在學校可說是無話不談,但是我對她的私事好像一無所知。

「來辦點事。」她很簡短的回答道。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好像不太願意回答這個問題,和她在學校時那種侃侃而談的感覺很不一樣。

「呃…」我不知道該接什麼。

「我跟我爸爸住在一起,因為他有點事,所以託我來辦。」大概是看出我的不自在,她突然主動說道。

「那..那你媽媽呢?」我好奇的問道。

「我從小就是個孤兒,爸爸在我10歲時從孤兒院領養我的。」她輕輕的說道,語氣中沒有任何的怨恨或是不滿。.

「對不起..」我嚇了一跳,,從來沒想過她竟然是這樣的情況。

「沒什麼好道歉的,反正現在我覺得很幸福。」她淡淡的笑了笑,臉上似乎散發著一抹幸福的光輝。

「那你爸爸..是個怎樣的人?」

「他…是個很溫柔..很體貼的人,對每個人都很好,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有那麼一瞬間,我還以為我聽錯了,為什麼她的口氣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女兒對一個父親,,而像一個女人,對自己愛慕已久的情人一樣……

「阿輕,你在想什麼?」小眉搖著我,把我拉回了現實。

「沒有。」我沒有對她們說起那天的事,雖然我始終不懂巧庭那句話的意思。

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