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前幾天雖然說我要棄"我們都在尋找..."這個坑了
但是心裡總覺得不太好
but那真的寫不下去了 因為寫的我自己很難接
所以所以
我。重。寫。了。

嗯    因此前面的那一份......我就把它另外收起來了
請忘掉之前看過的東西吧
雖然有些劇情會重覆 但這次新的變成第一人稱了
以下    是試閱      是說我也只寫到這.......哈哈(乾笑)



我們都在尋找,那所謂的Mr.Right or Mrs.Right

 

今天的天氣很好,太陽熱的不像話,我穿著一件白色的上衣還有一件牛仔七分褲,紮了馬尾。

撐傘是必要的,紫外線這東西太過恐怖,雖然不知道能擋掉多少,但有總比沒有好。

有些煩燥的撥了撥被風給吹亂的瀏海,有些遲疑的走到應該是教室的門口,我決定拿起記事本再Check一次。

很好,s303,抬頭對了門牌上的號碼,寫著相同的數字,我應該不可能是抄錯也不會是眼花。

踏進了教室,裡頭還只有一兩個人,挑了個中間偏後的位置,人總要低調一點。

接著有其他人陸續走了進來,有男的也有女的,但好像沒看到順眼的。

要上的課是英文,我有點無奈,怎麼樣也想不透為何過去五年所修的超過四十幾學分的英文居然沒有辦法和這裡的英文相抵。

於是我必須跟這些小我至少一歲的弟弟妹妹一起上著英文課。

然後我繼續想著如果這堂課能抵掉我還可以多修幾堂其他三四年級的課。

聽起來是不是有些一頭霧水?

情況是這樣的,我,游皓筠,今年二十歲,是個轉學生新鮮人。過去在某所優良的五專待了五年,然後因為畢業了所以走向了插大這一條路,現在讀的仍然是當初的老本行-日文。關於這個選擇,老爸曾試圖阻止過我,因為他認為我是在浪費時間,浪費青春,浪費生命。他壓根不認為我待在這裡的三年能夠增加多少的日文能力,不退步就要偷笑了。其實這點道理我也是知道的,但人總有種莫名的憧景,對於未知的事總有種期待,僅管待在這裡才一個禮拜我就已經有點小後悔,但從沒體會過大學生活的我已經來不及改變任何事情。

包括現在必須重新修習英文這個科目就讓我有些抓狂。

拜託,我可是從一所知名的外語學院出來的耶,雖然當時在學校稱不上優秀,但憑著對這裡英文分班測驗的印象,我實在不敢期待會有多麼優良的課程。

誰能相信一所schedule和calendar傻傻分不清楚的學校開的英文課程會有多好?

 


上課鐘響起之後,老師走了進來,是個男的,我覺得他有些眼熟,有點像以前學校裡也是教英文的一名男老師,不過對方比他帥就是了。

老師才一開口就說要自我介紹,還要用英文,全班不意外的都發出了反抗的聲音。

在自我介紹前老師還先替全班編了新的學號,我是一號,因為我的名字排在名單的最前面。

順序倒不是靠號碼的前後來決定,而是老師當場點了一名同學,然後要他隨口說出一個號碼。

大家都是第一天見面,要不然我會懷疑他跟我有仇或是腦子進水,因為他竟然說了一號。

全班還有二號到二十七號那麼多個號碼你不說,偏要說一號你是怎樣?

我有些無奈的舉起了手,然後走到了講台上。

才開口講了一句"My name is 游皓筠, I come from 高雄",就看到全班一陣驚愕的眼神。

我想是因為我的發音,看了老師一眼,他也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然後我接著霹哩啪啦的又講了一串,老師則是滿意的一直點著頭。

但是看著所有人茫然的表情,我想除了老師大概沒有人聽懂我剛才到底說了什麼。

接著換其他人上台,發音就不用說了,幾乎每個人都是結結巴巴的講著這一句擠著下一句。

但我也沒啥好驕傲的,跟高中剛畢業的弟弟妹妹們不同,在過去的學校裡說英文是家常便飯,但文法和單字量就不是我的強項了。


一個弟弟吸引了我的目光。但不是因為他的臉,他的皮膚糟的要命,一堆痘痘。

但是他的頭髮倒是很有型,有刻意造型過,穿著打扮也相當的帥氣,要是皮膚能夠改善也稱的上帥哥一枚。

我還特別注意聽了他的名字,盧沛原,化學系的。

 

在好幾個長相平凡的弟弟過後,終於又一個長的好看點的弟弟上台。

這個比剛剛那個盧沛原還帥,而且皮膚不錯,但人矮了點。

康祐軍,資工系,我記住了。

 


下課的時候我開心的和好友阿ki分享今天的收獲,她則是交換了她們班有人長的像是最近火紅的閃光大道裡的一鴿。

其實英文課還算不賴,而且現在還有了新的動力,好吧,其實新生活也沒那麼糟。

 

 

~to be continued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