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好說的



3.


兩個人最後在學校的餐廳裡找到了位置。

「嗯,你是哪裡不懂?」游皓筠一邊拆著御飯團的包裝一邊朝盧沛原問道。

「就這裡看不太懂他的意思。」盧沛原負責的部份是大意講解的部份,雖然剛才說要問英文是一時衝動之下說出來的話,但其實針對這段課文他的確有不了解的地方。

游皓筠點了頭表示了解後便把課本給拉了過去一點,嘴裡小小聲的唸著課文閱讀著。

接著她便用簡單又易明白的方式,將整段的大網給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個意思喔....我在那邊看了半天都不知道他在講啥米挖糕。」盧沛原很快的立刻拿出筆來記下游皓筠說的重點。

此時正好游皓筠的手機響了起來,向盧沛原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便站了起來走到一旁去講電話。

盧沛原寫完了筆記後,很無聊的開始打量起游皓筠。

雖然游皓筠的年齡比他們大了兩歲,但實際看起來和一般的新生並沒有什麼兩樣。

紮起的長直髮,然後簡單的T恤牛仔褲,非常樸素的打扮。

臉上應該是沒有上妝,但皮膚還ok,不像他臉上有一堆因為長期熬夜造成的痘痘。

游皓筠很快的講完了電話走了回來。

「其他還有什麼問題嗎?」她將手機放回了包包然後問道。

「呃...應該沒有。謝謝,你英文很好耶。」盧沛原道著謝。

「還好啦,我們以前學校很重視英文。」游皓筠咬了一口御飯團,對盧沛原的稱讚有些不好意思。

「是喔,其實我一直很想說一件事...」忍了半天,盧沛原還是決定要問出口:「我不記得你的名字...」

像是對這個問題沒有任何驚訝,游皓筠只是因為盧沛原看起來剎有其事的態度而笑了出來。

「我想也是啦,你一直都叫我『那個』對吧?」

被發現了祕密,盧沛原有點丟臉的點了點頭。

「我叫游皓筠,一個白一個告的皓,然後竹字頭的筠。不過我朋友都叫我Yu。」游皓筠說道。

「You?是『你』的那個you嗎?」好奇怪的綽號。

游皓筠笑著搖頭道,「不是啦。是日文的游的發音,叫Yu。」

「喔對耶,你有說你是日文系的~啊,我朋友都叫我阿沛。」盧沛原很自然的也說了自己的綽號,他覺得游皓筠似乎是個挺好相處的人。

「你有msn嗎?」

「這年代誰沒msn啊?」游皓筠理所當然的點頭。

「有好不好,我們班就有人沒有msn啊,因為他是用即時通。」說著智障的話,盧沛原拿出了紙筆,意思是要游皓筠寫下自己的msn。

「你一定要讓我想打你嗎?」大概是盧沛原的態度已經是很free的樣子,游皓筠說起話來也不再那麼生疏客氣。

她在紙上寫了一串帳號,然後問道:「你要加我嗎?」

「嗯。」盧沛原點頭。

 


===============================

 

康祐軍停好了機車,有些遲疑的走進了眼前的餐廳。

進了門口,他望著四周,終於看見熟悉的人正在向他招著手。

「來了來了,我們的最後一位帥哥終於到了,大家掌聲歡迎他!!」莊敬凱帶頭喊著,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康祐軍的身上。

對這樣熱烈的注視感到非常不習慣的康祐軍尷尬的走向那剩下的座位,順便給了莊敬凱一個冷冷的要他視可而止的眼神。

但莊敬凱並沒有理睬他,也許是現場的氣氛使然,他接著迅速的倒了一杯酒,說道:「我們剛說了,遲到的要把這杯酒給喝下去!」

於是大家又用著興奮和看好戲的心態盯著莊敬凱將酒拿給康祐軍。

皺了眉頭,康祐軍並沒有伸手去接。

「唉喲,阿軍,拿著啊~」白目的沒有發現康祐軍的臉色不對,莊敬凱仍然堅持要他喝酒,甚至有直接灌他的打算。

「你要我喝可以,但喝完我會立刻走人。」淡淡的抛下了這一句,康祐軍一點也不怕破壞了所有人的興致。

這下莊敬凱終於識相的轉了個彎說道:「okok~別生氣,我開個玩笑嗎。我喝我喝!!」

然後豪爽的一口乾下了手中的酒。

眾人也不在意換了對象,而是捧場的給他熱烈的鼓掌。

喝了一口水,康祐軍一副不關他的事的吃起了侍者剛送上來的東西。


很快的,這場名為聯誼的活動開始玩起了遊戲,也許是因為剛才的事件,莊敬凱並沒有再拉康祐軍下場,所以康祐軍便悠閒的坐在一旁看著大家白痴的行為。

打了個喝欠,他其實有些後悔答應了莊敬凱來湊人數,如果今天晚上去打工的話,這個月的薪水還可以再多賺那麼一些。

但欠了莊敬凱一個人情,又說不過莊敬凱那張嘴,就只好答應了要求。

聯誼這種活動他從來一點興趣也沒有,不過就是男男女女湊在一起做些名為接近彼此的距離實為愚蠢遊戲的行為。

拿出了mp3,戴上了耳機,一邊調整著音量,他一邊想著什麼時候可以離開。

一個女生卻突然從遊戲中抽身,拿了杯飲料坐到他身旁,他撇了她一眼,身體向另一邊移了移,讓他們倆的中間多了更多的空隙。

「你這樣做很失禮耶。」女生開口,嘴上這樣說著,臉上卻不在乎的表情。

康祐軍沒有拔下耳機,耳邊的英文歌繼續放著,但他仍然有聽到女生說的話。

「對不起。」一點也沒有誠意的道歉。

女生突然笑了,「你的個性就那麼機嗎?外表還真看不出來,而且自我介紹還騙人。」

又看了女生一眼,康祐軍忽然不是很了解她的意思。

剛才的活動中確實有自我介紹這一塊,但他並沒有參予。

「我叫劉冬庭,記得嗎?」看了康祐軍仍一頭霧水的搖著頭,劉冬庭露出了無奈的笑。「跟你英文同組的女生。」

被她這麼一說,康祐軍才終於覺得眼前這張臉似乎有點印象。

「真是的,我還以為自己長的很漂亮,人家都會過目不忘咧。」看著對方似乎稍微記了起來,劉冬庭有些氣餒的說道。

「不好意思。」這次是很真誠的道歉。

康祐軍向來就覺得自己很不會記別人的長相,無論對方是多麼出色的臉孔,如果沒有特意去記,就算已經看個三五次,在他腦袋裡還是一樣的路人甲。

「不用道歉了啦,你這樣道歉我反而顯的更可憐耶~」好笑的擺了擺手,劉冬庭實在搞不懂對方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一下子很冷漠,一下子又這麼的老實。

「你也是來湊人數的對吧?」

「你也是?」康祐軍有些訝異的反問。他以為像劉冬庭這樣的女生應該是熱衷於參加這種活動的。

「嗯。被強制拉來的,我已經有男朋友了。」點了頭,劉冬庭百般無奈的答道。

「看的出來。」


「你英文報告弄好了嗎?」半响,沉默了許久的康祐軍突然問道。

「...........」也沉默了一會兒的劉冬庭無言的看著康祐軍好一陣子,才有些無力的答道:「你真是個怪人耶。」

 

 

。TALK 。

好奇怪的一話。寫的很短....而且很爛的斷點。

但不管怎樣,他們終於都認識了,真好。

另外兩隻也終於有台詞了。真好。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ㄤㄉㄠ
  • 我只想說
    劉冬庭很不討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