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一整天都不在台中
so大概沒時間寫第三話
我真的是寫到哪貼到哪的說




2.


走出了宿舍,盧沛原經過了一台豪華轎車前,還不忘借用擦的發亮的車窗檢查自己的頭髮是否有抓好。

離上課的時間還有點早,但他不習慣讓自己睡過頭然後慌慌忙忙的出門,而寧願早一點起床反正到教室還是可以有時間補眠。

抱著這種奇怪的想法,他提著剛在餐廳買的早餐,踏著還算愉快的步伐往教室前進。

走了好一段路,還是新生的他還沒有習慣這似乎過大的校園,看著離目標的大樓還有一段距離,忍不住在心裡抱怨著。

接著不遠處的一個女生以超高分貝的吼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女生大概是在講電話,左手拿著手機,而右手不停的玩弄著包包上的娃娃吊飾,臉上的表情絕對不是開心而是憤怒。

愈看就愈覺得眼熟,盧沛原忍不住瞧了好幾眼,卻被那女生發現而被反瞪了一眼。

幹麻啊,看一下不行喔。扁了扁嘴,盧沛原立刻把視線收了回來,快速的略過那女生。

 

教室裡只有兩三個人,盧沛原慢慢的走向上次分組的座位,發現其中一個跟他同組的女生已經到了。

那女生很專注的看著手上的書,直到他坐到她的旁邊,她才抬起了頭。

「呃...早。」

那女生有些尷尬的道了早安,基於禮貌,盧沛原也回了她一聲早。

兩人接下來並沒有順勢交談,而是各自做著自己的事。

翻開了英文課本,盧沛原看著內頁裡斗大的「Cheapter1」,才突然想起似乎有回家作業這麼一回事。

「那個...上次是不是有回家作業?」本來想直接喚那女生的名字,但他卻怎麼也想不起對方到底叫什麼,只好含糊的以「那個」來代替。

那女生也沒介意,點了點頭,也翻開了自己的英文課本,在一看就知道有先預先過的部份上指了指。

「嗯,第3頁到第6頁。」

媽呀,那還滿多的。露出有點不妙的表情,盧沛原向女生道了謝後立刻拿出了筆開始寫著。

 

鐘聲響起後老師很快的就進入了教室,其他兩個跟他同組的同學也趕在點名前衝了進來,盧沛原看見另一個跟他同組的女生才想起自己早上看的人正是她。

不小心和那女生對上了眼,那女生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本來有點吵鬧的教室在老師開始說話後立刻安靜了下來,老師看起來很滿意的先說明了今天上課的前半段會上課本,而後半段會進行分組討論的課程說明。

然後就是有些枯臊乏味的閱讀講解。

 

講解到了一個段落,全班在幾乎都要進入睡眠狀態時,老師終於闔上了課本,宣布要開始進行分組討論。

每一組的小組長到講台去拿了紙條後,全班每個人看了紙條上寫的內容後幾乎清一色都變成了不太好看的臉色。

原因是因為紙條上寫的活動他們都沒有做過而感到緊張害怕又麻煩。

英文課不就是乖乖的上文法然後背單字然後考一堆小考嗎?

這大概是所有在場的所有學生共同的心聲。

除了那個還是一臉看起來很輕鬆的游皓筠。

畢竟那些活動對她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過去五年的專科生活裡所有的英文課都是那樣子的上法。

不再拘泥於文法句型和單字,而是以聽說為主要目的,用意就是要訓練大家敢開口說英文的能力。

所以什麼必須上台演一個英文小短劇啦,自己上台講解文章的內容啦,等等諸如之類的東西簡直就是小兒科。

想當年她們還得十分鐘前抽題目,十分鐘後就直接上台和跟本就不熟的同學做對話,像這種可以在好幾個禮拜

前準備的東西,套句英文來講,就是「it'just a piece of cake」。

當然她也不是不明白這些小弟弟小妹妹的心情,被過去正規的上法給綁的死死的他們,遇到這種情況理所當會

感到驚慌失措。

 

雖然全班都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老師,但老師仍不為所動的開始針對每一小項的細節講解。

每個人聚精會神的聽完了說明後,就得開始進行他們的第一項「初體驗」。

老師將準備好的課外閱讀分成了七部份,每一組必須針對自己負責的頁數上台做講解,而每個人又要分別說明不同的部份,因此首要的工作就是決定好由哪個人來報告哪個部份。


看著他們這一組的部份,盧沛原雖然是組長,但和其他三人還不熟的關係,也沒辦法直接強制分配。

「呃...總共有單字,課文大意,角色介紹和問題討論四種,你們有想要哪一種嗎?」

三個人面面相覻之後,都給了「都可以」的答案。

這實在讓盧沛原很傷腦筋,只好祭出之前選組長的那招-「抽籤」。

很快的分配工作這項任務就輕鬆的完成,每個人也開始專注的讀著自己的部份。


=============================


走進便利商店,盧沛原拿了麵包和牛奶,接著到櫃台去排隊結帳。

終於輪到他時候,最糟的情況卻發生在他身上。

無論他怎麼摸,包包裡就是摸不到錢包!!

眼前結帳的店員臉愈來愈臭,後頭等著的其他客人也不奈煩的頻頻探頭看是發生了什麼事,

但他愈是慌亂,就是沒辦法找到錢包。

「這位先生的跟我一起算好了。」一個女生的聲音適時的解救了他,只見英文課跟他同組的女生快步的也將自己的東西放上櫃台,然後拿出了一百元大鈔付了帳。

 

走出便利商店,盧沛原有點不好意思的跟女生道了謝,心裡卻還是想不起來她的名字。

「謝謝你啊...」

女生對他露出了個微笑。

「那我錢要怎麼還你...?」盧沛原問道。

「不用那麼急沒關係,上英文課再還我就好啦,也沒多少錢。」女生搖著頭說道。

對於一直想不起對方的名字,盧沛原怎麼的就覺得有個梗卡在心裡頭,看著女生準備要離開,他突然問了一句:

「呃...你英文很好嗎?」

聽起來真爛,又不是要搭訕。說出口後,他又搞不懂自己想幹麻。

女生有點疑惑的回答:「還不錯...但也沒有非常好就是了。」

「那個..我負責的部份有點不懂,你可以幫我看一下嗎?」盧沛原問完後,女生的表情突然變的有些似笑非笑的微妙。

「喔,好啊,你現在有帶英文課本嗎?」

點了頭,盧沛原才要從書包拿出課本來,就立刻被女生給阻止。

「我們總要找個地方坐下來吧?」

 

 

。TALK 。

斷在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應該看的出來最那女生是誰吧?

看不出來?是游皓筠啦游皓筠!!

他們倆個要變熟很難搞耶....有點扯的劇情但也沒辦法..

話說另外兩個到現在的台詞還是只有一句...(遠目)

創作者介紹

雜物置物櫃

トマ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ㄤㄉㄠ
  • 你很像在寫report rule= =
    how to prepare a report...之類的!太細啦~哈哈
    而且我把兩個女主角搞混了= =
  • KT
  • 請讓他們兩個是悲劇 謝謝
    你把自己變成男生了喔
  • Mu
  • 你和吳家真的把你們的生活撒來寫了~
    一個寫英文課 一個寫日本法律
    你們都趕快寫下去吧~~~我還滿期待的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